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10 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对方是什么人?”叶檀的手,抚上自己指间的婚戒,轻轻的摩挲着,他冷硬的脸上,寒意肆虐,比昨夜山间的冷风,更加刺骨。

    他杀!

    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别人的刻意隐瞒,母亲的隐忍低调,还有父亲当年所有产业的突然消失,都让他觉得突兀而可疑。

    他在想,是不是他还不够强大,让妈妈不敢告诉他什么。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成长,直到现在。

    他困固自己多年,只想着有一天,能让妈妈不再思念爸爸的同时,为他担忧。

    不知不觉,他的手捏紧了戒指,指间的刺痛传来,让他清醒过来,他闭了闭眼,眼前闪过叶少天温暖和煦的笑。

    “是南水的一个贩毒团伙,当年你爸的研究,挡了他们发财的路。”

    南水,是华国旁边的一个小国,整个国家以种植药材为主,其中种植面积最大的要数罂粟。在南水,这是一个合法作物。

    而这样的情况,自然会滋生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这个资源去做医疗以外的事情,比如,毒品。

    南水的地下毒品十分猖獗,就连政府也难以疏管,这些年来,周边国家不胜其烦,恨其入骨。

    叶檀仔细想了一下南水现有的几个实力很强的贩毒头子,嘴唇紧紧抿着。

    “当年我们华国受他们影响最大,政府下定决心要整顿,奈何国界地势复杂,每次都无功而返。之后内部悄悄下令,寻找一批科学家去研究破解毒品的药物。”

    孟茹说着,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至今都记得,当年那几个人上门来找少天的情景。

    “你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被盯上的。因为只有他,答应了华国政府,去致力研究这样一种药。”

    “当时的研究所,有咱们叶氏的人,也有政府派来的人,整整研究了一年有余,才初见成果。也就是这个时候,少天出事了。”

    孟茹的话,让叶檀陷入了回忆。有一年,爸爸妈妈非要把他送出国,并且请了几个保镖整天跟着他,二十四小时不离。应该就是那一年了。因为一年过后,没多久他就接到妈妈的电话,说爸爸没了。

    原来,他们让他出国,是想要保护他,而不是什么进修,或者其他理由。

    他想起他出国之前,爸爸把他送到机场,就那样抱着已经跟他一样高的自己,一直不说话。

    那个时候,爸爸应该就报着必死的决心,最后一次抱着他了。

    他记得在他转身之前,爸爸突然拉住他,从自己的脖子上去下一枚护身符,套在他的脖子上,然后跟他说,“檀儿,你是男人了,照顾好自己,以后才能照顾好妈妈。”

    叶檀从领口摸出一个翠绿色的护身佛像,上面法相庄严的佛陀,正慈爱的看着他,一如爸爸当年的眼神。

    他把佛像紧紧握在手里,温热的气息在掌心流窜。

    原来如此。

    他收回所有的情绪,脸上的千回百转终于坠落成一种坚定。

    “传一份对方的资料给我,还有当年的卷宗。把你能发出来的,都给我一份。”

    叶檀没有再问下去。这么多年了,对方仍然要找到他,找他的麻烦,不会仅仅因为当年他父亲挡了他们生意的事情,或许还有别的。

    而且,那个叶实,对他的敌意似乎更源于个人感情。还有他的那些话,似真似假,荒诞可笑却又非空穴来风。他想了很久,都没想通其中深意。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了解当年的全部内幕,掌握对方的一切信息,然后找出对方找上自己的目的,再逐一击破。他不会再让历史重演。叶家的男人,从来不是好欺负的。

    “好,我跟上面申请一下,尽量把所有的卷宗都给你看一遍。另外,要不要我申请调一些人来保护你们的安全?”

    陆凡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一家人的安全。

    尤其那个叫叶实的,依照警方掌握的消息,对方的高层,并没有这样一个人。他至今还没有一点线索,而且他也不知道,叶实此次对叶檀下手,是因为上面的命令,还是出于其他恩怨。

    姜莱睡的并不安稳,她在梦中看见自己正处在一个全黑的暗道里,没有一丝的光亮,她看不到前面,也看不到脚下。她不知道前面的路是平坦还是崎岖,甚至,她连前面是沟是坎都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的手,正牵着小玄。

    她心里默默的祈祷,一定要走出去,一定要带着小玄,活着出去。

    她放在病床上的手,无意识的抓紧。而此时,小玄则躺在小床上,睡的正香。长时间的担心让他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他的眼睛阖上,长长的睫毛细细密密的,像天上一朵毛茸茸的云彩,撒下一片暗影。脸上的绒毛在灯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他甚至微微打起鼾来,在寂静的病房内安然静好。

    小小的他,丝毫不知道,在他旁边,正有一个人,低头打量着他。那个人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子罩了宽大的卫衣。整个头隐在帽子里,看不清容貌。

    他低头注视着熟睡的叶小玄,眼睛里的幽光流转。他伸出手,在小玄的脖子上比了一下,似乎是在衡量,是用一只手,还是两只手,才能更好的扼制住那个小小的脖子。

    最后,他一只手悬在叶小玄的脖子上,一只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比量了一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整个后背紧绷起来,刚刚平静的双手也开始发抖。他的身子不由后退了两步,然后撞到了姜莱的床护栏。

    他稳住身子,猛的回头看去。一张年轻的脸上,有着重重的忧思。虽然她的眼睛闭着,但是那洞悉一切的眼神,仍然让他愤怒不已,他仿佛听到她的轻蔑嘲讽。在她面前,他似乎那么幼稚而不堪一击。

    而此时,那个凌厉的女子,正毫无防备的躺在这里,如同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他伸出自己细瘦的手腕,朝着睡梦中的姜莱伸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