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099 电话接通 台风来袭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出来的路上,姜莱拿着手里的东西,没有出声。一旁的苏看着她面沉似水的样子,一把抢过姜莱手里的袋子,打开一看,是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枪身保养的很好,光光亮亮的。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型号应该是好多年以前的了。那时候某国局势特别不好的时候,一个军火商专门打造了一款为女性量身定做的手枪。那时候他还特别小,只记得妈妈有一个。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孟茹那样的女人,家里竟然放了一把枪,这也超出了他的认知。

    “哎?你说你那个婆婆,家里放这个干什么?”他挠挠脑袋,把枪交到姜莱手上。

    “苏,你记住,你所看到的,都是假象。只有用心去感受,才能觉察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懂了么?”姜莱像是一个带着小包子出门,随时比喻拟人讲道理的时候。

    姜莱说完,不等苏有什么反应,就快步走到车前,亲自坐到驾驶位上。她靠在椅背上,眼眸里闪过一丝疲惫。

    秦一凌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懊恼的蹲在地上,看着那一滩血迹,心里一阵后怕。他不过是收到那个消息之后,告诉了,并陪着他赶到这里。

    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一直到现在才清醒过来?还有他旁边地上的手机,他知道,那个是的。

    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了?脑子里的记忆,像是被人剪断了一截一样,完全没有他到了这里之后的记忆。

    他捡起地上的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好在叶檀的私人密码他也知道,不然他真的要抓狂了。

    他按了开机之后,果然有几条未接来电的提醒。其中一个,备注的是老婆。

    他愣了一下,这个千年黄金单身狗,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可是这个老婆二字,从何说起啊?

    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脱单了?

    带着疑惑,他按了回拨键。几乎是第一声响后,电话就被接起。

    “叶檀,你在哪?”

    清冷的声音,让秦一凌莫名的有些熟悉。

    “我是秦一凌,你是谁?”直觉上,秦一凌觉得对方真的和有什么亲密关系,而且对方似乎很关心。

    “秦一凌?我是姜莱。告诉我位置,发生了什么,立刻,马上。”

    姜莱的喜色在秦一凌开口之后,就化为乌有。叶檀的手机已经离身,她找起来,更加的麻烦了。

    “姜莱?你是那个姜莱?”秦一凌仔细的想了一下,突然想起他在机场碰到的那个女人。那个撞坏了他东西的女人。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不是吧!我靠!

    他内心咆哮了一句,要不要这么灵验?他一下子想起他给情那个转运吉祥物时候,那个老头的话。难道真的冥冥中注定了,的单身生活就此结束?

    秦一凌的心里万马奔腾,一个个想法此起彼伏。正当他心里盘算着自己改天要不要也过去求一个的时候,姜莱的话像是一盆冰水,把他从天马行空中拉回现实。

    “一分钟之内,位置和你知道的一切,都发给我。否则后果自负。”姜莱等了半天不见秦一凌言语,早就不悦到了极点。

    这个人,发呆就不能换个时候?

    这都火上房了,还有功夫愣神儿。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既然不是叶檀,那她也没有什么好聊的。能有额外的信息算她幸运,若是没有,她也尽快制定搜救计划。

    嘟嘟嘟的忙音提醒着秦一凌,自己刚刚的愣神有多么的蠢。他连忙收了心思,按照姜莱的要求,把事情经过言简意赅的汇报了一便。至于位置,他站起身子,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像是一个荒废了很久的村庄。郊外的星空,异常的高远清亮。圆月当空,清辉遍地。借着月色,他走了几步。残破的土墙壁上,生长着生命力顽强的小草。破败中多了几分生机。这样的景象让他觉得心情更加沉重了。他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

    苏虽然实践经验不足,但是理论知识很专业。就在姜莱和秦一凌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副驾驶位子上的苏已经开了追踪仪。位置坐标显示,秦一凌的位置是在锦城的边上,与隔壁白县相交的地方。

    姜莱瞟了一眼苏的显示屏,脚下的油门早就踩到了底。车子嗷的一声怪叫,就飞奔出去。

    姜莱如同运筹帷幄的将帅,冷静的想着现在的处境,思考着计划。她一样一样的吩咐苏去安排,苏则像个跟班小弟一样,完全按照她的意思让人准备。

    一个小时之后,姜莱带着一路的尘土飞扬,天神降临一般,出现在秦一凌的面前。看着他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样子。

    姜莱没有理会他,兀自查看周围的地势和环境。

    她转了两圈,突然抬头看向天空。刚刚还月朗星繁的天空,早已阴云密布。层层叠叠的云丝棉扯絮一般,盖住了月亮的所有光亮。就连米粒之光的星星,都没有放过一颗。她翻出手机,点了几下,好看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天气预报显示,台风已经形成,这里在三个小时之内,正好是台风的路线。

    她看着手腕上的表,留给她和叶檀的时间,不多了。

    “苏,给我一套装备,按照你们的最高标准。”

    苏闻言,吓了一跳。姜莱认真的时候,就意味着事情麻烦了。而她所说的最高标准的装备,那绝对是应对无法预估的危险,执行最难执行的任务之时,才会用到的。

    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抿了抿唇,转身去打电话。

    “姜……姜小姐。”秦一凌的舌头有些打结,他这是第二次见姜莱,却一次比一次感觉有压力。不过这个时候,看着姜莱他突然觉得心安了很多。

    “你能找到么?”秦一凌看着眉头紧皱的姜莱,觉得事情很棘手。

    “不知道。”姜莱到这里那么就都没有发现苏手下的人,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想不出来。

    “不知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对了报警,我们报警,警察会有办法的。”秦一凌像是突然想到了好办法一样,立刻在身上翻找起手机来。

    呵……

    姜莱冷冷一笑。

    “你要是不想让他死那么快,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那你说还有什么办法?我们现在出去找,大海捞针一样。”秦一凌终于慌了。他无法想象叶檀一身是血了无声息的样子。那些人能用手段把他骗走,可见厉害程度并非一般。而且还能悄无声息的把他丢在这,更让他心有余悸。

    “等。”

    姜莱抬眼看看天上愈加密布的乌云,还有已经到了三四级左右的风,平静无波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烦躁和担忧。

    “等?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能等,不能啊。我还是报警吧。对了再找找朋友,他们可以帮忙。”

    叶氏在锦城虽然成立的年头不长,但是叶檀朋友却不少。他们经营的娱乐场所,自然会接触到很多三教九流的人。而这些人,不知道是对他财力实力的仰望,还是对他人格魅力的欣赏,大都与他们关系不错。

    “苏。”姜莱突然冷哼一声,看秦一凌的眼神,多了一丝冷冽和凌厉。

    一旁看戏的苏突然被点到名字,立刻领悟了姜莱的意思。他猛地起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