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06 梁晖反水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我记得家里有一件爸爸的遗嘱,说等以后有人来找他的时候再打开的。你帮我取来好不好?”

    呵……

    姜莱无奈的揉着眉心,“你就用这么拙劣的办法把我骗走?商场巨鳄,不再想点别的方法?”

    叶檀显然也知道这个借口有多难让人信服,“办法我有,可是我答应过你,不会再骗你。被你拆穿也好,相信也罢,遗嘱都是真的。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不想让你以身犯险。而且,还有小玄和妈妈。”

    “你先回去好不好?相信我会没事的。”

    “好,那我先走了。”姜莱一听叶檀的话,从他怀里钻了出来,点点头,然后扭头就走了,连头都没回一下。干脆的让叶檀站在原地,连手臂都忘了收回。

    走……走了?

    他愣愣的看着姜莱的背影,怀里的温暖一下子被冷风取代。

    说不失落那是骗人的,可他心里又是庆幸的。那个叫叶实的,他昨天才见过,是个心狠手辣的,要不是他动作快,昨天也许就落在他手上了。

    叶檀心里一边失落,一边庆幸,也转身朝着叶实说的那个方向走去。

    身后的姜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直看着他往前走,然后从另一条路离开。

    叶檀走的很快,他知道自己现在单枪匹马的去找叶实实在是不智的行为,可是要不把这件事弄明白,他绝对不会甘心。这件事会成为他的噩梦,永远掐着他的脖子无法呼吸。

    叶檀到了的时候,叶实的人和梁晖的人仍然对峙着,可是显然都已经疲累了。而这个时候人多的一方就占尽了优势,车轮的方法让梁晖一方恨得牙痒痒,却也没有办法。如果换成他们,也是会这样做。

    “啧啧啧,叶大总裁还真是有情有义,果然是叶少天的种。”

    叶实最先发现的叶檀,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他的浑身就紧绷起来。仿佛手无寸铁的叶檀,给他带来的危险比梁晖一行人要大得多。

    叶檀蹙着眉头看了一眼担架上的贺民,又看看梁晖。然后转头看向叶实。

    “那是自然。我们叶家的传统,自然不是你这种卑鄙小人能比得了的。”

    “叶檀,你别忘了,我也姓叶,我和妹妹的名字,也是叶少天取的。”

    果然,想明白了之后的叶檀,很能抓住叶实的痛脚。只一句话就把他激怒了。而他越是愤怒,叶檀就离真相越近。

    “那又怎样?我们家的大黄,名字也是我爸取的。”叶檀轻笑,“哦对了,我家大黄,也刚好随主人姓,姓叶。”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噗……

    梁晖虽然没有跟叶檀直接打过什么交道,可以知道他在锦城乃至全国的名气。叶阎王的名头不是白叫的,果然是个不饶人的主。

    他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看着嚣张了半天的叶实,吃瘪的样子,怎么也忍不住笑,被挟持的憋屈也散了很多。

    “闭嘴,再笑老子崩了你们。”叶实暴怒的像个被激怒的狮子,恶劣的脾气在一瞬间被点燃,他举着手里的枪,对准了梁晖的脑袋。

    梁晖就跟没看见一样,他呵呵一笑,“在锦城,想动我梁晖的人多了,可是至今还没有人能动了我还能全身而退的。”

    这也是梁晖的底牌,他笃定叶实不到走投无路,不会真的对他下死手。因为他一旦出事,四爷那边,一定会跟他不死不休。

    “都放下吧,哥几个休息一会,晚上我梁某人请客,给兄弟们压惊。”

    梁晖看叶檀的样子,虽然好奇他为什么会孤身而来,可也定下心来。他索性挥了挥手,让大家都收了家伙,原地休息。

    而向锦明则在梁晖话音落后,第一时间冲到贺民身边,又打了一针。

    梁晖的稀松平常的举动让叶实更加暴躁。他们这么不在意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像一个哭闹着要糖吃的孩子。

    他举起手里的枪对准了担架上的贺民,手指微微一勾,正准备用力,手上的监听设备和贺民身上的通讯器同时响了起来。

    他动作一顿,下意识的按了接听。

    姜莱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叶实,叶衣这姑娘,长的还挺漂亮的,就是脾气差了点。”

    姜莱的语速不快,但是叶实却立刻变了脸。

    “你说什么?”他嘶吼一声。

    “我说,你敢动他们一根汗毛,我就表演一个叫凌迟的节目给你看。”

    此时的姜莱已经到了山下,她先用苏的手机联系了赵勇二人,确认了昨晚那俩人的身份,然后立刻就联系叶实。

    姜莱的话显然奏效了。叶实暴躁的摔了手里的枪,脸上一片阴鸷,“你敢动小衣一下,我一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是么?真巧,你敢动他们一下,我也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姜莱紧绷的情绪松了下来,她朝着苏打了个手势之后,继续和叶实周旋,而苏,则快速的离开,朝着锦城的方向飙车而去。

    台风后的大街上,人迹稀少,车也没有几辆。苏如同秋名山夜里的王者,用上他所有的车技,全速的赶往赵勇所处之处。而在另一条路上,有数十辆车,也以着同样的速度,赶往锦界山方向。

    唐安琪带着人到了山下的时候,正好看到四个他们的人和一个医生打扮的人从山上抬了个人下来。那些人见到他之后,激动的喊了一声,“夫人,二哥还在上面。”

    “赵夫人。”姜莱也正好走到山下,见到唐安琪一愣,想到梁晖又了然,看来叶檀说的没错,赵枭为人,确实很好。

    “姜医生,或者我要改口叫叶少夫人。”唐安琪从第一次见到姜莱,就觉得她不简单,现在看来,她果然没有走眼。

    “夫人喊我名字就好。”叶少夫人什么的,听起来特别别扭,无端让人想起自己是个养在家里的花。

    “既然如此,你也别喊我赵夫人了,叫我一声阿姨可好?”

    唐安琪脸上的笑意真挚。

    “叫一声姐姐我都觉得把你叫老气了,哪里能喊阿姨,夫人你快别逗我了。”姜莱连忙摆手。唐安琪保养的极好,一点不像中年人,而且她这种也不适合认个长辈。

    “那好,那我们以后就姐妹相称了。我叫你小莱,你叫我姐姐,”

    寒暄过后,唐安琪把她带来的人分成了两队,一队自己带着,一队交给姜莱,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上山。按照梁晖的暗语,山上有个叶实的地下据点,他们必须要同时出手,才能万无一失。

    姜莱带着人找到地下据点的另一个出口的时候,唐安琪也到了梁晖的身后,她精致的面容上,闪过薄怒,“几位在我锦城的地盘上,为难我的人,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

    唐安琪这几年安居幕后,不再打理外面的事情,所以叶实一下子不能确定她的身份。

    “果然是后生可畏。”唐安琪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问题。

    “后生可畏?我看是不知所谓。”梁晖朝着唐安琪弯了弯腰,“劳烦夫人了。”

    梁晖的举动让叶实明白站在他面前的是谁,赵枭的夫人,唐安琪,一个不容小觑的女人。

    “原来是赵夫人,失敬失敬。”叶实挥挥手,让自己手下都收了家伙,现在牵扯的人越来越多,动手已经不可能了,再举着家伙显得他越发的小家子气。

    “我可担不起你这一句失敬,枭哥还在医院躺着,你太客气我怕日后清算的时候我不好下手。”

    唐安琪眼睛扫过叶实的脸,正好捕捉到他脸上的慌乱。她嗤笑一声,“龙三的眼光,还真不咋地。”

    “你……”叶实气结,想要发货,可是看到唐安琪的样子,又有所顾虑。而且,他现在人数的优势已经没了。他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回去叫人,可是那人还没有动,身后就传来一声轻笑。

    “不用找了,人我帮你叫上来了。”姜莱手里精巧的小枪卡在食指上,快速的旋转着,她边往前走,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大嘴巴的叶实。

    她的身后,跟着十几个人,衣着有些乱,应该是动过手了,一个个都是空着手,家伙都被卸了。叶实脸彻底黑了,看着笑靥如花的姜莱,恨不能冲上去给她一枪,他认得出,刚刚用小衣威胁他的,就是这个女人的声音。

    “原来是你,姜莱。”叶实看着姜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跟看叶檀是一样的。

    他笃定的口气让姜莱一愣,“你认识我?”

    她虽然不至于过目不忘,但是也不会忘记一个对她有这么明显恨意的人。

    “凡是跟叶家扯上关系的,我都认识的一清二楚。”

    呃……姜莱扶额,敢情她这是被迁怒了。她幽怨的瞟了一眼叶檀,发现他正用一种自责的眼神望着她。

    她还了一个一会找你算账的眼神给叶檀之后,不在意的笑笑,“好巧,跟叶家有恩怨的人,我也很感兴趣。”

    “哦对了,尤其那个叶衣,也姓叶哦。”像是觉得自己加的油还不够,她又利落的加了一大勺。叶实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他隐忍的样子就像是吞了一只大象的蟒蛇,咽不下,又吐不出,憋在胸腔位置,连气都没法喘一口。

    “姐姐,幸不辱命。”她看都不看叶檀一眼,直接绕到唐安琪旁边,把手里的一样东西交给她,然后就站在她的旁边看好戏。

    叶檀觉得心里闷闷的,姜莱对他的无视让他心里发慌。他想要上前拉住她,可是还没等他伸手,就听到姜莱喊了一声姐姐。

    在锦城,能跟唐安琪这么热络的人,还真找不到第二个了。他无奈的晃了晃头,他的小丫头真是有本事。看来以后,他要更加注意,不能惹怒了她。不然雷霆易怒,后果有点严重啊。

    唐安琪疑惑的打开手里的东西,然后脸色大变。同时变了脸色的,还有一直关注他们举动的叶实。他愤怒的瞪了后面一群俘虏一眼,一群坏事的废物。

    那些人不敢看叶实,一个个耷拉着头,丧家犬一般。

    “妹妹,这……”

    “姐姐要是信得过,这里就交给我了。”姜莱知道那个小本子上写的是什么,深知这件事的重要性,就连沉稳自信如唐安琪,也觉得一阵后怕。

    “好,大恩不言谢。”唐安琪郑重的对姜莱说到。若是没有她,她和枭哥这一次,怕是要栽了。

    “你我姐妹,不必言谢。”姜莱压低声音,在唐安琪耳边耳语了一句。唐安琪听完,像是松了一口气,她不再耽搁,连人也没带一个,单枪匹马的就朝山下走去,只是在临走之前,对着她的人说了一句,“姜莱的话,就是我的话。”

    这就等于承认了姜莱的地位,大家齐声应了一句,心里不禁一凛。要是他们没有记错,就连二把手的二哥,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承诺。况且,现在他还在这,夫人竟然把权力交到另一个女人的手上,莫非,这锦城要变天?

    他们小心翼翼的斜了梁晖一下,发现他正老神在在的靠在一棵树上,一点被抛弃的危机感都没有,反而一身轻松。

    就连叶檀,都暗暗为姜莱捏了一把汗。他让姜莱结交赵枭夫妻,是想给小丫头找靠山的,不是让她去树敌的。

    姜莱顾不上别人心里想什么,她鄙视的看了一眼梁晖甩手掌柜的嘴脸,然后走到他身边,冷着脸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随即,就看到梁晖闲适的脸上,一下子苦了起来,似乎有着不甘心,或者说是屈辱。

    姜莱的举动,在别人看来,应该是恃宠而骄,跑去跟梁晖示威了。而梁晖的反应,也正好印证了大家的猜测。

    “有些人的魅力还真大,刚一回来,就勾搭了叶大总裁。没想到连赵夫人这种女中豪杰,都有被迷惑的一天,出生入死的兄弟都不顾,倒是把大权交给一个外人。”

    叶实这话,信息量不小,要是叶檀和梁晖多心,就会多想,然后就会生出异心。只可惜,叶实的眼界,还是太窄了。或者说,他自己的心胸太过狭窄,看不到大格局。

    姜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挑拨离间的叶实,然后大方的点点头,“勾搭这个词,用的还行,好歹叶檀是个男的,我是个女的。但是迷惑这个词吧,不太好。你再好好想想要不要换一个。”

    要不是场景不对,大家都要以为这是一个语文老师在教学生上课了。姜莱一本正经的纠正着叶实刚刚的话。而在她说话的时候,刚刚还攥着拳头不甘心的梁晖动了。

    “指挥我做事,你还嫩了点。”梁晖说完,不等别人反应过来,就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山下跑去。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梁晖的突然反水让人措手不及。站在姜莱一边的人看着梁晖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一脸不在意的姜莱,心中立刻生出不满。只是碍于夫人临走时候的话,他们敢怒不敢言罢了。

    梁晖和姜莱之间发生的事情,叶檀多少明白一点,可是他明白不代表别人也明白。至少赵枭的人没明白,叶实也没明白。

    赵枭的人现在已经认定姜莱把二哥气走了,他们心里无不替他担心,若是这样回去,四爷和夫人是不是还能容下他。

    叶实则在心里盘算着,把梁晖拉到他这边的成功率有多高。

    他仔细的想了一下眼前的形式,除了在这耗着,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但是若是他现在追上梁晖,或许收获更多。

    “叶檀,你我之间,不死不休。我一定会再找你的。”他放下一句狠话,然后带着他的人,朝着梁晖的方向追去。

    姜莱也不出声拦截,任凭他们离去,只一抹嘲讽的笑意留在嘴角,任人回味。

    五分钟之后,她让大家直接去后面的地下入口,大家虽然心里不满,可也还是照办了。

    带头进去的是刚刚姜莱带着的那一队,只是他们在进去的时候,竟然发现里面已经有个人等在那里。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