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清穿之德妃日常 178.178

时间:2018-08-16作者:柳锁寒烟

    一秒记住,小说!

    第178章:

    康熙穿着一身酱色缎灰鼠皮袍, 外罩石青缎绣八团金龙绍慊皮褂,背着手信步行走在圆明园里。

    此刻的圆明园,还没有经过小乾子那大红大绿、不是金就是玉的魔改, 更不是后世那恢弘大气的万园之园。而是小巧玲珑的格局, 白墙素瓦, 清厦旷廊,一方静若寒泉的小池, 岸边奇石堆砌。四周遍植异草仙藤, 在隆冬时节仍旧苍翠欲滴, 更有一股冷冽的异香扑鼻而来, 沁心怡神,非花香之可比。

    绣瑜总结为典型的四爷式小清新。

    畅春园如今草木凋零万籁俱寂, 正是略显单调无趣之时。康熙见了此处不由眼前一亮:“古朴守拙,你这园子倒有几分野趣。”

    胤禛笑着谢恩。

    倒是胤祚揉揉鼻子,小声说:“虽然幽静有余, 到底失之孤寒。”

    “孤寒?”康熙大笑,“都像你那园子, 一味追求新巧,西洋景儿四处乱搭, 连名字都要比旁人长出一倍来,那就叫好了?”

    胤祚不服极了,跟在后头连连叫屈, 非要让皇阿玛理解“竹外一枝园”这个名字是有特殊含义的, 逗得康熙一路走一路笑。

    等上了后头的小山, 远眺山下秋草衰荷,冷松异草,秋兴盎然却不见半点多彩娱情之景。胤祚想必来过多次,这“孤寒”二字形容得极为妥当,果然是园如其人。

    康熙不由叹息,想起老四在朝堂上不朋不党办事认真,但是为人孤僻、子嗣不丰,突然又觉得这园子不好了,便问:“弘晖的身子骨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有病,快些寻个好太医才是正道。你撂下差事守在家里,就能治病不成?”

    “皇阿玛容禀。不过是小孩子的弱症,赶上初冬天气转凉便容易伤风罢了。儿子守在家里,倒不是为了治病。只是这孩子病得厉害的时候,儿子远在千里之外,如今想对孩子略作补偿罢了。”

    “儿子不才,这些年应付户部的差事,便已经疲于奔命。弘晖在儿子膝下长了八年,如今想来竟无多少父子亲情可供回忆。养儿方知父母恩,儿子们幼时,不管外头是在打仗还是在闹灾,每年您总会带着我们,春天到丰泽园插秧,夏天到畅春园游湖,秋天是木兰秋狩,冬天是西苑戏冰。这些事情,儿子竟然一件也没带弘晖做过,如今想来,真是愧疚不已。”

    十四惊恐万分地看向他,在心里默默刷新了对四哥的认识。

    这番话明着是感叹自己不会带娃,实则是表示自己感念皇阿玛恩德。既点出自己办差辛苦,又暗暗捧了康熙处理政务游刃有余。还给自己立了个完美的人设——我才不是争不过老八,我是更重视父子亲情,懒得和他争罢了。

    谁说四哥不会说话?张仪在世,苏秦重生也不过如是了吧?

    儿子们长大后越不听话,康熙就越发爱回忆他们小时候那些往事。那时候一溜小团子牵出去,个个扒着他的腿,争先恐后要皇阿玛抱,多可爱呀!

    他回忆起来,往往一时笑,一时哭,一时叹息,情绪比看戏都要跌宕起伏。如今发现,这份情原来不是他一个人念着,康熙一瞬间红了眼圈,激动得胡子微抖,大力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好好。”

    心情好了,看啥都漂亮,游了大半个花园,他更是提出要顺路去瞧瞧弘晖。

    弘晖已经好了许多,正坐在床上自己拿着白玉勺子吃粥。

    康熙摸着小孙子的头许了又许,抱了好一会儿才交给四福晋:“好生养着,这一个孩子带给你的福气,说不定比别人四五个都强呢。”

    四福晋受宠若惊,连道不敢:“儿媳只盼着他平安长大,娶妻生子,平顺一生也就罢了。”

    康熙心情大好,连这普通的谦逊之词听着也格外顺耳些。

    四福晋趁机回说:“午膳已经预备好了,请皇阿玛赏光。”

    康熙爽快地应了,带着儿子们往后海梅林边上的小花厅里来。那里没设屏风,只摆了一张紫檀长案,上面垒着瓜果菜品。绣瑜带着福晋们等在一旁,见了他起身笑道:“臣妾想着原是家宴,不必分得那样仔细,这样更亲近些。”

    康熙见了兆佳氏,眸光微微一动,还是点点头往上席坐了。

    绣瑜坐在他下首左侧第一席,对面空着。

    余者阿哥福晋,皆以长幼次序,男左女右,分别落座。唯有最后轮到十四的时候,他拱手退后一步,自然而然地坐了胤祚下首第二把椅子。

    中间空了一席。

    康熙抬头见了,笑容一敛。偏偏这小子一脸理所当然地举筷而食,康熙也不能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开口叫他把那个空儿填上。

    胤禛已经开始举杯祝酒:“皇阿玛万寿无疆,九州四海同被恩泽。今儿儿子生日,饮了此杯,也让儿子沾沾您的福寿。”

    康熙笑着喝了,勉励他几句,不过是保重身体,绵延子嗣,尽心办差之类的话。

    胤祚也举杯站起来嘿嘿笑道:“皇阿玛,儿子不过生日,能不能也沾沾您的福气?”

    “好好好,都喝,都喝!”康熙爽快地喝了,目光落在十四身上。

    十四一脸淡定地装死,拿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那盘松花蛋,好像那蛋上长出花儿来了似的。

    康熙微微一愣,绣瑜却开口说:“兆佳氏,给你皇阿玛敬杯酒吧。”

    立马有宫女拿托盘捧了银壶银杯上来,兆佳氏从席上站起来,强忍着心慌,斟了杯酒,平举着沉声道:“儿媳祝皇阿玛福寿绵长,万寿无疆,还请满饮此杯。”

    康熙沉吟许久。这很明显就是德妃在委婉地给胤祥求情了。他固然可以心下不快,起身就走,甚至可以大发雷霆。在座都是他的妻妾子女,没有哪个敢冒犯他这个君王、丈夫和父亲。然而三纲五常,可以压人,却不能服人。

    他可以关着胤祥不放,却禁不了这些人想着胤祥。

    况且,别人在谋算太子之位,这些孩子却想着为失势的兄弟求情,不论对错,总归是不坏的。

    康熙叹息一声,终究还是举杯喝了,冲兆佳氏摆手道:“坐下吧,你是个好的,日后多进宫陪着你额娘。”

    气氛一缓,众人都微不可查地出了口气。

    十四已经刺溜一下站起来,举杯笑道:“儿子自以为托生在额娘膝下,得享太平盛世,天家富贵,福气已经够大,就不沾您的福气了。此情此景何其乐哉?这杯酒就祝咱们一家日后年年有今朝,岁岁有今日。”说完仰头饮尽了杯中酒。

    康熙听了若有所思。

    皇家祝酒,都是说些福祚绵长之类的官样话。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本来是极平常的事,他这话说得,倒想明年哪个来不了了似的。绣瑜下意识嗔道:“你这孩子,哪有这样祝酒的?”

    胤禛也说:“十四弟还是不会说话,很该再罚一杯。”

    康熙却摆摆手,轻笑道:“罢了。天色不早了,开席吧。”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