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03 鬼贺落魄任人欺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贺民在山里走了半天,一点发现都没有。自他和姜莱分开到现在,举目望去,就只有他一个活物在暴风骤雨中缓慢的移动着。受伤的腿已经抬不起,他每走一步,对于他来说,都犹如锥心刺骨一般的疼。

    他看着手里已经变形了的木棍叹了一口气,他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根了。路太难走,他的腿又不行,几乎是走不了多久,他就得重新找一根。通讯器的屏幕一直都没有亮过,姜莱一直都没有联系过他。

    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搜索着人的迹象。

    他咬着牙,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腿,想要查找的更加仔细一点。只是还没有等他看到什么,敏锐的第六感就已经让他心头一凉。

    等到他感觉到身后有人的时候,那些人已经离他很近了。近到他没有办法采取任何措施。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身后的人不止一个。而且,这些人似乎对他很熟悉,或者超级厉害。因为一向警觉的他,之前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还没转身过去,就听见后面的人开了口。而他,也终于知道,那些人是谁。

    “不愧是鬼贺,这后背真的跟开了天眼一样,离这么远就知道后面有人了。不过还是比以前差多了。幸好你残废了,要不然咱们兄弟啊,现在还在大街上收保护费呢。哪有机会陪着老大出来做大事?”

    “没错,哈哈哈。”

    “不过你说一个残疾人,大雨泡天的爬什么山啊?残疾人不是应该好好坐在轮椅上安度晚年么?”

    “安度晚年?你想得美。得罪了老大,还想安度晚年?”

    “就是,安度也得有钱才行啊。他现在一毛钱都没有,用什么安度?”

    “不是吧,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竟然一毛钱都没剩下?”

    “哎你不知道,谁让他犯贱得罪老大呢。现在好了,又穷又残。你看他现在的鬼样子,哪里还有当年鬼贺的风采。”

    身后的嘲讽,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大刀,一刀一刀的割在贺民的身上,心上。

    这些年,他恶名在外,对敌人从不手软。可是他自认为不是完全冷血。至少对手下他一直都是维护的。

    每一次,不管任务有多么的艰难,他都走在前面,绝对不会让他的手下去当炮灰。

    可是……

    听到身后那些奚落,他突然想笑,笑自己的妇人之仁,笑自己曾经多么的无知。只是他完全没想到,叶檀的对手,竟然是他的前主子。

    之所以说是主子,是因为那人根本没有把他当人看待过。在那人眼里,他不过是一把枪,一颗手榴弹,或者一个无条件执行任务的机器人。

    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没有人在意他的想法,更没有人会帮他解决他面临的难处。

    他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听候差遣,然后为那人完成所有任务。

    他收了脸上的自嘲和怆然之色,淡漠的转过身子,看着身后你一句我一句冷嘲热讽的人们。

    他嗤笑一声,“有什么可笑的么?今天的我,还不就是明天的你们?”

    贺民的视线,从这一头的第一个人逐一看了过去,一共七个人,全部都是他之前的手下。那些曾经好烟好酒讨好他,一口一个民哥的手下。那些他用热血和性命去关照和培养的人。

    “你少特么胡说八道,你现在这么惨是因为你不识时务,得罪了老大。我们兄弟才没你那么傻。老大能留你一条狗命。已经够仁慈了。”

    “狗命么?”贺民似乎仔细的想了一下,现在的他,怕是连狗命都不如吧。

    “既然是狗命,那你们拦着我做什么?也要一起当一条拦路狗?”贺民的心思转的极快。要是只有这几个人在,他有自信能够脱身。而且就算是动手,这些人他也能应付,虽然代价有点大。

    这几个人的身手,大都是他亲自教的,没有谁比他更加熟悉他们的身手。

    可是这一次,老天仍然没有可怜他的意思,坚定不移的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他将手背了过去,悄悄的关了通讯器。然后抬头看着漫步走来,哪怕泥泞不堪风雨不减,也没有受任何影响的叶实。

    “这不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鬼贺么?怎么几日不见,这么狼狈了。”

    叶实掀了盖在头上的雨衣帽子,任凭自己的头发暴露在雨里。只是雨还没有落到他的头上,身后的两个人就眼疾手快的扯着一大块防雨布,罩在他的头上,然后,一脸性味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他。

    看着自己一手带起来的手下,如今绝情又谄媚的样子,贺民觉得有些悲凉。

    这就是他带出来的人啊,还是真有当年鬼贺的风采。绝情冷血,为达目的,誓不罢休。

    “没想到叶老大这么好兴致,台风天也来爬山。”

    “爬山么?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我是来屠狗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致一起啊?”

    被唤作叶实的男人,闲庭信步一般,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拄着木棍,连站都站不稳的他。

    “不好意思,我现在废人一个,已经金盆洗手了。祝叶老大一切顺利。”

    贺民觉得,叶实的口气有些怪,似乎是话里有话。

    “金盆洗手?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在这干什么?爬山么?”

    “我是过来采药的,只是出门忘了看天气,被台风困住了。”

    贺民瞥见距离他不远处刚好有一株植物,随便胡诌了一个借口。

    “采药?”叶实邪邪一笑,“我倒是不知道我们的鬼贺还这么博学多才,连草药都认识。”他冷冷一笑,锐利的眼睛扫过贺民没有表情的脸,似乎已经看透了他的谎言。

    “看来,我是看走了眼,错失了一个得力助手了。”

    叶实的话,每一句听上去都带着浓浓的不相信,贺民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要是只有那几个蠢材在这,他也许还有机会。可是现在,他别说离开,就是活着还是被弄死,都只是叶实一句话的事情。

    “叶老大谬赞了,贺民现在不过是废人一个,不堪用了。”贺民指了指自己早就站不直的大腿,表明自己没有说谎。

    他确实已经废了。连站都站不直的人,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正如那句话所说,有人利用你,就说明你还有利用价值,要是别人连利用你都不屑,那只能说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了。

    而现在的他,就是那个废物。

    “是么?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还挺有市场的啊。”叶实玩味的看着落寞的贺民,嘴角有着一丝冷讽,如刀般锋利,如箭般锐利。

    “叶老大的话,我听不懂。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免得耽误叶老大的屠狗大计。”

    贺民假装听不懂叶实话里的意思,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用尽一切办法离开。然后告诉姜莱那个傻女人,快点离开这里。

    这个人,就是个变态。要是她和叶檀落在他的手里,肯定会生不如死。

    可是,显然叶实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当然不能离开这里。”叶实晃了晃脖子,咔哒咔哒的关节响声,哪怕是在风雨里,依然能够听到。

    “因为……”他凑近贺民,脸上的冷意瞬间逼近贺民,让他莫名的打了个冷战。

    “你也是其中一只啊。”

    哈哈哈哈哈……

    叶实说完,仰着头兀自大笑起来,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一边看着贺民,一边附和着大笑。

    贺民的拳头紧了又紧,几次想要把这些人的笑声打断,可是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拳头,因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