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094 皮这一下你开心么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让我混不下去?嗯?”姜莱似笑非笑的看着梨花带雨的廖梦欣。嘴角邪肆的笑意里,夹杂着某些别样的情绪。让人一时有些看不懂。

    刚刚还自信满满的廖梦欣突然觉得这样的姜莱有些吓人。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直到身子抵住了病床才停了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她惊惧的问到。一想起刚刚姜莱的力道,她愈发的害怕姜莱会突然揍她。听说那里有问题的人,打人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我要干什么?”姜莱再次欺身上前,跟她不过两拳的距离。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么?廖小姐?”她单手扶住床栏,把廖梦欣逼到一动不敢动。

    “让我在锦城混不下去?”

    姜莱挑眉,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这只惊恐不堪的小白兔。

    “我等着呢。现在,给我立刻,马上滚出去。不然……”她突然一顿手从太阳穴上拿了下来,在自己的脖子上突然比划了一下。

    “我怕控制不住我自己哦……”

    “啊……救命啊……杀人了……”廖梦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整个人都崩溃起来。顾不得再多想什么,猛地推开姜莱,大喊着跑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

    姜莱突然大笑起来,果然逗逗小白兔什么的,就是能愉悦身心。

    “妈咪,你坏坏哦。皮这一下你开心么?”小玄一头黑线的看着姜莱,颇为无语的撇了撇嘴。

    “内个,少夫人,您没事吧?”刚刚姜莱的样子,陈婶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她不是没脑子的廖梦欣,她一把年纪了,看人自然是比那个小白兔要强一些。

    之前少夫人明明是根本没有理会廖小姐的意思。是听到她放话让她在锦城混不下去才突然站起身的。那时候她的表情,看似轻松,可是那些隐藏的很深的情绪,她还是能看出一些。

    看来少夫人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不过她喜欢这个待她亲切,表面无害实则强势的女人。

    这样的少夫人,和少爷很般配。

    “我没事,陈婶,你和小玄在这呆一会,陪夫人说说话,我出去一下。记住,我不在的时候,任何人不能靠近夫人。有事打我电话,我就在附近。”

    姜莱没有忘记,李老头的猜测和怀疑。对方敢动手一次,难保不会再有一次。

    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记得了,少夫人。谁要是想靠近夫人,就从陈婶身上踩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闲来没事电视剧看多了,陈婶一下子想起电视剧里的桥段和台词。她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

    呃……

    姜莱尬了一下,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她得先联系一下苏,看看叶檀那边的情况。

    只是她刚走出医院的正门口,就看到被她吓跑的廖梦欣,此时正被一个男人掐着脖子。然后不知道他说了一句什么,才松了手,往里面走去。

    重新恢复自由呼吸的廖梦欣在连续的惊吓之后,再也承受不住,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她颤抖着掏出手机,直到对方说话,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话。不难听出,是在告状。

    姜莱本来没有听的,打不过就叫家长的行为,在她看来,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

    只是她纲要抬脚走开,却听到廖梦欣说的话,已经歪曲了事实。她脸上闪过一丝冷芒。

    在廖梦欣的嘴里,刚刚那个男人,已经变成了是她派来的。就是为了教训和警告她。

    呵……看来,她还是太好说话了。

    姜莱头也不回的转身,重新走了回去。想去偏门那边清静的地方打电话,却不想一出门,就看到门口蹲了一个人。正是刚刚掐住廖梦欣脖子的人。

    一个大男人,此刻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兽一样,蜷缩成一团,宽厚的脊背完成一座拱桥。他手上的电话屏幕还亮着,只是他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突然发狠的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医生,所有的钱我今晚会全部凑齐,我妈的手术你能不能先做?我保证今天一定会送到医院。”

    他的声音里,已经有了一点哭意。只是男人的自尊心还在支撑着他,没有让他完全崩溃。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听完之后,颓然的坐在地上,手里的手机滑落下来,在落在地上的瞬间,屏幕上多了一张细密的蛛网。

    破碎的手机屏幕,就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而他就是网中间的猎物,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样,任人宰割,连反击的力量都没有。

    啊……

    他低吼一声,压抑在心里的痛苦,在这一刻尽数迸发出来。压抑了很久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现在的他,只想发泄出来。因为过一会,他就会走上一条不归路。要是想要他妈妈活着,他就只有这一条路走了。用他的命,去换他妈妈的命。

    他抹了一把脸,颓然的捡起地上的手机,站起身子,却在转身的一瞬间,看到门口有个人,正看着他。

    一个人在最脆弱的时候,需求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需要一个陪伴,一个拥抱,一句鼓励。而有些人,则只是需要一个角落,独自舔舐伤口。而他就是后者,那个只需要自己发泄一会的人。

    可是现在,他连这样一个小空间都没有。

    “对不起,无意冒犯,我只是想打个电话。”姜莱晃晃手里的手机,证实自己真的只是来打电话,而不是偷听之类的。

    贺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姜莱一眼,然后突然出手,用同样的手法掐住姜莱的脖子,把她逼到墙角。

    “想活命就把钱都给我,所有的。”

    贺民的脸上,戾气横生。

    而被他紧紧钳住的姜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