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090 一个叫叶檀的小受

时间:2018-04-24作者:茜格格

    叶檀认识秦一凌好多年了,一起共事也有六七年了,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秦一凌这个人,除了工作的时候外,都是吊儿郎当的,一副纨绔公子哥的样子。可是现在,他的声音要多凝重有多凝重,让人无端想起晚七点新闻联播中播送某些让人悲伤的新闻时候的声音。

    叶檀有个不好的预感。秦一凌说的出事,是跟他有关的。

    “说。”叶檀压低声音,抬脚就往外走。

    叶檀出去以后,姜莱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喝着,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刚刚秦一凌的话,出事了,出事了……

    姜莱在国外的时候,吃了很多苦,也学了很多东西。尤其是遇到干爹以后,他老人家为了改善她的体质,给她开了不少的方子,以至于她现在的视力和听力都比一般人要好很多。

    “小丫头,老头子我先出去了,她若是晚上还没醒,就交给我。”李玉升说完,拍拍姜莱的肩膀,走了出去。

    他看得出,她现在心情不好。

    叶檀站在安全通道的台阶上,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手上一支燃着的烟,兀自冒着一缕缕的烟,被人遗忘的彻底。

    姜莱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檀将烟头丢到地上,用脚狠狠的碾了几下。

    “怎么出来了?”

    “怎么不进去?”

    二人同时开口。叶檀伸出手,拉过姜莱抱在怀里。他的下巴抵着姜莱的肩头,头微微歪着,两只胳膊紧紧的箍住怀里的人,缱绻难舍。

    “丫头,对不起。”叶檀哑着嗓子,情绪低落。

    “有事就去处理,你妈妈我会照顾好的。”姜莱感觉到叶檀的隐忍和压抑,她勾了勾被箍的很紧的手臂,在他的后背上拍了拍。

    “你这么聪明做什么,我想好好守护你,不让你再为任何事操心的。没想到反倒让你多操心了。”

    叶檀叹了口气,想着刚刚秦一凌跟他说的事情,一股怒气从心里一直往上升腾。若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一定要那些人付出代价。

    “叶檀,我们结婚了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我说过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就一定会做好。”

    叶檀的反应很不寻常,应该是发生了大事。联想起刚刚李老头说的那些,姜莱怀疑这两者之间有着什么关联。

    若真的是有人蓄意为之,那还是要早点解决,早除后患的好。

    “我回来之前,你和小玄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这几天苏还不会离开锦城,你一会联系他,让他派几个人来。务必要好好等我回来。好么?”

    苏对姜莱的关心和熟悉,叶檀看的很明白,他相信若是苏在,一定能保护好他们母子俩。

    姜莱眉头皱了皱,看来事情要比她认为的还严重。

    叶檀是个男人,还是个骄傲的男人。能让他开口,让另一个男人来保护她和小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好,你也要注意安全。若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姜莱弯下腰,从裤腿处的腿包里摸出一个小瓷,递到叶檀的手里。

    “这是我干爹自己研究的药,里面的药粉可以止血解毒,先放在你那里一份。”不知道是不是直觉作祟,姜莱突然有一种预感,叶檀这一次出门,有些危险。

    “好。”叶檀收拢掌心,还带着姜莱体温的小瓷,被他攥的紧紧的。他在姜莱的额前印下一吻,“若是妈妈醒了,就发个消息给我。不管我回不回复,都不要担心我,我不会让自己出事。”

    叶檀走了,只剩下姜莱一个人站在走廊里,她垂眸看着地面上被叶檀碾的面目全非的烟头,脸上泛起一层冷意。她拿出电话,按了一串熟悉的号码出去。

    “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苏的声音很好听,阳光中带着一点痞气,就像是校园里不学无术的半大孩子。

    “帮我个忙。”对于苏的戏谑,姜莱根本不理,她的脚再次落到那个已经不能称之为烟头的物体上面,脚尖一点,再一次用力碾了一下。

    “你的忙我敢不帮么?”苏调整了双腿的姿势,舒服的靠在沙发里,“否则被老爷子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一提起这个,苏就要怀疑人生。不对,应该是怀疑他是不是亲生。

    要不然为什么他一个一脉单传的独生子还不如一个老爷子刚认识没多久的臭丫头?

    “派几个人,不管叶檀在哪,都跟着他。”姜莱说着,从楼道里走了出来,看了远处被一群医生围在中间的李玉升一眼。

    “哎呦?这是要抓奸?放心放心,我亲自帮你抓都行。不过我说小丫头,你至于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不是满大街都是?还至于你管我借人抓奸?”

    对于姜莱的要求,苏鄙视的不得了。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个大男人,还要让女人出面找人保护他?这是哪门子的男人?我说小丫头,你这别是被人家的美色给迷住了吧!”

    “少废话,他要是伤了碰了,我绝对找你算账!”姜莱才不管苏怎么说,直接威胁一句,直接挂掉电话。

    苏好不容易抓到个机会好好调侃一下姜莱,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挂了电话。他心里一万句mmp,想喊都喊不出来。过了足足两分钟,他才咚的一脚,踹来茶几。

    “分出两个人,去保护一个叫叶檀的小受。”

    小受!

    电话的另一头,一个人原地碎碎念。

    叶檀?小受?

    不会是那个叶檀吧?

    要是真的是他,那个叶阎王,能用小受这个词来形容?

    苏子表示风中凌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