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093 让你从锦城消失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廖梦欣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太久了,根本不知道陈婶此刻在想什么。她往距离姜莱稍微远一点的方向挪了挪,然后拉着陈婶的胳膊小声的说到:“陈婶,你能不能带她出去一会,我陪茹姨一会。说不定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高兴的醒过来了。”

    陈婶真的很想问一句,姑娘你哪来的自信。可是一想到夫人最近和廖氏的合作,还是忍了下来。她求救似的看着姜莱,心里哀嚎着。

    少夫人,救命……

    姜莱的嘴角抽了抽,陈婶的眼神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让她想假装看不见都不忍心。

    最后还是叶小玄帮陈婶解了围。

    “小姐姐,我刚刚在医院外面看到叶总了哦。”

    “你说什么?叶哥哥在外面?”廖梦欣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就好像是一只饿了好久的狼,突然看到一块肥肉,眼睛里的红心一波一波的汹涌往外飞,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

    姜莱不得不给叶小玄一个赞,果然蛇要打七寸。对于廖梦欣这样的人,只有叶檀才是良方。

    陈婶本来就特别喜欢小玄,现在更是发现,这个世上简直没有比小玄更可爱的孩子了。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狂奔出去的廖梦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少夫人,您别多心。少爷他从来没有理过这位廖小姐。夫人跟她家也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罢了。”

    陈婶是真的怕姜莱生气。因为这么多年,她是唯一一个让少爷带到家里的女人。现在更是已经结了婚,是叶家名正言顺的媳妇。

    “放心吧陈婶,要是叶檀喜欢这样的,只能说明一点。”姜莱不在意的笑笑。

    “说明啥?”陈婶一时有点懵。

    “我瞎呗。”姜莱摊手。

    噗……哈哈哈哈……

    陈婶看着姜莱的样子,一下子没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可是她还没有笑完,门就又被推开了。

    廖梦欣的脸上,还挂着两行眼泪。她的眼睛红红的,贝齿咬着自己的下唇,已经开始渗出血丝来。她两只手紧紧的攥着,强压下自己的冲动,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陈婶,你刚刚叫她什么?”

    她站定在陈婶的面前,二人相距不足一米。

    陈婶显然没有料到廖梦欣又突然回来了。而且还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咳……廖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我问你你刚才叫她什么!”廖梦欣指着姜莱,朝着陈婶吼了一句。

    一定是她刚才回来走的太急,没有听清楚他们之间的话。廖梦欣努力的想要抹掉自己的眼泪,可是眼泪却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越抹越多。

    她见陈婶没有说话,再次伸出手去,陈婶不敢躲闪,手臂再一次被抓住。

    廖梦欣的指甲是修长的,掐的陈婶胳膊都疼了。

    “廖小姐,你冷静一下,你听我说。”

    陈婶后悔不已,早知道她就不说话好了。

    “我不听!”廖梦欣不等陈婶解释,突然又害怕去听。她可以傻,但是不能装傻。明明刚刚已经听的很清楚了。

    少夫人,哈哈哈,见鬼的少夫人。

    叶家的少夫人,只有她能当。否则,谁挡住她的路她就毁了谁。她狠狠的瞪了姜莱一眼,眼睛里的火能把人化成灰烬。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骗到叶哥哥的。但是我警告你,立刻,马上离开他。不然,我让你在锦城混不下去。”

    嚣张是什么?大概就是现在的廖梦欣了。

    廖家在锦城,也是横着走的人物。也难怪廖梦欣敢放话出来,说让姜莱混不下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凭什么敢横在她面前,抢她的男人?她得不到的东西,就算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姜莱淡淡的坐在椅子上,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姑娘罢了,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有人疼,就能对别人指手画脚随意改变别人的生活。

    她摇摇头,看来有人宠着,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看看眼前这位,再想想那个扶不上台面的姜承安。

    她现在反倒清醒姜明山这些年对自己的冷漠。以及姜承安母女俩的不近人情。

    谢谢你们当年的扫地出门之恩,才有了现在的姜莱。一个不靠别人,只靠自己的姜莱。一株自力更生的大树,而不是一棵站不直的菟丝子。

    姜莱淡然的样子像是一道尖锐无比的刺,深深的刺伤了廖梦欣。姜莱的淡然,在她看来,就是有恃无恐。

    这个女人,就是仗着叶哥哥,才敢无视她,不听她的话么?

    廖梦欣从小到大,身边都不缺朋友。那些人与其说是朋友,还不如说是她的跟班。这些人不管她提出怎么样的要求,都会立刻照办。这些年,她想做的事情,除了叶檀之外,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人,敢无视她的警告。

    廖梦欣感觉自己的心被一股气压制住,连喘气都有些困难。可是她忘了,那些围在她身边的,哪个不是被自己家派来,跟在她身边都是有着这样那样的目的和使命。不然谁会对她一个傻白甜言听计从?

    那些主意,都幼稚死了好么?

    觉得廖梦欣幼稚的,不止她那些跟班,姜莱也觉得现在的廖梦欣,一点都不像二十多岁成年人的样子。简直比小玄还幼稚。

    叶小玄:为毛每次说别人幼稚都要带上我?我幼稚么?幼稚么?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进来,一定会觉得姜莱是个恶人。因为她此时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廖梦欣一个人在那演戏。她眼睛比兔子还要红一些,控诉的眼神配上惨白的脸色,再加上极低晶莹的小眼泪豆豆,能让人莫名的升起一股保护欲。

    “你到底听到没有?我说到就会做到。若是你不听,明天,最晚明天,你就会从锦城消失。”

    姜莱勾唇一笑,消失么?五年前也有人跟她说过,从锦城消失。

    她站起身子,慢慢的朝着廖梦欣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