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千山独行 第七章

时间:2018-03-14作者:接卡口

    周显达既然没想喝洗澡水,那他也要找点啥事情消磨掉三个月——不对是五个月,他可不想出头。“让我想想啊,让我想想。”这家伙从怀中摸出一支笔,蘸了灵池之中的水状灵气之后开始在地上写字,“我记得啊,陈抟老祖有个法门,流传下去的小道就是枕黄粱这个道术。这个睡觉法儿可以香甜地边睡边炼气,干脆就睡他个五个月哈哈哈哈。”

    这家伙在地上写下那指玄篇中的文章,看着地上的字迹,他也是将气息一转,随后直接啪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去了。那什么开脉之流,周显达根本不在乎,入道之后只需要凝练金丹,之后也只是修炼胸中五气,聚顶上三花罢了。“反正是洞中闲读黄庭”睡梦之中的周显达喃喃地说了一句梦话。

    一呼一吸之间,此地的灵池水波不兴,而天地之间的灵气也不扰动一星半点,只有那丝丝缕缕的日月精华从天空从大地涌出,与周显达的呼吸共鸣,与他体内的氤氲紫气如同云雾一般混在一起。一呼一吸,紫气也是一涨一缩,逐渐地变得涨缩之间绵长无比。周显达已经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闭关两年来他可从未如此沉睡过,香甜的好梦可是很久很久不曾有过了。“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谁又是谁的梦呢?南华真人无意去想,在下亦然。”悠然地看着眼前那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电脑,虽然想要去开机,不过周显达还是挥了挥手想让这个烟消云散。

    “去!哪有如此暴殄天物的?”在动手之前,他直接坐上了椅子,打开了电脑“对网络中毒患者你说什么呢?!”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口中念叨着这个话,周显达伸了个懒腰从地上坐起,“哎?心情挺愉快地,我有做了什么好梦么?”这家伙也是想道,只是回忆了片刻之后也只能是笑笑,“阿亚,事如春梦了无痕,真的完全想不起来了呢。”他也懒得从地上爬起来,这睡醒之后还有点懒散的后遗症呢,这周显达随手捞了一把灵液抹了抹脸,虽然其实身上一点灰尘也无。

    周显达也是掐指算来,“这入睡已有四月有余,也罢。既然此时醒来也算是上应天数。就此刻吧。”他看了看那灵液,又是露出了奸笑,气息再度一转,就跟那应长老之流外门负责的长老气息一般无二——外门长老多了,基本上也就是这种没前途的开脉弟子,年纪大了来当长老爽一爽。

    “虽然还不曾修成金丹,不过要照着这个气息混一混倒是不成问题。”这周显达毫无压力,随手就推开了眼前的禁制大门。这里也是有弟子日夜看管的,眼见周显达出来然后一感应气息,顿时就是“恭喜师兄开脉成功。”

    应长老倒是不在此处,这些看守的弟子也只是修炼吐纳之术还没开脉的货色,原本说不定还比周显达早入门好几年,只不过这门里的规矩好像就是这样,修行上一层就立马变师兄。若是周显达步入玄光境界,说不定这帮家伙还要叫他师叔,再往上凝聚金丹之后,肯定就变成了师叔祖“如此规矩,当真也是无趣得紧。”周显达说了一句之后也是跟那弟子笑脸相向,随后施施然地走到了入口这里等着。

    他明白自己成功的消息很快就会传上去,然后就是有上面的人来查看他的脉象看看前途如何,不过不管怎么样,一个内门弟子的资格到手,那秦家现在想将他拉回去的想法算是落空了。天边划过一道流星,一个前所未有强大的中年人腾云而来——毫无疑问这就是所谓的玄光修士了,“你是周显达吧,将你的脉象放出来看看。”周显达也只是放出一缕气息,如雾如云也算是轻灵。“还可以,中中。你且呆着,数日之后自有人带你去内门。先恭喜你了,周显达师侄。”

    赵师兄不会来找他,就算是他晓得周显达的脉象是中中也不会来找他,因为这无疑等于是戳伤疤——除非等赵师兄自己开脉成中中之上,当然那啥师妹怕也是不会来找他——本来就是利用周显达挡枪,来找他是找不开心么?何况好像这师妹也有所定局来着——或许真的要跟赵师兄结为道侣了吧。

    想想人家,再想想自己,老婆虽然漂亮但是也拿他当冤大头利用,最后啥甜头也没尝到还当了上门女婿,磕头请安都磕了快一年。要说亏,那多半是亏到姥姥家去了,不过这个周显达是老司机,记忆里可是有过男女之间的那些勾当的,现在想想好像快感还真的不如修炼的时候那打通天地玄关的爽——最要紧的是这种爽感是可以通过修炼一再重现的“这算是精神上的撸吧?不过这个倒也是修炼使我快乐,有功练要女人作甚的另一种说法了吧。”

    脑子里胡思乱想,动作上倒是挺正常,走到一边斜斜地站着,就跟戳歪了的电线杆子一样。总之这个人浑身上下无一不表露出一种颓废的堕落气息,一看就觉得这个人是来混的,这恐怕也是这个周显达来到这里附身之后带来的气质了吧——毕竟他曾经是一个写网文而且主要收入是全勤的渣渣。由于长期不上班养成的懒散无纪律无组织气质是非常鲜明的。

    果然接人的来得很快,估计也是顺便——因为这艘看上去金碧辉煌的飞天楼船上有着五六个跟他一般气息的开脉修士,估计都是各处外门的成功弟子,统一去内门当弟子。既然大家都是成功人士,自然马上就有人上来拉关系——就是凡间也讲个同年什么的,修士之间叙叙同年啥的也正常啊。“这位师兄你好啊,在下钱不同,乃是寿阳山外门开脉弟子,请问师兄尊姓大名啊?”

    虽然是个仆街网文写手,不过周显达并不是那种社交失败人士,所以他也飞快地跟这几个弟子打成了一片。等到前往天云宗本山的时候,楼船上除了三位玄光镜的师兄之外,就有了十四位各处外门最近开脉成功的弟子,当然那些仆役侍女什么的不算“人”。这十四位弟子有男有女,不过交谈一番之后自然而然地也分成了几个圈子以及三六九等。

    周显达是第三圈子的第二等人,也就是除了世家、半世家之外的无背景而且开脉水准只是中中的那种弟子,这个圈子里就两个人,另外一位大佬虽然没背景但是毫无疑问是修道的天才人物,因为他开的脉象是上中。而按照等级的话,半世家里有两个家伙比周显达要差,一个是中下,另一个是下上。“所以其实我是倒数第三么”周显达自己也在笑,不以为意。当然其他人包括那两个更差的现在努力地巴结着圈子里其他弟子的家伙看见周显达这幅施施然的样子,纷纷都是鄙视的眼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真是无药可救。”当然要有药可救的意思就是让周显达赶快上去巴结他们,加入他们然后他们居高临下直接冷冷拒绝,这就是给了他们好大的满足感,那以后不是不可以考虑给周显达几粒丹药什么的。“大家是同年,也莫要失了同年之间的体面”

    既不想巴结人当然也不会有人巴结他,周显达就这样自个儿在楼船上到处溜达,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好奇得很。这是他写书的时候曾经描述过,但是实际看到还是觉得相当震撼——这种楼船是典型的中式船,长度超过六十丈也就是一百八十米,在同类船里算是大的——当然是以地球标准肯定是很大很大的古船了。然后金碧辉煌,甚至甲板上还有开辟的花园。船应该是笼罩在某种法阵撑开的护罩之中,因为天空之中的罡风根本就没有吹到船上,只有微微如同春风一样的风在甲板上流动,而温度一样稳定得很好。

    周显达溜达在船上,他的那双眼睛看到的就是船身到处都有的符文与密咒,不过他若是炼宝与这个怕是有所不同,是以看过了也就罢了。而房间里的摆设也是琳琅满目,有名花异草也有金珠美玉,甚至还有山水字画,这一切对于修士来说——“对他们而言一钱不值,不能增长功力的玩意儿屁用没有。对我而言嘛,倒是挺好看的,也能陶冶下艺术情操。”

    看这些小玩意很多都足堪国手之作,周显达自从脑子里有了那些个道经之后,好像也杂入了其他不少书籍,这一时之间倒也成了出色的能去琉璃厂讨生活的能人。看着这些东西这周显达倒也沉浸了下去,这船上的日子虽然没人与他说话,倒也变得相当清闲。他乐得不跟那些人说话,一个个勾心斗角,一句话里都要曲里拐弯十几个意思,搞得跟宫斗一般。

    船要飞半个月,这十五天倒是不难熬,随便写写画画就算过去了。直到这一天,阳光照射在云海之上,遍地都是金色的光芒,而在云海之上,一座座山头悬浮在其上,而船突然之间下降穿破云海,眼前出现的乃是仙境——看过去就是接天的如同海洋一般的水面,而上面星罗棋布着数不清的岛屿,还有数十座高峰直破云天。“这里就是天云宗的宗门了。本洲灵脉汇聚之地,也是天下一等一的修炼胜地。天云湖——湖光接天空云色,美不胜收是以为名。”一位师兄这样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