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千山独行 第四章

时间:2018-03-09作者:接卡口

    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先仔细观察一番,周显达就是这么做的。这个显阳城的人口总也有十几万,虽然显阳山所在的大陆纵横万里,差不多有欧亚大陆那么大,但是这个世界天下九州,每一个州的面积都绝不会比这块大陆小,还要加上更为广大的海域以及星罗棋布的不能称之为大陆但是怎么也比澳洲大的“秘境”、“岛屿”,这个大世界可是广大得很。

    而且别忘了还有各种洞天,换成周显达的认识就是亚空间或者说异次元,还有地下的巨大空洞,总之这个世界是不是星球不好说,但是面积绝对广大。所以区区十几万人的城市,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如看上去差不多的中国古代唐宋时期十几万人的城市那般的地位。然而由于靠近天云宗外门,居住的多数人都是为外门服务的百姓,来来往往的客商也是很多的。所以市面也算是相当繁华,一般这个市面繁华嘛,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就多,这个古今皆然啊。

    周显达就这样穿着外门弟子的衣服大摇大摆地在街上闲逛,好像他这样的弟子倒也有几个,百姓见怪不怪不过都让着他们。周显达注意的都是那些酒馆茶铺,青楼楚馆百戏瓦子之类的地方,看着这里这种地方相当多之后,他就选了一家看上去最大的书局走了进去。“掌柜的在不?”没等店家接待的上来,这家伙先大摇大摆地坐下说道。

    外门弟子的地位甚高,所以那掌柜的也飞快地跑了过来。周显达一看这个掌柜顿生一副亲切感,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肥肥白白的中年人,“好像是在什么药房曾经见过他,我记得那时候他在卖‘**不能移’?”这肥白的掌柜也是行了个礼,“这位仙师可是有什么需要小的?”周显达也没啥不好意思的,直接摸出了写好的书,“这个在下也算是囊中羞涩,于是写了这些书看看掌柜的你要不要,开个价钱我卖断给你。”

    这掌柜一愣,原本修士来书局的就不多,他一开始也不晓得这仙师来干啥,结果原来这仙师是来卖书的。怎么可能不收?这可是仙师啊,哪怕对方给你一刀白纸,就冲着他是仙师而且说了囊中羞涩,说什么也要说好书好书立马奉上润笔百两纹银的——而且还要担心对方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这掌柜立刻非常恭敬地双手接过草稿,翻开之后看了几眼,随后这掌柜的眉眼一耸,顿时一副**之色形于言表。这贱人抬起眉眼看了周显达一眼,点头哈腰笑嘻嘻地说,“仙师当真大才!这书我收!我收!这样吧,润笔纹银千两如何?”周显达不动声色,眼睛微微一扫,看见这掌柜的下方衣物有所变化,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居然能开价到纹银千两,甚至周显达没想过用白纸敲诈勒索这个道道,归根结底是他对这个世界修士的尊贵还没有什么真实的概念啊。

    纹银千两当然好,周显达直接对掌柜的说了,“好!”随后这千两纹银一时之间掌柜的柜台上也没有现钱,不过周显达接受用实物折帐,“对了你可别说是我写的哎?我不用说啊,你知道我是谁?”那掌柜摇摇头,“显阳山仙师众多,鄙人实在是不晓得仙师您的尊姓大名。”周显达一笑,“那就好!你且送大米咸肉与我,帐且记下,记得定时送米菜肉到栖云疯洞就行。”随后这周显达扛着大包米粮咸肉,直接跑了。

    掌柜的一看便晓得这仙师真的是穷人,一般这种事情哪会让仙师自己动手,早就有仆役什么的来干了。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情,跟这些喜怒无常的仙师交流最好是当傻瓜,他们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这仙师写的文章当真够劲,他倒也从没有见过如此书刊,一想到刊印之后的销量,这掌柜的也露出了**的笑容。

    周显达的笑容要干净多了,他现在可不用担心饿死了,反正呆在自己的洞府里少出去的话,估计那些麻烦事情也未必会找到他。问题就在于如何消磨那些空闲的时光——在修炼之余。“看来还是要去主峰走一趟,我记忆里除了法诀跟心得之外,经阁里还是有好多的游记以及其他杂书的,尤其是某些炼丹啊画符之类的杂书倒是从来不禁外门弟子借阅,也不需要什么灵石。”

    想到就去干,这一次来往主峰倒是没啥人找他麻烦。周显达进了经阁,身体一转绕过那些收藏法诀什么的重地,去了少人问津的杂书藏楼,看守的师兄收了周显达的钱之后,随手丢给了他纸笔,“一次限借三本,要更多的自己抄!”随后摆了摆手让他自己去,而这位师兄则是借着主峰经阁里更充裕的灵气开始修炼了。

    周显达在楼里翻了半天,首先找到的就是三部厚部头的游记,估计是哪一代的长老出门游历或者寻道的时候记录下来的——光呆在门里修炼可不行,尤其是背后没有世家后台的,基本上都要在一定的时候出门游历天下寻找各自的“机缘”磨练自己的“道心”,“不就是沿途打劫磨练自己的战斗意识嘛。说的好听。”周显达暗自想道。

    这杂书楼的管理本就不严格,反正这里都是印本,哪怕是一借不还倒也问题不大,大不了隔几年在检查的时候补回去就行。真正的法诀什么的一般不会是用纸记录,而是用玉石刻印神念。

    带着书回去之后,周显达干脆就过上了这种悠哉悠哉的宅男生活——反正洞府里有活水,冷热均有,不出门只要有吃的还真的没啥问题,而洞壁上也有符文,冬日不寒而夏日不热,实在也是算得上不错的居室。周显达反正是天不亮起身按照修炼的吐纳之术吸取朝日精气,然后晚上的时候吸取月华精气,中间随便找个时间再修炼一番吐纳之术,闲来就随意默写道经看看游记,小日子过得倒是挺快活的。

    心中无有那修炼的执念,自然也不会有多大进步——他每天也就这样练练,并没有到处寻找办法搞那些什么法诀啊丹药啊什么的,当然也就只能是这样了。整日里吸取日精月华,他身上的吐纳之术倒是走上了一条歪路,整个人并不是勇猛精进,反倒是愈发地看上去自然懒散。

    当然那位刘师妹也从来没有找过他,在几次去还书借书的时候,周显达也曾经腆着脸到处偷听,也曾经跟几位师兄弟尴尬地聊天——真的不太好聊,大家的电波不在一条线上。倒也是搞明白了当初是怎么回事——至少是搞明白了是谁找人打他的。“这赵师兄啊,原来却是想要与刘师妹结为道侣?哦,原来这刘师妹乃是世家女啊。难怪难怪,赵师兄也算是天才,如果找个世家女当道侣的话也是少奋斗二十年啊。”周显达搞明白了问题关键。

    他这样的混子,旁人自然也看得挺明白的——门内的大讲堂这人虽然每次都去,不过看起来毫无效果,而且不止一次师兄弟们看见这家伙坐到后面打瞌睡去了。这样的家伙,大家都晓得是没有前途的,自然也不会有人去针对他。踩他有用么?能表现出自己的什么能力?跟其他那些要上进的师兄弟姐妹才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周显达这种根本就配不上。

    而周显达也确实非常低调,整日里也很少出来,每次都借杂书回去看,就没见过他借法诀什么的——借那个需要用为外门做事情获得的贡献值来消耗的,这家伙事情都不做,哪里会有贡献值?

    不过周显达自己倒是觉得自己修炼得还不错,整个人的经脉丹田都是温温热的,就好像泡在温泉里那样舒畅。至于好像师兄们说过的真气凝聚汇集,周显达觉得自己汇集的就好像云雾一般,并不像师兄以及师长所说的液体化。

    天云宗不会来管他,但是自然会有人找他麻烦,这恐怕是每一个“主角”都逃不掉的宿命。说起来天云宗外门弟子的伤亡数量并不算少,出门做任务或者同门之间明争暗斗总是会有所损伤,周显达虽然没有步入这样的命运,但是他当上门女婿的秦家,也终于是找到了他。

    这一日周显达也在洞府里发呆,门口却直接闯进来几条大汉跟一个中年管家一般的男子,“这不是姑爷么,可算是找到你了。快快与我回家,莫要让老爷太太与小姐不快。”这秦家也算是修真世家,在好几个大门派里都有他们的子弟,也算是势力强大,找到周显达并不稀奇。“哎,我在这天云宗修炼。你们要我回去不是坏了我的道途么?这个可要与你们分辨清楚!”周显达根本不怎么想回去当磕头虫,自然是断然拒绝。

    坏人道途的指控还是很严重的,尤其是天云宗也算是名门正派,天下十大门派有一席的,周显达平日里不犯门规,这其他人也不好直接强拉他走——何况管家并非天云宗之中的人。这管家也是一愣之间,突然就被周显达连同那几个汉子一起推出门,“我闭关!”门一关上上了禁闭,这管家就发现不好硬来了。

    本来如果他反应快点,让几条汉子拉着周显达甚至打昏他带走,事后让宗族里的大人打个招呼也就没事了——外门弟子而已还是没前途的,谁会多关心,只要给了天云宗阶梯,自然没事——秦家怎么也是大世家。奈何这样一个闭关,就不好硬来了。硬来的话等于跟天云宗过不去。“好!姑爷果然有急智,小人就在下面等着,看姑爷闭关出来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