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清穿之德妃日常 12.第12章 后续

时间:2018-03-02作者:柳锁寒烟

    ..清穿之德妃日常

    慈宁宫里,太皇太后坐在炕上闭目养神,面前的奶茶冒出腾腾的热气,衬托得她的表情越发平静祥和,唯有手指间飞快转动的念珠显示她此刻心情并不平静。

    苏麻喇姑送走了康熙,进来在她耳边轻轻回禀:“主子,万岁爷回乾清宫了。您也觉得是那拉氏推了德贵人吗?”

    “呵,”太皇太后轻笑出声,缓缓睁开一双透亮的眼睛:“哀家竟不知那几个答应常在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侠肝义胆,为了给素不相识的乌雅氏出头,竟然敢指证一位育有皇子的贵人!”

    “那您为何同意皇上处罚那拉小主呢?生母降级去封,这有损九阿哥的体面啊。”

    太皇太后叹道:“是不是她做的不要紧,可是皇帝信了。哀家越是阻拦,皇帝心里越不痛快,日积月累下来,连带九阿哥也被厌弃。反倒不如让他痛痛快快罚了那拉氏,免得迁怒哀家的重孙儿。”

    苏麻了然,说到底那拉氏也好,乌雅氏也罢,在太皇太后眼里都不算什么。太皇太后不帮亲也不帮理,她只护着皇室血脉。可惜康熙今年已经二十六岁,膝下活着的皇子才四个,年过六岁真正站住了的,更是只有惠嫔的五阿哥保清。

    太皇太后想着不由重重叹了口气,拨弄着手上的佛珠,眼神放空似乎回忆起了往事:“哀家年轻的时候,亲眼看着太宗皇帝南征北战。打江山的人,哪个手上能不沾血呢?如今年纪大了,有时候竟也信起因果报应来了。福临、玄烨都子嗣不丰,哀家只怕,真应了那些南蛮子的诅咒。当年多铎在扬州、嘉定(注1)做的那些事就应到这上头来了!”

    “怎么会?那是多尔衮一派的人造的孽,况且多铎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又被夺了爵位,怎么能算到万岁爷头上?”

    “但愿如此,是哀家多虑了。”话虽如此,太皇太后的表情却依然凝重,好半晌才说:“今年的中元节,请宝华殿的法师、坤宁宫的萨满一起做场大法事吧。”

    “乌雅氏这胎一定要生下来。佟佳家的人不是要把那尊白犀角雕弥勒佛像进献给哀家吗?收下。”

    苏麻不禁皱了皱眉头,犀牛数量稀少难以猎杀,白犀牛角更是弥足珍贵,而且据说有安神、驱邪的功效,是皇宫里也找不出三件的宝贝。佟家在后宫无主的时候,以贺寿为名向太皇太后献上这么贵重的珍宝,多少有点替佟贵妃上位花买路钱的意思了。苏麻不由疑惑:“您前两天不是说不收吗?”

    太皇太后微微一笑:“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这后宫也不可一日无主。迟早的事,哀家就抬举她一回,就算全了康妃的面子。”

    “哗啦——”上好的哥窑青花童子戏莲茶具被人猛地从桌子上扫下来,宜嫔郭络罗氏柳眉倒竖,杏眼圆瞪,喝道:“让她滚。本宫不想见她!”

    这个“滚”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妹妹郭络罗常在,所以屋里的一众宫女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唯有她的陪嫁侍女翠儿匆匆从外面进来,拉了拉她的衣袖:“娘娘,小心隔墙有耳。”说着冲旁边一个小宫女骂道:“不中用的东西!竟然失手打碎了娘娘最爱的茶具,还不快收拾了滚下去!”

    宜嫔这才稍稍压住了心里的怒气,跟翠儿来到内间,低声耳语。

    “皇上发落了通贵人,褫夺封号,降为答应。”

    “唔,谢天谢地。”宜嫔惊魂未定地抚着胸口,一颗心终于当回肚子里。

    太皇太后这次却看走了眼,这事还真是通贵人做的,但不是因为她胆子大本事高,而是因为她又蠢又倒霉。通贵人跟惠嫔一样出身满洲大族那拉氏,可惜她时运不济,被惠嫔抢在前头生了皇子。康熙后宫一向没有同出一族的两个女子同为一宫主位的先例。于是九阿哥都四岁了,她还是个贵人,眼见奴才出身的乌雅氏都比她得宠,她如何能甘心?

    宜嫔不过略略挑拨了两句,又故意提醒她皇后去了,乌雅氏没了靠山。她果然就迫不及待地要找绣瑜麻烦。

    原本通贵人想的不过是趁天色暗了台阶上人又多,推绣瑜一把,让她在众人面前摔倒出个洋相罢了。以她的位份、资历、儿子,绣瑜就算猜到是她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宜嫔打的差不多也是这个主意,只是更高明隐蔽些。可是没想到绣瑜居然有了身孕。

    宜嫔本来正在为自己的一石二鸟之计感到得意。结果通贵人胡乱攀咬一通,说当时还有好几个宫嫔站在她身边,像郭络罗常在平日里也对绣瑜颇多怨言,说不定是她们做的也未可知。

    宜嫔这才知道自家的蠢妹妹居然也在大庭广众之下讽刺过乌雅氏,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只能一边跪下来请罪,一边用眼神暗示几个平日里多得她照顾的低阶宫嫔,把屎盆子扣到了通贵人头上,这才算把翊坤宫给撕撸干净了。

    翠儿叹道:“那拉答应也算是好命,这样大的罪名,皇上到底没把她怎么的。”

    “她那是傻人有傻福。”宜嫔颇为不忿地冷冷一笑。如果不是有个儿子,通贵人坟头上的草只怕都可以藏兔子了!可偏偏这个蠢女人就能生下儿子,还养到了四岁!

    “喵——”

    此刻长春宫里,绣瑜正坐在炕上用着一碗芝麻糊。奥利奥被放在离她足有一米远的地方,拿爪子拨弄着她给做的毛线球。

    奥利奥也是可怜,自从绣瑜揣上包子之后,以前几乎被它标记成自己地盘的暖阁,任凭它怎么撒娇打滚都进不来一个猫爪子。它几次三番试图强闯、偷跑,都被两个嬷嬷火眼金睛地发现拎走了。

    今天是绣瑜实在馋猫馋得快要流口水了,萨嬷嬷才同意把洗得香喷喷的奥利奥放进屋里玩一会儿。可是绣瑜不仅不能抱,春喜和竹月还挡在她前面,两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随时准备拦猫救驾。

    这样折腾下来,绣瑜就是有十分撸猫的兴致,也被减成负数了。

    那晚,康熙在她这里丢下一颗原子1弹之后,就心满意足地拍拍龙臀回乾清宫了。德贵人!这三个字就像是一阵猛烈的风,把以前绣瑜脑子里那些暧昧的雾气全都吹散。她终于想起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特喵的,那么有名的“惠宜德荣”,宫里一直没有封号德的嫔妃!所以她这不是漫无目的的随机穿越,而是穿到了历史中已有的人物身上?

    再联想到那晚梦里的那个女人,绣瑜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她眼熟。虽然大雾挡住了脸,但是听声音,看身形,那分明就是另一个她自己。或者说,那就是历史上的孝恭仁皇后,德妃乌雅氏!

    这就好比一个小透明、十八线演员诚惶诚恐地被选中参演一部投资十几亿的大制作,本来准备好了安静地扮演路人甲,进了组却发现自己拿的是女一号的剧本!

    绣瑜足足缓了两天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就开始琢磨德妃的托梦这个事情。这就好比玩一个游戏,因为她到了第一次怀孕这个节点,就触发了特殊剧情。

    可是德妃现身提醒她保护自己的孩子,却只云山雾罩地说了四句话,没有前因后果,没有发展经过,结局妥妥be。而且偏偏漏掉了最重要的两个人物:她的第一个孩子四阿哥,和传说中最受她宠爱的小儿子十四。

    是天机不可泄露,还是另有隐情?

    绣瑜百思不得其解,更是有点哭笑不得。这波金手指开得鸡肋无比啊!德妃未免太高看她了,胤祚听名字还能知道是个皇子,可温宪是谁啊?小十二是男是女啊?名字跟娃都对不上号,要怎么保护啊?

    现在她好比在玩一个闯关游戏,被人提前剧透了“在第十关你会遇到食人鳄鱼,记得提前拿到带血的牛肉喂饱它”,“在第十二关会有断头的亡灵骑士,你可以去东边的山上帮他们找到头”。可惜她现在正站在第一关封锁的石门前,对着铁锁欲哭无泪。

    不过绣瑜有个优点,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乐观主义的鸵鸟精神。船到桥头自然直,娃到有了自然知。有那功夫操心几个细胞,不如多想想她肚子里的小四。

    连她这个历史白痴都知道,这个娃跟他娘的关系那可是相当地不好!看来的确如此,因为绣瑜怀着他才三个月就已经很想打未来雍正爷的屁股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