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清穿之德妃日常 43.第 43 章

时间:2018-03-02作者:柳锁寒烟

    ..,

    此为防盗章, 晋江首发,求支持。给正常订阅的读者说声抱歉了~

    康熙颇为诧异地打量她一眼, 深有同感地点头:“你能有此体会,也算没白读了。”此话竟大有将她引为知己之意!若皇后看了这书,只怕要当场跪地劝谏, 引经据典地说明皇帝不该玩物丧志。其他妃嫔虽然不敢指责他,但是也不会真心对这些白话小说感兴趣。宫女太监又都是不识字的。绣瑜发现康熙坐拥后宫三千佳丽, 然而除了自己竟然再无第二个人可以分享他这小小的恶趣味了。

    人与人交往,总要做点不算大奸大恶, 可也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 才显得两个人关系格外好。比方高中的时候,形容两个男生关系好,通常会说他们是“一起抽过烟,一起看过片的兄弟”。如今她和康熙也算是“一起看过片”的朋友了。

    托这几本书的福气,这个月绣瑜承宠的次数虽然没有增加, 但是伴驾的时间却多了不少。对此皇后自然是乐见其成。佟贵妃本来替太皇太后抄了《般若波罗蜜心经》,正准备让宫女捧了去慈宁宫一趟,顺便“不经意”地跟太皇太后提一下,皇上过度宠爱包衣宫女的不当之举。

    宫女刚为她换上出门穿的绣着橘红色杜鹃花和月季藤蔓的金黄色旗装,正拿着小银簪子为她固定头上攒满珍珠的大拉翅, 她的心腹富察嬷嬷突然进来在她耳边耳语几句。

    佟贵妃心绪激荡,差点摔了手上的点翠掐丝凤翅珍珠步摇:“果真?”

    “是蒋太医传出来的消息, 他偷偷看过那位的脉案, 已然是呈气血两亏、灯尽油枯之势了。”

    “太皇太后、皇上可知道了?”

    “那位瞒着呢, 只怕尚且不知。”

    “她家簪缨世族,如果张榜启事,未必不能寻得名医奇药。”

    “蒋太医说,为时已晚。”

    佟佳氏深吸一口气,望着水银镜里自己的脸庞,缓缓勾起嘴角。她自小生得一副天庭饱满、帝格方圆、耳垂大而厚的面象。底下人暗传她有凤翔之姿。她亦有心效仿姑母孝康章皇后,除了光耀门楣外,更是希望能够……做表哥的妻子。

    佟佳氏两腮涌上红晕,对钮钴禄氏的那点惋惜之情就像海边的一颗小石子,很快被淹没在狂喜的浪潮之中。

    “娘娘,那乌雅氏?”

    “随她去吧。疥癣之疾,莫要坏了本宫的大事才好。”她现在可不能在太皇太后面前落下个容不得人的印象。

    翊坤宫里,宜嫔听了宫女的回报,慢慢地拿勺子搅弄着碗里的燕窝,不知不觉皱紧了眉头:“奇怪,这回她为何这么沉得住气?”

    她的宫女翠儿答道:“许是贵主懒得和她一个奴才计较罢?”

    宜嫔搁了碗摇头:“不对,以往就是万岁爷多看地上的蚂蚁一眼,她都能酸上半天!肯定是得了什么消息。钟粹宫那边呢?”

    “钟粹宫的小易子说,惠嫔娘娘知道了以后,只叹了一句她福气不错。竟然就不闻不问了。”

    宜嫔冷笑:“她也不傻,反应可真够快的。”

    “娘娘,奴婢不懂。皇上宠爱乌雅氏,惠嫔当真就如此大度吗?”

    “大度?不过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罢了。乌雅氏得宠分的是本宫姐妹和承乾宫的宠爱。与其让我们三个世家女子生下皇子,威胁她儿子的地位,不如任由乌雅氏得宠。虽然得不了助力,但是也成不了大患。”

    翠儿大惊:“好歹毒的心思!”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罢了。皇上正宠她,本宫不能亲自动手免得坏了跟皇上的情分。本以为可以借承乾宫的手,现在……”宜嫔的眼珠子一转,突然笑了:“听说九阿哥近来身子不好,把皇上赏的东阿阿胶包上两包,咱们瞧瞧通贵人去。”

    冬日里难得这样的好天气,绣瑜正抱着奥利奥在御花园的千秋亭里坐着晒太阳。奥利奥不过七八个月大,正是贪长的时候。绣瑜抱着觉得一日比一日沉手,轻轻在猫屁股上拍了一下:“馋猫,小胖子!”猫主子顿时不开心了,从绣瑜膝盖上跳到石桌上,死活不给抱了。春喜想去哄它,结果奥利奥跳下台阶,示威似的冲她们喵喵叫。

    “哎呀,别让它跑远了。小桂子快去……”绣瑜话未说完,却见一个穿着青缎掐牙背心的侍女,弯腰抱起了猫。她身后一乘四人小撵,撵上坐着一个穿金黄色妃位吉服的人。现在宫里妃位空缺,能穿妃子吉服的必定是哪位太妃了。绣瑜连忙上前去行礼:“太妃娘娘金安。”

    那位太妃下了轿撵:“起来吧。你是?”

    “奴婢延禧宫答应乌雅氏。”

    “乌雅答应吉祥。这是裕亲王的生母宁悫太妃。”

    绣瑜恍然大悟。裕亲王福全是康熙的二哥,极得康熙信任,后来连他的儿子也得康熙赐名“保泰”,与皇阿哥一起从“保”字辈,意为视其若子。

    绣瑜赶紧再行大礼:“拜见宁悫太妃。”

    宁悫太妃温和地笑着:“乌雅答应也忒多礼了,这是你的猫?”

    “是奴婢的。多谢太妃帮忙。”

    “这猫……”太妃的侍女还想再说什么,突然荣嫔身边的桂香急匆匆地过来:“给太妃请安,乌雅小主,皇上口谕晋您为常在,还请快些跟奴婢回去领旨谢恩吧。”

    宁悫太妃点点头:“那你快去吧,来日有缘再见。素曲,把猫还给乌雅答应。”

    待绣瑜走远了,素曲才问:“太妃,您为何要奴婢把猫还给乌雅答应?那可是……大阿哥送给您的。”

    大阿哥昌全是裕亲王的嫡长子,自幼聪慧孝顺。八月份的时候,太皇太后叫宁悫太妃进宫住了几日,一个不妨倒把带进宫的爱宠弄丢了。没几日昌全夭折,太妃就出宫去了,也没空来寻。

    宁悫太妃只是摇头:“我看着伤心,就是不丢也要送走的。那猫养得肥嘟嘟的,想必乌雅答应也是个爱惜宠物的人,倒比送到庄子上要强些。”

    素曲说:“奴婢看那乌雅答应通身的绫罗绸缎,只怕有些不得脸的贵人还不如她呢。”

    宁悫太妃叹道:“十六年过去,这宫里还是一点都没变。”

    延禧宫后殿,姜忠旺领着一溜小太监,进了东配殿:“奴才给乌雅常在贺喜了,恭喜小主。”

    绣瑜回来才知道,康熙在年节下晋了几位低阶妃嫔的位份,除她之外,另有一位汉军旗的袁答应被晋为常在,并点了几个官女子做答应。

    “起来吧,多谢总管。”

    “奴才把年节下常在位份多出的东西都打点出来了,请小主收下吧。”

    春喜和竹月过去接了盘子,绣瑜随便扫一眼,无非是些绸缎珠宝,正是常在位份该有的东西。唯有一件貂皮斗篷,是贵人方能用的。绣瑜说:“姜总管莫不是送错地方了吧,这倭缎里子乌拉貂皮斗篷岂是我能穿的。”

    姜忠旺笑道:“这斗篷自然是皇上的心意。那上面遍撒了波斯国进贡的月光粉,在夜里映着月光,那叫一个好看。”

    不多时,春喜乐呵呵地回来说:“小主,奴婢去打听了。郭络罗常在那里也差不离是这些东西,唯独没有这件斗篷,咱们是独一份的呢!”

    “那就更不得穿的了,太张扬了些。留到年三十晚上宫宴的时候还差不多。”

    “小主你长得美,穿什么都好看。”竹月在旁边插嘴。

    “好呀,竟然连我也打趣起来了!”主仆三人正笑做一团,突然小桂子领进来一个陌生的小太监。

    春喜认出这是刚才跟在姜忠旺身后的小太监之一,不由奇怪:“你不是小顺子吗?怎么又回来了?”

    小顺子说:“总管忘了小主的例银,叫我送过来。”说着捧上一袋银子。

    绣瑜吩咐道:“竹月,收了拿下去吧。”见竹月走远了,小顺子才趴在地上磕了两个头:“满贵爷爷让奴才给小主道喜,乌雅家一切都好,老爷夫人听闻小主晋封十分高兴。乌雅家的大爷已然成年,去岁在步兵巡捕营谋了个差事。家里一切都好,请小主勿要挂心。春喜姑姑家里也好。”

    绣瑜听得感慨万分,她自己的父母已经是隔着三百年时光再不可见,如今在这深宫里听到亲人的消息总是好的。春喜也高兴得眼带泪光。

    小顺子又压低了声音说:“满贵爷爷还说,储秀宫的兰嬷嬷可信。小主若有事,不妨使她传个话儿。另外,近来宫里事多,还望小主千万小心。”

    绣瑜跟随宫女低着头跨过数道描金错彩的门槛,来到暖阁的珠帘前等候召见。绣瑜悄悄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

    钮钴禄氏身为中宫皇后,居室里的富贵华丽自然是不消多言。不同之处在于其他宫里的暖阁都是精致小巧,钮钴禄皇后却将梢间与暖阁打通合并为一间,只用一道珠帘做隔断,使得屋子里宽敞明亮,大气蓬勃。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