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清穿之德妃日常 28.戏冰

时间:2018-03-02作者:柳锁寒烟

    ..清穿之德妃日常

    康熙二十年十二月二十, 大封六宫的礼炮声响彻了紫禁城。佟佳氏惨白着一张脸, 跪迎了册封的使节、大学士勒德洪:“咨尔贵妃佟氏。毓生名阀。协辅中闺。温惠宅心。端良著德。凛芳规于图史、夙夜维勤。表懿范于珩璜、言容有度。兹仰承太皇太后慈谕、以册宝、进封尔为皇贵妃。”

    即使康熙在册文中用了四十多个字来夸赞她的出身、德行和功劳, 但是这都掩盖不了,册文最后的那个位份,是皇贵妃,而不是皇后!即使吉服凤冠的制式、颜色、用料都一如皇后,几乎没有差别, 但这看似一步之遥的距离却是难以越过的鸿沟。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 永寿宫的小钮祜禄氏居然得封贵妃, 皇上一口气封满了四个妃位。惠宜德荣, 个个都有儿子,她这个副后如何降得住这些人?正好谨儿拿了胤禛昨天的功课上来给她过目。佟贵妃一杯滚烫的茶水掀到她身上:“都是你这个贱婢, 献策让本宫提拔了戴佳氏这个祸害, 现在可好, 牵连得本宫连皇后之位都丢了。”

    谨儿亦已深悔听信了成贵人的鬼话, 然而宫外她父兄已经收了戴佳氏不少银子, 如果惹毛了成贵人, 捅到贵妃面前,自己的性命可就完了。

    完颜嬷嬷上来轻轻给贵妃捶背顺气:“娘娘息怒,区区一个戴佳氏万万不至于让皇上恼怒至此,倒是奴婢想起一件事, 康熙十九年年初, 皇上就有大封六宫的意思。结果二月初继后的生日去了一趟永寿宫, 回来就推迟了大封。梁公公曾经传话过来, 说温僖贵妃曾经挥退左右,单独跟皇上说了好久的话儿。您说会不会是她捣了什么鬼?”

    温僖?佟佳氏费力地回想钮祜禄芳宁进宫以来的作为,却始终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不怪她,而是芳宁这些年实在是太低调了。既不争宠也不争权,不到万不得已不出永寿宫半步。钮祜禄家的女儿,当真可以养成这样与世无争的性子吗?佟佳氏瞬间警惕起来,难不成她有什么把柄落在继后手里了?

    佟贵妃丢了皇后之位,全宫俱惊。就连暗中策划了“人参事件”的宜妃都惊讶不已。绣瑜更是大感困惑,康熙只是免了成贵人父亲的官职,主犯都未受重罚,怎的佟贵妃却受了这么大的牵连?

    经此一事,成贵人在宫里渐渐又有了几分颜面。众人都传皇上是念在七阿哥的面子上才对成贵人的父亲小惩大诫的。四阿哥到底不是皇贵妃亲生的,皇上不肯因此顾惜承乾宫。

    皇贵妃明知道是有心人编出来的瞎话,还是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把有了胤禛之后丢了多年的那些坐胎药方子,又翻了出来,熬了药每天喝着。

    册封礼在腊月下旬,不久之后,就是年关了。虽然尚未到除夕封笔的时候,但是底下的官员们也很识趣地把不打紧的折子压后,让皇帝清清静静地过个好年。

    康熙昨夜宿在永和宫,奶嬷嬷们知情识趣地早早地把胤祚哄睡着,留下空间给皇上和德妃娘娘独处。然而睡得早醒得也早,胤祚早起想到康熙在这里,自己掀了小被子就往正殿那边跑。

    “皇阿玛!皇阿玛!”

    康熙迷瞪着眼问:“谁?”耳边传来绣瑜带笑的声音:“还能是谁?皇上该起了。您的小报时钟响了。”

    康熙坐起来揉着额角:“朕突然觉得,祖宗规矩孩子不许养在内宫,也是有它的道理的。”

    话音刚落,胤祚已经像个小炮仗似的冲了进来,马马虎虎行了个礼就爬到绣瑜和康熙中间坐着,仰着小脸说:“皇阿玛,儿子想您了。”

    康熙不由笑了。他儿子不少,但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又健健康康、爱笑爱闹的却不多。“傻孩子,昨儿傍晚你才和阿玛一起用了晚膳。”康熙单手抱了他:“走,去看看你额娘预备什么吃的了。”

    明间里早已摆好了一桌早膳,除了寻常的红粳米粥、奶饽饽和佐餐的小菜之外,另有一道莲藕排骨汤。康熙奇道:“这个季节到哪里去寻的莲藕来?”

    绣瑜回道:“臣妾娘家在直棣附近的一个小山谷里置了一个小庄子。那儿天气暖和,莲藕可以吃到十月里,多的就风干了冻起来,存在地窖里。口感略差些,但是能勉强保存到过年。”

    康熙尝了一口,果然鲜美无比,转头却见胤祚捧着装了羊奶杂粮粥的小碗眼巴巴地瞧着。他夹了一块藕放在胤祚碗里,有些惋惜地摸了摸他的头:“该晚点戒奶的。说不定还能长得更壮实些。”

    绣瑜顿时无语。这个时代的人总认为人奶是最补的,就是大人生了病都会时不时地喝上几碗。宫里的孩子更是要一直喝到三四岁上头。胤禛两岁半到永和宫来玩,还随身带着“口粮”,绣瑜见了差点整个人都不好了。

    长子她管不了,但是小的这个,绣瑜按照现代的习惯,从五个月开始,就开始偷偷给他添加各种辅食,五谷杂粮、各种水果泥和鱼肉粥换着喂,一岁半的时候就给他戒了奶。现在看来,效果真是好得过了头。

    “他还不够壮实吗?每顿能吃一小碗米饭、两个饽饽,饿了还有点心。再吃下去就成小猪了。”

    胤祚笑嘻嘻地跟着重复:“成小猪了。”

    康熙不由大笑,摸了摸他逐渐鼓起来的小肚子:“是吃得有些多了,仔细积了食。小六,皇阿玛带你去跟哥哥们滑冰玩好不好啊?”

    胤祚当即拍着小手笑起来:“好!滑冰好!”

    “你知道什么是滑冰吗,就跟着凑热闹!”绣瑜点了一下他的脑门,转头冲康熙说:“皇上带着阿哥们去就是了,他还太小了些,明年吧。”

    “不小!不小!我长大!”胤祚急得直跳脚,可怜巴巴地拽着康熙的衣袖。

    “无妨,让他坐在棚子里面玩就是。”康熙笑着呼噜了一把胤祚毛绒绒的脑袋:“快跟你额娘道别。”

    绣瑜把他们父子俩送到永和宫门口。康熙抱着胤祚,父子两个乐呵呵地上了御撵,身后浩浩荡荡地跟着一群人,往武英殿方向去了。

    绣瑜看着不由叹了口气。她希望小六能有一个幸福完整、有父亲参与的童年,所以永和宫里面他们父子俩怎么亲近,她都没有反对过。可是康熙看似一碗水端平,实际上却是个最偏心护短的性格,他宠爱胤祚从来都不带收敛掩饰,如今阿哥们还小看不出好坏,将来胤祚大了可怎么是好?

    满族诞生于黑山白水、冰天雪地之中,冰嬉是其传统节目之一。下到普通旗人,上到达官显贵、宫里的阿哥,全部都自小学习滑冰。

    临近年关,阿哥们休了学,凌普已经带着内务府的人连夜在武英殿外的空地上,浇起了三丈高的两座冰山,一面陡峭有阶梯,一面平缓光滑。两座冰山相对而立,形成一个u形山谷。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子声响,太子领着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迎至彩棚外面:“皇阿玛万福。”康熙叫了起,却没有马上下撵,而是转身从撵轿里抱了个金黄色的团子放在地上:“老六,见过你几个哥哥。”

    胤祚规规矩矩给太子行了礼:“太子哥哥金安,见过各位果果。”他说话仍是哥果不分,穿得太多行礼的时差点滚倒在地。除了胤禛已经习以为常之外,其他几个阿哥脸上都忍着笑。早就听说六阿哥得宠,原来还是个咬字都不清楚的小孩子。

    康熙带着阿哥们在彩棚里坐定,表演正式开始。脚踩冰靴、身披彩带的侍卫们从高处滑下,不断做出凌空翻腾等各种高难度动作,看得人眼花缭乱。

    大阿哥胤褆首先坐不住了,他今年十岁,是个健壮的半大小伙子了,冰嬉的技艺已经相当纯熟。他当即起身:“皇阿玛,儿子想下场滑冰,表演给皇阿玛看。”

    太子也站了起来:“皇阿玛,儿子也去!”

    “好,去换衣服吧。”康熙看了看剩下几个孩子,三阿哥文弱多病,四阿哥年纪太小,就让他们在棚子里呆着吧。他吩咐了梁九功好好伺候,就准备带两个大的去滑冰,结果还没来得及起身,就感觉膝盖一沉,腿上挂了个金黄色的团子:“皇阿玛,我也去!我也去!”

    梁九功劝道:“六阿哥,您还小。冰嬉是大孩子才能玩的,您看三阿哥、四阿哥也没去呢。”

    胤祚抱着康熙的腿不放:“我不怕,我也能玩冰!”

    康熙问他:“当真不怕?”

    “不怕!”

    “好!那就都去。老三老四也去!”康熙大手一挥,就领着一溜高矮分明的团子进了帐篷。大阿哥和太子很快换了冰靴,就像闹春的麻雀一样,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三阿哥和四阿哥也被侍卫扶着,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唯有胤祚这里发了愁,康熙本来只安排了大点的几个阿哥出来滑冰,没想到胤祚也跟了来,内务府仓促之下到哪儿去找两岁孩子能穿的冰靴?

    康熙看着儿子要哭不哭的小脸,劝道:“好了,让侍卫驮着你滑好不好?”

    胤祚瘪瘪嘴:“哥哥们都是自己滑的……”

    这会子他倒口齿伶俐了起来!康熙不由好笑,摸了摸他的头:“那朕驮着你滑总可以了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