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091 叶哥哥的内定媳妇?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姜莱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床上的人。叶檀的相貌,遗传了母亲的大半。孟茹是个精致的女人,哪怕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仍然端庄贵气。

    想到叶檀,姜莱不免有些担忧。不知道他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她轻叹了一口气,把手搭在孟茹的手腕上。正如李老头所说,现在的孟茹,状况不是很好。如同梦魇了一般,醒不过来。

    正当姜莱想着要用什么方法把孟茹唤醒的时候,病房的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一个身穿白色蕾丝长裙的女人冲了进来。她一进来就扑到病床边,如丧考妣一般,呜呜的哭了起来。

    “茹姨,你怎么了啊,是谁把你装成这样的?呜呜,你快醒醒,欣欣来看你了。”她一边哭着,一边伸手想要去摇晃孟茹。

    姜莱脸色一遍,顾不上出声阻止,她一把将人拉开。厉声喝到,“你想要害死她么?”

    那个叫欣欣的女人被姜莱突然的拖拽吓了一跳,身子一个不稳,狠狠的趔趄了一下。好在姜莱及时出手,把她拉住,才没有让她摔倒下去。

    “你是谁?”廖梦欣像是才看到屋子里有人一样,她瞪着一双泪眼,犹如狂风暴雨中一朵脆弱的白莲,眼角的泪珠还凝聚着她的伤心,迟迟不肯垂落。

    “我是叶总的私人医生,在这负责照顾夫人的。”姜莱看着眼前的小白莲,总感觉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善。

    “什么?私人医生?”廖梦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惊恐的看着姜莱,像是听到了什么晴天霹雳一样。

    “叶哥哥怎么了?他生病了么?为什么突然请了私人医生?为什么叶哥哥没有告诉我?”廖梦欣两只手紧紧的攥着姜莱的袖子纤白修长的手指由于用力的原因,更加的泛白。

    “对了,叶哥哥一定是怕我着急,才不敢告诉我的。你快告诉我叶哥哥哪里不舒服了?快告诉我啊,告诉我啊。”她一边摇晃着姜莱,一边歇斯底里的喊着,眼角的水珠,终于落了下来,还带出了后面的一串串。顷刻间她的脸上,就湿成了一片。

    叶哥哥?

    姜莱挑了挑眉,用力的拨开廖梦欣的手。她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被攥的褶皱的袖子,一边打量着眼前的人。

    除了美,她还真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眼前的人。

    廖梦欣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一头淡黄色的头发,烫成了中卷,垂在肩头,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一身蕾丝白裙衬托出她丰满的上半身。

    姜莱看着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刚刚自己会有那样的感觉。叶哥哥这种称呼,似乎是专门喊给她听的。

    “他……是有些小问题需要调理。”跟廖梦欣的歇斯底里不同,姜莱说话很慢,慢到廖梦欣下意识的停止了自己的抽泣,才能听的真切。

    “什么问题,你快告诉我。”廖梦欣说着,有往前走了两步,想要再次抓住姜莱的手。可是这次她没能如愿。

    姜莱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躲开她的双手。然后才开口。

    “我是个医生,有责任保护病人的。不要是想知道,还是亲自去问你的叶哥哥比较好。”

    姜莱想起叶檀日常冷漠的脸,不知道听到别人管他叫叶哥哥是个什么表情。

    廖梦欣听到姜莱的话,莫名的打了个冷战。她还记得,上次她管叶檀叫叶哥哥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

    “廖小姐,我跟你不熟,我劝你还是不要叫的这么亲密比较好,否则名誉受损的是你自己。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性子,不会认为是我的问题,反而会觉得你轻浮不堪。”

    叶檀的话就像是一枚枚钢针,钉在她的心上,让她痛彻心扉。

    自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在他面前喊过一声叶哥哥。哪怕是她缠着父母,买了他旁边的别墅,经常见到他,都没有再喊过一次。

    姜莱摇摇头,不屑再去看廖梦欣一眼。这种女人,连她都看不上,更别说叶檀了。她是有多大的自信说叶檀不告诉她生病的事情是怕她着急?

    她走到旁边的桌子旁,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小口小口的喝着,心里盘算着,这种手术室和病房一体的豪华套间很不错,启光也可以多加几间。目前启光就只有一号有这个条件,看来她还要再费些心思。

    廖梦欣没想到自己从进屋到现在连哭带说的演了半天,对方连一点波动都没有,还惬意的坐在那里喝起水来。

    下午的那一幕,还在她眼前跟电影一样,一遍一遍的回放着。那和谐温馨的背影,刺痛着她的神经,让她想要把眼前的一切狠狠撕碎。

    她是亲眼看着他们相携走进别墅的,才不相信什么私人医生的说法。

    她来就是要等着茹姨醒来,然后告诉她,有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迷住了叶哥哥。

    廖梦欣想到这,不再去看姜莱,而是重新走到病床旁边。不过她这回学乖了,没有再去碰孟茹,而是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

    “茹姨,你快醒醒好不好,你不是答应欣欣,说日后我进了叶家,会帮我带孩子的么?我会努力做个好媳妇的,你醒醒好不好。”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姜莱听到。姜莱端着水杯的手一顿,随即又递到嘴边,抿了一小口。这话哪是给床上的人听的?分明是在告诉她,她是会进叶家大门的女人,而且还是叶檀的母亲认可的。

    只可惜,叶家的大门,被她捷足先登了。

    廖梦欣用余光去瞥了姜莱几眼,发现她连姿势都没有变动一下,仍然坐在那悠闲的喝着水,一点都不受她的话影响。

    她心里又泛起了嘀咕,难不成她真的想多了?她和叶哥哥之间,真的没什么?可那个孩子是谁?

    她正想着,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题外话------

    文文pk中,看文的宝宝们留个脚印,比心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