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05 秦小受禽兽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姜莱靠着叶檀,休息了片刻,她不停的联系着贺民,却始终没有等到对方的应答。

    出事了。

    她面带忧色的看着叶檀,抓着他的手下意识的加大了力道。

    “联系秦一凌,让他带人上来找。”叶檀没有问姜莱还有谁在山上,他仔细想了一下,突然说到。

    “他?”姜莱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叶檀要让他来,不过在她看来,好像并不适合。

    “放心吧,交给他就好。他虽然自己没多少本事,好在路子广,脑子也灵活。”

    秦一凌:你认真的?我没多少本事?我有没有本事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我要是没本事,能在你手底下活到现在么?早被你奴役死了好么?

    “好。”姜莱不再有疑问,把通讯器交给叶檀,刚要教他怎么用,却发现他已经轻车熟路的拨到某个频段,然后按了拨通键。

    几乎是同时,秦一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嫂子,你终于来信儿了。”

    在通讯器指示灯亮起来的那一霎那,秦一凌都快哭出来了。原来等到的滋味是这么的不好受。

    “你要是在不联系我,我都快成秃子了。”

    他忧伤的看着自己手里刚刚抓下来的头发丝,苦着一张脸。

    “是我。”本来嫂子两个字,叶檀听着还挺开心的,觉得他这个蠢特助还挺有眼色。可是这撒娇一般的伪哭诉是什么鬼?为了避免在姜莱面前丢脸,他及时的打断了秦一凌的话。

    “?你没事吧?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这回秦一凌是真的带了哭腔了。他是跟一起出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没事,现在你马上找人过来,和小莱一起进山的人联系不到,需要搜山。”叶檀能感觉到姜莱对那个人的紧张,无关情感,只因责任。

    “搜……搜山?”秦一凌一愣,随即又明白过来。应该是那个自负的男人走丢了。

    “,我得先问你一件事,你惧内么?”

    叶檀:……

    叶檀迟迟没有出声,更加肯定了秦一凌的担忧。他眼珠子转了几圈,觉得有些事还是先说明白比较好。那个女人,看上去可不是个好糊弄的。

    “嫂子出发之前,不让我自己找人的。你现在又让找,我怕嫂子她生你气。”

    叶檀倒是一愣,他歪头看了一眼脸红红的姜莱,了然一笑。

    “他不让你找人是因为那个时候还没确定我是否安全,你现在可以找了。”

    “好咧,我现在就喊人过来。”

    “苏人呢?让苏带着他的人在锦界山周围看看,要是我没猜错,他的那些人也在附近。”

    姜莱想了一下她进山后的情况,想出一种可能。他们也许跟秦一凌一样,是不知不觉的被控制了,不同的是他们被关起来了。

    “他已经去找了,我现在去通知他。”

    “好,对方人多,带有武装,你们要注意安全。”姜莱又交代了一些细节,以及叶檀跟她说的发现,才中断了通讯。

    而另一个人,也同时挂断了监听。

    顾不上外面还下着小雨,秦一凌打开车门就要下车,他得去找苏,他的手机被苏拿走了。

    都怪那个姓苏的,好好的非要没收他手机,害得他还要冒着雨跑出去找人。

    他下车速度很快,可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坐了这么久,他的腿早就麻了。坐着的时候还没觉得多严重。可是他一只脚踩到地上之后,就觉得双腿刺痛,随即脚下一软,整个人就趴到了地上,手里的通讯器也掉到了地上。

    “我x!”他不禁爆了个粗口,然后匆匆捡起通讯器,“,替我给嫂子请安,我先挂了……”

    腿麻过的人都知道,麻劲儿没过,动一下的感觉简直酸爽。所以秦一凌决定,从哪里摔倒,就在哪趴一会。反正现在这里就他一个人。

    “喂,秦小受,你趴地上干什么?”有道是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刚刚还觉得没人看到的秦一凌没想到他刚趴下,就被人发现了。

    带着两个下属巡视回来的苏远远的就看到车门口的地上趴了一个人,他脸色一变,连忙快步跑过来。却发现秦一凌正趴在地上,用胳膊撑着地面,想要起来。

    不过看到他没事,苏还是松了一口气。

    要是这个笨蛋再出一次事,姜莱那个小丫头估计会用鄙视的小眼神杀死他。

    “你才小受,你全家都是小受。”秦一凌简直快烦死了。自从他脑子抽风理解错了那个吃了你的含义,这个姓苏的就开始管他叫秦小受。让他烦躁的想揍人,可是又揍不到。

    “好好好,你不是秦小受,你是禽兽,这总成了吧?”苏一边调侃着地上的人,一边弯下身子,想要捡起被秦一凌丢在一边的通讯器。

    “那个女人回信儿了?”苏蹲在秦一凌的前面,摇晃着手里的通讯器问秦一凌。

    “哼!当然回了。要不是你把我的手机带走了,我现在已经联系上人上山了。”秦一凌说着,一把拂开苏,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

    他现在只想拿回手机,然后钻到车里打电话,再也不想出来见人了。

    显示说错话,然后又摔了个狗啃泥,他跟这个地方肯定是八字不合。在他打开车门的时候,就已经做了一个决定,这辈子都不到锦界山来了。

    玩笑归玩笑,正经事还是不能耽误的。苏把手机还给秦一凌,也跟着上了车。

    在苏依然郁闷着为什么那个女人为什么偏偏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发消息的当口,三辆车子由远及近,一眨眼的功夫,就停到了他们面前。

    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改装的防弹越野车,后面跟着一辆普通的私家车,然后是一辆120救护车。

    梁晖带来的人不多,只有区区十个人,再加上一个拎着药箱的医生,正是启光的向锦明。

    在跟秦一凌简单了解情况,需要搜救的人数和大致方位后,梁晖就带着人上了山。

    现在雨已经很小了,天也渐渐亮了,可是登山的难度依然很大。松软泥泞的土质实在不适合攀爬。梁晖一行人几乎是一步一滑。

    最吃力的应该是向锦明了,他把药箱斜挎在身后,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两侧的树枝,一点一点小心翼翼,步履维艰。

    “抓住这个,我带着你。”梁晖身手敏捷的游走在树与树之间,很快就跟后面的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他把绳子的一头系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把绳子抛给向锦明。

    向锦明也不矫情,说了一句谢就拉着绳子继续往上走。有人带着,他的速度快了不少。

    有大致的方向做引导,他们没有费多久的时间就走到了贺民所在的位置,向锦明松开绳子,第一个就冲了过去。

    地上的贺民,跟死人无异,向锦明把手伸到他的鼻息,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呼吸。贺民的脉息已经极度微弱,弱到不用力按都感受不到。

    “他还活着,我先做简单急救,然后立刻抬下山送到医院抢救。”他没有慌,哪怕他的心里有一千个疑问,一万个不解,他也没有问。而是解下自己的急救箱,先用酒精给自己的手做了消毒,然后才开始配药。

    因为叶檀和姜莱还在山上,梁晖决定他们掉头先去找他们,只派四个人护送贺民和向锦明下山。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分开,就被包围了。

    “二哥,久仰了。”叶实再一次现身,神不知鬼不觉,如同林中鬼魅。

    他朝梁晖抱了抱拳,寒暄了一句。

    梁晖这个人,他提前了解过,赵枭手下的红人,也是锦城地下势力的核心人物,地位仅次于赵枭。

    梁晖心下大惊,他绝对不相信,有人能这样悄无声息的接近他,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不是他盲目自信,而是他们这一行做久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警觉。而他,身处风口浪尖,警觉性更高。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泥泞,树丛,草地,到处都没有什么不同。

    不对,有一处不同。

    他的视线落在叶实身后不远的地方,那里的地上,有大片草地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台风过境,大雨冲刷,哪怕上面有大树挡着,下面的草也会受影响,或多或少的歪歪扭扭一些。可是那里的草明显没有。一棵棵一丛丛整整齐齐,没有一点倒伏的样子。

    梁晖眯了眯眼,那些,竟然是假草。

    “想不到锦城弹丸之地,值得阁下花这么多心思。”梁晖心里的吃惊程度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他整个人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看着眼前的叶实,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锦城多了这样的一个人物。

    这些人,他自诩对锦城了如指掌,却不曾想,如今被这样打脸。

    “好说,好说。锦城虽然不大,可是有我感兴趣的人。花点小钱不算什么。”

    叶实听到梁晖的话,竟然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的笑里,多了几许杀人灭口的意味。

    梁晖自然猜到对方的心思,可是叱咤多年,他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还不至于被眼前的这点阵仗吓到。大不了今天就地埋了,他这些年,那一天不是当作最后一天过日子的。

    在这样的山下,建一个地下据点,绝对不是一点小钱的问题。困难的是,能够避开他们的视线。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梁晖的心内千回百转,他压下心里所有的怀疑和猜测,最后想起一件事。

    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口中感兴趣的人是谁。

    遇上这样的对手,实在是不幸。

    “不愧是锦城二把手,一眼就看出了我这里的玄机,还想明白了这么多事。这样的人才,我还真舍不得下手了。”叶实转动着手里的短刀,似笑非笑。

    他的话一说完,身后的人就立刻举起手里的家伙,对准了梁晖这边的人。

    而梁晖手下也是同一时间就有了动作。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嘀嘀嘀……

    担架上突然出来了通讯器响起来的声音。叶实和梁晖同时看向担架,贺民依然紧闭着眼睛,一点转醒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他身上的通讯器,指示灯却一亮一亮的。

    姜莱趴在叶檀的背上,任由他背着自己往前走,她不死心的再一次联系贺民,希望他刚刚只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暂时关闭了通讯器。

    “通了。”她如释重负一般,环着叶檀脖子的手臂不自觉的猛然加重力道。

    咳咳……

    叶檀忍不住咳了几声,“丫头,你要谋杀亲夫也要等我把你放稳了,不然摔了你我做鬼都要心疼。”

    “油嘴滑舌。”姜莱盯着手上的通讯器,“怎么没人接?”

    正说着,对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却不是叶实。

    梁晖看到叶实手里拿着一个,立刻转头去看贺民,这时候他才发现,贺民的通讯器被动了手脚。他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这样看来,他们上山,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他不过是想让他们全部过来,然后一网打尽。

    一想到这,梁晖的后背瞬时流下汗来。他不动声色的将双手背了过去,扭了几下自己手上的手表。

    “你是谁,贺民呢?”姜莱身子一僵,立刻警觉起来。

    叶檀放下姜莱,扶着她站在原地,等着对方回答。

    “叶檀,不如你来告诉她我们的关系?”

    “我们没有关系。”不等叶实说完,叶檀就出了声,语气森冷,还夹杂着怒气。

    姜莱偏头看向叶檀,已经不复他刚才与她说笑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肃冷。

    “有没有关系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你们叫来的梁晖一行人都在我手上,若是不想他们今天做了树肥,就滚过来见我。”

    叶实说完,径自切断了联系,然后一摆手,身后的人向前一步。

    梁晖带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叶实本来就是准备好的,所以怎么看他们都没有一点机会。他心里默默想着,他刚刚联系的人还能有多久才能过来。

    姜莱见叶檀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便拉着他往回走。

    “怎么了?”叶檀连忙抱住她,不确定姜莱的意思。

    “敌暗我明,对方明显是冲着你来的,我先带你下山,然后再想办法救他们。”姜莱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却能感觉到叶檀的愤怒,还有一点害怕。像是即将面对的事情是他无法接受的,无法面对的。

    “老婆,妈带你见过爸没有?”叶檀没动,而是紧紧的抱着姜莱,轻声问道。

    “见了,爸爸妈妈感情很好,是那种不受时空限制的爱情。”姜莱想起照片上那张和煦温柔的笑脸,不知道叶檀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你相信他会背着我和妈有另外一个女人,并且生了两个孩子么?”

    叶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来的,只是觉得在问题说出来的一瞬间,自己轻松了很多。压在心口的大石头终于松动了一点,让他有了一点喘息的空间。

    “不可能。”姜莱第一时间就给了否定的答案。不是安慰叶檀,或者感性使然,而是她从内心觉得,那个干净温暖的男人,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家庭和妻子。

    “可是那个人说,他也姓叶,名字也是咱爸给取的。”

    “那你相信爸爸么?”姜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用这件事才让叶檀上当的。也难怪一向聪明的他会乱了方寸。

    “我……不知道。”叶檀咬着自己的嘴唇,顿了一下,“你知道么?要不是七年前我遇到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娶一个自己真心想娶的女人,而不是联姻一类。生意场上很多身不由己。爸爸当年虽然是从事医药行业,但是……”

    一想起这些,叶檀就觉得心里难受,这些年妈妈有多思念爸爸他看在眼里,若是……

    他实在不敢想象,若是她知道了这些,会是怎样的打击。

    “有些事,要用心去体会,而不是用眼睛和耳朵。叶檀,遵从本心。”

    用心去体会么?叶檀把姜莱抱的更紧了,心里也有了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