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04 都是你害的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叶实这个人,贺民心里很清楚,是一个心理完全扭曲的变态。在他面前,除非你有绝对的实力将他碾压在地,否则最好不要去挑战他。

    他就像是角斗场里的猛兽,躲着都尚且不能全身而退。更遑论忤逆他。

    之前要不是他太过妇人之仁,为一个手下求情而顶撞了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而那个手下,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站在最后的那个孩子。那是个新进来没多久的孤儿,入伙连一个月都没有。一进来就在他的手下,直到他离开。

    那个孩子见贺民正打量着他,慌乱中避开了他的眼神,可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倔强的歪着脖子,回瞪着贺民。

    “你看我做什么?要不是你要害我,何至于落到现在这样?。”

    “害你?”贺民呵了一声,他什么时候害过自己人了,他怎么不记得。

    “没错,你就是想要害我。”少年怒气冲冲,仿佛贺民对他,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突然抬起手,指着贺民,“要不是你什么都要帮我们做,我们怎么会上手那么慢?要不是每次你都大包大揽,我们怎么会一点进步都没有?不管什么事,你都冲在前面,出尽风头,抢别人的功劳,表现自己。有你这样的老大么?”

    少年的指责如同一条带着倒刺的长鞭,抽在贺民的身上,带起一片血肉模糊。

    哈哈哈,贺民突然大笑。

    他可怜他们还小,不想让他们过早的进入那个黑色的泥潭。他怕他们经验不足,一不小心丢了命。因为他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每一天都在人性和兽性的选择中挣扎,在煎熬和痛苦中失眠。他无时无刻不在怕死,怕自己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没有机会再醒过来。

    他以为,他们跟那个时候的他一样。

    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错的彻底。

    在他们眼中,他的过度保护成了害他们无法成长的元凶。他的以身犯险成了出风头抢功劳。

    他点点头,像是接受了少年的职责,他闭上眼睛,仰头朝着天空。任由雨水将他脸上的所有情绪都覆盖掉。然后,他用手掌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着那些人惨然一笑。

    “对不住了兄弟们,原来在你们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好在我现在已经不中用了,再也不会挡着你们,碍着你们。贺民在这给大家赔个不是,也祝你们每个人都能混得好。”

    贺民说完,竟然对着那些人深深一躬。

    按照他们说的,他还真是挡了他们的路了。也让他明白了一些道理。

    “啧啧啧,还真是有情有义,这一出赔礼大戏可演完了?”叶实对那个职责贺民的少年勾勾手指,然后指了指地上。

    少年起初没有明白,可是贺民知道,叶实想要做什么。要是以前,他还有可能管管,现在嘛,他不想管,也管不了。

    在旁边人的提醒下,少年总算明白了叶实的意思,他愣了一下,然后咬咬牙,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地。

    “下次记得了。”叶实说着,坐在了少年还不宽厚的背上,翘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

    哪怕是有准备,少年也被他的重量压的闷哼一声。他不敢懈怠,咬着牙全力的支撑着上面的重量。脸上的羞耻和屈辱也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他被重用的欣喜。

    哪怕现在的他,只是一把椅子。

    贺民脸上没有一点情绪。这样的事情,他也做过。也正是因为做过这样的事情,才有了后来的鬼贺。因为他想出人头地,不想当一把被人坐在屁股底下的椅子。

    其他人都比这个少年入伙的时间长,对这些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依然站在一起,等着老大的命令。

    叶实的揶揄和嘲讽,贺民不想再理会。他拄着木棍的手暗暗用了用力。他站的时间太久了,腿疼的厉害。

    “不理我?很好。阿武,让他知道知道,敢无视我的下场。”

    叶实叭地一声放下翘起的腿,猛然加重的重量让底下的少年猛的摇晃了一下。

    “晃什么晃,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么?”叶实不满的吼了一句,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当年的鬼贺,当起人肉椅子,可是稳如一条老狗。”

    阿武得了叶实的命令,朝着贺民走去,往昔的情谊,不如他在老大面前的一次表现。他脸上闪着兴奋的光芒,对着贺民就是一拳。

    贺民本来能够躲过去,却正好听到叶实的话。他想起当年他伏跪在地,一点尊严都没有的样子,突然心灰意冷。想要挪动的身子,也硬生生止住。

    不如就这样吧。

    反正妈妈现在已经有人在照顾了。像他这种人,早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了。

    人的求生意识一旦被激发,那么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会咬着牙,挺过他认为的灾难最后一秒。

    同样,人的求死意识一旦产生,那么他就会立刻放下一切求生的本能,一心赴死。

    现在的贺民,就是这样。

    顺着阿武的力道,他丢了手里的木棍,重重的摔到旁边的泥水里。溅起的泥泞落在阿武的身上,让他兴奋的同时,又有了很大的成就感。

    他的拳脚似乎比头顶的雨水还要密集,一声声闷响在被雨声吞没。贺民紧紧的闭着眼睛,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贺民越是这样,叶实就越不满。他喜欢惨叫,喜欢人家跪下来求饶。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匍匐在他脚下的,是他一脚都可以碾死的蚂蚁。

    他不再是那个曾经的他。

    “你们几个,想报仇的一起上。要知道没有贺民,你们早就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了。”

    那些人在这个时候,怎么会放弃表现自己的机会?一听到叶实的话,一个个摩拳擦掌,争相向前冲去。

    “武哥,你歇着,我来。”

    他们叫嚣着,兴奋的就像是看到肉骨头的疯狗。他们把阿武挤到一边,然后争相把自己的拳头和脚送到贺民身上。

    贺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骨头正一根一根的断裂,可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麻木的感觉席卷全身,他的头被踢了好多下,现在已经昏沉的马上要失去意识了。

    他这是快死了吧。

    贺民心想。

    死了也好,死了他就解脱了。现在的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逐渐涣散,身子也轻飘飘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人打累了,看着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的贺民,鄙夷的呸了几口口水。

    “老大,贺民真的变成鬼贺了。”

    “啧啧,真不禁打。”叶实似乎没有看够,有些不爽的撇撇嘴,他站起身子,一脚踹开弓着身子的少年。

    “走,接着给我搜。找不到叶檀,你们就都留在这陪贺民。”

    叶实恶狠狠的看了大家一眼,然后迈着大步离开。所有人忙不迭跟上,连看都没有看地上一滩烂泥的贺民。

    只有那个走在最后面的少年,抖了抖自己酸胀发麻的腿,偏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有一个人挡在他前面,似乎也不错。

    可随即又想起老大的话,处处都有人保护,你还能有什么出息?

    对,他要有出息,而不是一个被人保护的可怜虫。

    他攥紧拳头,像是告别一般,最后看了贺民一眼,然后快步跟上叶实,从此以后,他的天下要自己去打。他会成为下一个鬼贺,而不是此时趴在地上跟死狗一样的贺民。

    贺民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当然他也没看到,自己在倒下的时候,正好压到通讯器的开关,开机后的通讯器,嘀嘀嘀的响了起来,闪烁的指示灯在黯淡的山中,甚是诡异。

    ------题外话------

    好友文文推荐:《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by路北北

    阎墨深,临江城阎家三爷,某军区出了名的活阎王,端的一副禁欲、倨傲的气质,偏生的长了一张连女人都自愧不如的脸。

    可偏生的就这么性子乖戾的一位爷,却栽在了一小丫头片子手上!

    江妧,游走在枪林弹雨的最顶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为任务孤注一掷,结果却失手被擒,落得一个被人挖了双眼的下场!

    重生而来,江妧变成了姜妧。

    荧屏上的恶毒女配,出了名的无演技,被人指着大骂滚出娱乐圈?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究竟闪瞎了谁的钛合金狗眼?

    小丫头片子一不小心成了当红巨星,问鼎国民影后的宝座!

    只是,禁欲男神太难撩,肿么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