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08 当一次愚公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叶实在锦界山的地下,挖了一个类似于隧道一样的藏身地,规模不大,只有短短的十米,但是通道两侧,却有四个房间,每间至少容纳二十人。

    这是要做什么?梁晖一边往里走着,一边皱着眉头。

    “二哥,之前姜小姐说那边有一道暗门,那边有一间是锁的,我们进来的时候时间来不及就没开。”一个人连忙解释,这个时候他们再笨也明白了。此时心里对姜莱哪里还有怨气和不满。

    “清理痕迹,我们走。”梁晖站在门口,视线下移,随即诡异的一笑。

    他拿出手机,快速的打了几个字后,按了发送。

    等到叶实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地上还隐隐能辨别出的脚印痕迹显示着这里刚刚人来过。

    “看看里面的情况。”

    “老大,没有异常。”里面之前已经被搜过一遍了,除了那间打不开的房间,其余的还是之前的样子。

    而那间房,他们相信,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没有人能打开。

    “确定?”叶实的多疑有多严重他的手下自然明白,所以进去看的人特意看了两遍才出来。而叶实问起的时候,他们也是万分自信的点头,“是。”

    叶实总觉得梁晖刚刚的行为有些异常,像是故意引他离开这里。他之所以敢带着人离开,是因为他确定那件房别人打不开,而其他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因为唯一一件与赵枭有关的东西,已经被姜莱那个女人找到并且交给了唐安琪。

    他不确定的走到里面,逐一看过,脸上的冷意越来越明显。他身后的人莫名的打了个冷战,感觉走在他前面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移动制冷剂。

    那些人下手还真是毫无保留,能翻的地方都翻了个遍。叶实看着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屋子,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就在他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跟姜莱算账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装有暗门的墙壁下方,有一点异样的痕迹。

    他快步走到那里,弯下腰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指,在地上抹了一下,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随即脸色大变。

    “是谁干的?”陡然变脸的叶实恐怖的像是地狱里的锁魂使者,阴森的仿佛下一秒就能让人魂魄四散。

    手下的人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应声。

    叶实的副手顶着巨大的压力,“最后接触这里的人,是他。”

    叶实看去,见被指的正是那个职责贺民的少年。

    “你过来。”他冷声道。

    被点到之后,少年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发抖,他战战兢兢的往前走了几步,在距离叶实还有一米远的地方站定。

    “老……老大。”

    少年害怕的样子让叶实一阵烦躁,他突然想起刚刚贺民看到他们一群人时也不曾有半点的慌乱,他抬起一脚,正好揣在少年的侧肋,“就你们这个怂样还想超过鬼贺?也不撒泡尿照照。”

    啊……

    骤然的痛感让少年痛呼出声,他的身子撞到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落地之后,他抑制不住的吐出一口血来。

    叶实嫌恶的看着不堪一击的少年,“拖出去,在这碍眼。”

    “老……老大饶命。”惊惧的少年终于明白叶实说的拖出去是什么意思,他突然慌了起来。他不是今天才好不容易出现在老大的视线里,不是刚刚才那么近距离的伺候过老大,不是马上就可以平步青云,成为老大信任的人么?

    怎么一转眼的功夫,他就要被拖出去了?

    他不能死,他还要成为高高在上的人,然后走到鬼贺面前,跟他说,你看没有你的照拂,我也能活的很好。我能爬的更高,也能比你厉害。

    可是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连爬都还没爬一下。老大也没看到他的能力,就直接判了他的死刑?

    他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满脸的不可置信已经掩盖住了他痛苦的神色,他只来得及喊一句饶命,就被自己的兄弟给带了出去,不一会,回来的人复命说已经处理好了。

    “留两个人把这里炸了,其余的人先撤。”

    他不甘心的攥着拳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暗门,然后扭头就走。

    炸……炸了?

    叶实的话让下面的人不解。这里他们秘密的准备了两年,前段时间才完工,仪器设备也才悄悄运进来,组装好,为什么要炸掉?

    “还愣着干什么,等着被抓吃牢饭?”叶实气急,又一脚踹了出去,下面的人这才急急的行动起来,就连那个被踹的,也抱着肚子快步离开,生怕慢了一点就落得跟那个少年一样的下场。

    “老大,要不要请示一下,若是怪罪下来……”副手乍着胆子,还是多说了一句,他用手指着上方,意思不言而喻。

    “来不及了,这边的警察很快就该来了。你和阿华盯着点,谁暴露了,就给我……嗯。”叶实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他头痛的锤了下自己的头,然后满脸忧色的走了出去。

    他也知道,他们为了这个地方,花了多少心思,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等他回去,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可是现在他除了炸了这里,什么办法都没有。

    只有先把这里的一切都掩埋了,他才能暂时避开这里的麻烦,他才能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都怪叶檀,突然间结婚,让他临时提前了报复才搞成这样。

    叶檀!他狠狠的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眼中怨怼的怒火划破山间雨后的潮湿,如雷火看向锦城叶氏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他要让叶家,叶檀,失去现在的一切,让他们跪在自己的脚下忏悔。

    陆凡接到梁晖的消息就立刻带了人过来,可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到了山上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有一片狼藉。暴雨强风之后的锦界山,到处湿漉漉的。泥泞的路上,满是零落的碎石,落叶和残败的枝条野草。

    “搜一搜。”陆凡观察了一下地上的脚印,以及周围的情况,就让人四散开来去看看周围的情况。自己则到了爆炸中心的边缘。本来高耸的锦界山,现在突兀的少了一大块,塌陷的地方露出桌椅物品等残片。他戴上手套,扯过一根木棍挑了几下,正要仔细翻看的时候,突然有人跑过来。

    “局长,有发现。”张警官牵着一只警犬,从十几米开外喊道。只见那只警犬嗅了几下地面,然后用前爪刨几下,再抬起头朝着张警官叫了几声。

    陆凡丢掉手里的木棍,紧几步走了过去。

    “黑子,什么情况?”他摘下手套,摸了摸警犬的头。

    嗷嗷……

    黑子肯定的晃着脑袋,嘴里似乎在说,我发现了,我发现了。

    “把这里给我挖开,看看下面有什么?”黑子是警队的老手了,它发现的东西,肯定是有大线索的。陆凡心里想着,会不会是梁晖跟他说的东西。

    “局长,下面有个人,已经死了。”

    没用多久,他们就挖到了黑子发现的异常。一个被爆炸后的泥土埋住了的人。

    若是贺民在这,肯定要感慨一声,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也有过这样的年纪,他更知道生命有多可贵。只可惜,这个少年,还是没有逃出厄运。

    法医一听到这边挖出了死人,立刻跑了过来,戴上手套和口罩,开始检查尸体。

    “死者,男,十七到二十岁之间,左侧下胸部肋骨有骨折,外力所致,内脏受损情况不详。致命伤在胸口,一枪毙命。子弹为常见枪支,没有参考价值。”

    法医检查完毕之后,就让人帮忙把尸体装好,带回警局。

    陆凡抿了抿唇,朝法医点点头,又走回他之前站的地方。失望的神色一闪而逝。黑子发现的东西,不是他想要的,看来有些东西埋的太深,现在靠警犬还发现不了。如果这样,那他就只能当一次愚公了。

    “你们原地警戒,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我回去请示上级,再做处理。”他冷声命令,其他人立刻行动,各司其职,挺拔的身姿和锃亮的枪械显示着他们的忠诚和力量。

    陆凡则和法医一起,带着尸体重新赶回锦城。只是他到了启光之后,就先下了车,他得先去看看那个叫贺民的情况,若是他醒了,有些事情就没那么麻烦去调查。

    贺民的情况非常不好,若是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没命了。他也是靠着一口气吊着,硬挺到现在。因为姜莱跟他说,她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医生给他妈妈治病,若是他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她。而他妈妈也会因为失去儿子,再一次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姜莱也没多大的把握贺民能听到他讲话,可是在她说完,她发现贺民的生命迹象逐渐恢复了一些。她立刻安排了启光几个专家会诊,连休假在家里睡觉的李老头,都被她给强制性的叫了回来。

    从回来住进医院到现在,已经有六个小时了,可是贺民除了用自己重新恢复的求生回应了一下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反应。

    姜莱的诊断结果,跟其他几位专家一致,贺民的脑袋受伤严重,几次重击导致他的昏迷,他若是再醒不过来,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陆凡听到姜莱的话,气的差点骂娘。本来就是一个棘手的大案,线索却只能眼睁睁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断。那头夜市跑了,山也炸了,这边贺民又醒不过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回去请示,带人过去当愚公。

    “高叔叔,是我,小凡。”陆凡站在办公室的窗户旁,看着外面繁华林立的高楼,叶氏二字尤其显眼。这是叶檀这些年独自打拼的结果。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破坏。而且那些人还跟那个东西有关。

    “哎呦,小凡啊,今天怎么有空跟我这个老头子聊天啊?”高正正拿着喷壶,站在阳台的架子旁给花浇水,一听到是陆凡,脸上立即堆起了笑。

    “您最近身体怎么样?”陆凡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说。

    “别跟我拐弯抹角的,有话说话,有屁放屁,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小子,还不了解你么?”高正笑骂了一句,放下喷壶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下,端起水杯刚要喝。

    “是,首长。”陆凡下意识的挺直身子,“报告首长,锦城这边有大事禀告,需要首长指示。”

    “什么事?”高正放下手里的水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