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036 七年前的故事

时间:2018-03-10作者:茜格格

    姜莱感受到肩膀上的灼热,烫的她的皮肤都有些疼了。

    “为什么?”她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问叶檀为什么了。一个人是不是在开玩笑,她分得清。不是情感上,而是从微表情上。

    叶檀跟他说的所有话,从开始到现在,每一字,每一句。不管他配以什么样的表情,她都确定以及肯定。

    他没有骗她。

    只是,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为什么?

    “为什么?”叶檀重复了一句,随即又自嘲的笑笑。

    “我说我喜欢你,你信不信?”

    叶檀的笑很好看,本就出色的容颜,再配上一丝淡笑,柔和了他的凌厉和锋芒,淡化了他的冷冽和孤傲。这样的叶檀,即便是姜莱,心也不自觉的跳快了几拍。无关情爱,只关乎颜值。

    “不信。”片刻后,姜莱摇头,对于自己刚刚的失神,她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说起来,我也不信。可我就是喜欢了,而且,一喜欢,就是七年。小丫头,我喜欢你七年了。”叶檀不想再看姜莱瞪大的双眼,双臂一捞,将姜莱抱在怀里。

    姜莱不矮,一米七的身高,让她的耳朵刚好贴到叶檀的心口。

    她的耳膜里,震颤的是叶檀的心跳,一下一下,强劲有力。

    她对人防备心一向很强,可是叶檀显然做到了在她反应之前,将她抱住了。因为他刚刚的话,实在是太过震撼,震撼到她忘了去防备,更忘了她此刻,正在叶檀的怀里,而她,应该推开。

    叶檀抱着姜莱,感受着她的温度,还有她的顺从。突然觉得今天的这一场胃疼,就是上天的恩赐。是他七年感情的回报。是他五年痴等最好的回馈。

    咚!

    就在叶檀闭着眼睛,在脑海中构建美好未来的时候,姜莱终于从那句话给她带来的海啸台风中清醒过来。她将叶檀一把推开。

    叶檀一不留神,被他推了一个趔趄,身子磕在床边,又摔回到床上。

    唔……

    他下意识的去捂住自己的胃,刚刚吃下去的粥,大有翻江倒海之势。

    “你怎么样?”刚刚一推,完全是她的自然反应,没有经过大脑。所以她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道。而她刚刚用力的地方,刚好是他的胃。

    “有点想吐,我躺一下。”叶檀顺势往里面挪了挪,然后拉过姜莱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姜医生,难受。”

    有一瞬间,姜莱仿佛明白了叶小玄那个性子随了谁,简直就是叶檀现在这个状态的翻版。

    “难受就躺着别动,我去拿个垃圾桶,要是不舒服就吐出来。”姜莱抽手,就想离开。

    “放心,不会吐到你屋里,你陪我一会,我就舒服多了。”

    “叶檀,你听好了。我不管你说的那些话是真也好,假也好,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从来都不曾知道什么。所以我没有义务去回应你的感情。你也不能因为你的感情,来强迫我什么。”

    明明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伤人,可姜莱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十几平米的空间,她竟然觉得有窒息感,让她想要立刻离开这间房。

    “我知道。”没有预想的气怒,或者指责,叶檀的平静,完全出乎姜莱的意料。

    姜莱想了几种叶檀的反应,或气,或怒,或颓丧,或伤心。唯独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平静。

    “五年前,我就确认了,你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叶檀躺着没动。两眼放空的看着房顶。惨白的颜色,就像他现在的心境。

    “所以我的所有情难自控,在你眼里,不过是无耻之徒的qj。但是,姜莱,”叶檀一字一句都说的及其认真,仿佛每个从他嘴里说出的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每一句话,都从他的嘴里,翻转了十次八次,才钻了出来。

    他每次说她的名字,都带着一点柔情,甚至有些软糯的呢喃。

    他喊她姜莱。

    “姜莱,我对你,没有一点亵渎。哪怕,在你不在的这五年,我每天晚上都想把你如何,却从来不曾亵渎。”

    叶檀说的露骨,且坦白。坦白的让姜莱想要抽他一个大巴掌。

    什么叫每天晚上都想把你如何?

    这还不叫亵渎么?那应该叫什么?

    “想听听七年前的故事么?”

    没有听到姜莱的回应,叶檀突然提起了七年前,那个他情之所起的时间点。

    “我听着。”神使鬼差,姜莱竟然点了头。

    “那年你大一,刚去学校没多久的你,还没有朋友。有次上课,你是一个人去的。”叶檀娓娓道来,把姜莱带回到记忆力的那个秋天。

    她是个慢热型的。再加上家庭环境的原因,让她有些独来独往,不太愿意结交朋友。所以她的整个大一,不管是吃饭,还是上课,都是独来独往。

    “沈毅教授,你还记得么?”

    “记得,a大的镇校之宝。”

    “没错,沈毅是a大经济学教授,也是我的老师。”

    “你也是a大的学生?”这回轮到姜莱吃惊了。a大不在锦城。当年她去那,不是因为a大学校好,或者专业好,而是因为它不在锦城。

    “是,我在a大念过书,只不过两年就修完了所有课程,提前毕业了。”

    姜莱:……

    “那两年,我只跟了一个老师,就是沈毅。毕业后我就出了国。又一次a大举办学术研讨会,我受老师之邀。回来做一次演讲教学。”

    讲到这里,姜莱开始有了印象,她对那次旁听大课,一直有印象,一方面是因为课很精彩,另一方面,是发生了一件让她特别尴尬的事情。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