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千山独行 第六十二章

时间:2018-07-06作者:接卡口

    ,精彩小说免费!

    “这算啥?化血神刀?”周显达被这三连攻击即将命中倒是一点不紧张。手中的云扫一动,顿时便是千万根银丝直接化为云雾一般,“五行轮转,划分阴阳。随吾号令,长!急急如律令!”言罢,周显达手中云扫金光大作,这云雾一般的银丝猛然暴涨,直接将周显达裹在其中,随后就犹如海胆一般,向着四面八方爆发出了无数的银刺。

    这一番突刺同时隔开了那一刀也让那死人头在一声嘶吼之中化为了黑红色的雾气消失,当再度出现的时候,周显达已经不在原地了。那邪魅狂狷的魔门长老也是狂笑一声,化为一道血光直接扑向半空之中移形换影的周显达。这乃是这血魔宗的一门绝技,也是大家说魔门之中最可怕但是也最烂大街的功法——血影神功。

    这个只需要对自己够狠,就如同蜀山剑侠传这种仙剑小说里说的那样,自己剥掉自己的皮然后受那千针万刺之苦,熬过去了便是第一重练就,随后一重比一重痛苦,还要在自己身上写下各种魔道咒文,就连魂魄也要受那千刀万剐之苦,总之不是正常人应该去练的本事。当然效果也正如剑侠传里所说的那样,身体会化为虚无之间的一道影子,血红色的影子能穿透很多护身法宝,也不受很多宝物的攻击,只需要往人身上一扑,精血什么的统统被掠夺而走,留下一具皮包骨头的尸体。

    这法门也能坏人法宝,污人法咒,然而有一点不如书里所说——那就是没法掠夺他人精气助长自己的修为。或许某些血影神功被称为血神经的法门有这个能力,但是血影神功绝对没有。只是可以将掠夺来的精气宝光化为自己攻击时候的柴薪,用以激发自家血影神功的法力,强化自己的攻击能力或者防御能力,当然也可以借用他人的精血遁逃。

    这根本就是一门群战或者越战越勇的法门——只要他能够不断地击杀对手。然而在战斗之后,哪怕将掠夺的精血挥霍一空,依旧会在结束之后让自己陷入极大的痛苦之中,就好像自己被剥皮掠夺精血一样,而且杀了多少人就要受多少次苦——所以这门功夫的修炼有成者基本上都是变态。这种功夫之所以有人练,实在也是修炼这门神功威力巨大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限制——按部就班总是能踏入金丹,进而元婴,有望洞天的。

    只是能熬得住的人稀少,而且很多修炼者半路上就被人击杀了......

    眼下这位就是化为一道血影子,直接就向着周叔弼扑来。这千山真人也是一笑,“何必如此......”伸手一指,眼前仿佛顿时化出千山万水,这血影子一入其中立刻就仿佛掉入浆糊的虫子一样,半天才前进一点。“咫尺天涯,化须弥为芥子,虽然这个是佛门的说法但是我道家一样有这般法术。”血影子发动之时,一扑化为血色遁光便是千里之遥,然而周显达一指化出的空间何止万里。

    “哪里有这般法力,不过是借天地之威罢了。我之法门,奥妙处便是一个借字。哈哈哈哈。”周显达看这家伙着了道,也是哈哈一笑,而地面上的血水阵法,被周显达用云扫往下一扫,只见银丝喷射而出,如同千万把利剑,西方庚金之气直接撕碎了整个阵法——算是以暴力破阵,这也是周显达法力到位的缘故,换一个玄光期的弟子或者水皮一点的金丹真人,哪怕用了庚金之宝也破不了这个阵法。

    没搞清楚对手就上,这就是这位还不晓得名字的魔门金丹长老失败的原因,他运气不好踢中了铁板。破阵花了几个呼吸,而这时候那魔门的真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妙,顿时便要遁逃。这遁逃之法也是不惜代价,只见血光绽开,只是一瞬间便脱离了眼前的困境,化为一道血气便向着远方遁逃。

    “跑得掉么?”周显达言语刚落,这魔界之地顿时就化为了万里波涛,那遁逃的血光直接便被一处滔天巨浪按入了海中。周显达正是尽情施为,他直接便将自家的鲲鹏法之中的北冥汪洋展开,集纳这魔界的灵气,直接便将此处化为了万顷波涛。北冥之海是幽黑的,深不见底,然而却有着白色的破碎浪花,这些海浪每一个都是千丈之高,死死地压住那血光。

    血光散去,那邪魅狂狷的真人居然不倒架,头发虽然乱,但是丝毫没有改变风貌——原本是怎么样的泡面头,现在还是怎么样的泡面头,一根头发的位置都没有错。而那个脸也是依旧英俊,只是滔天的巨浪冲击,此人身形灵动躲来躲去,实在不行了才用手中的血刀将浪花劈开。这真人不是不厉害,奈何他遇见的是一口先天真气引动天地灵气,化为雄浑无比的北冥汪洋的周显达。

    这魔门的长老眼看不是头,当下也是遥遥一拜,“在下血魔宗神行子,不知这位师兄是?”语气倒是极为恭顺,仿佛是要放软档的样子。周显达脚踏祥云,浮在万顷波涛之上,“天云宗千山真人周显达,好了通名结束,你也可以帮我省点事,自己封印吧。”然而那神行子也是邪魅一笑,“在下还是想要挣扎一番,道兄法力高深在下佩服,不过区区在下也有一点小本事。请宝贝出手,勾魂夺魄指名杀!”

    见这个家伙怀中飞出一物,看上去就是一本簿子跟一支笔的样子,随后只见这簿子自动翻开,上面写着天云宗千山真人周显达,随后这笔往那神行子身上一点仿佛蘸墨,提起之时笔锋上饱蘸血水,而那神行子看上去就是委顿了不少,就连邪魅狂狷的容貌也黯然失色了。这是以大伤自己的本源精气,来驱使这个奇怪的法宝。

    而这支笔落到了簿子上,直接一笔抹下便要用红色将周显达的名字勾销.....“原来便是如此啊,借人之名勾魂夺魄——而且居然还不需要生辰八字,也无需起坛作法,倒是挺方便的。就是这个本身的元气实在是伤得过分了点。”周显达原本想要用北冥之海的浪涛直接破了这个法宝,但是这宝物一出倒是自成了一番空间,虽然能够看见但是硬是一下子弄不了他。“且看你这法宝能不能勾了某的魂魄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