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清穿之德妃日常 4.第4章 猫

时间:2018-03-02作者:柳锁寒烟

    ..清穿之德妃日常

    春喜在殿门外等得脖子都长了,才等到一盏灯笼慢慢地过来,走近了看见自家小主怀里抱着只猫。那猫背上的毛是纯黑色的,爪子和腹部的毛却是白的。看上去不过三四个月大,性子却野得很,在绣瑜怀里扭来扭去喵喵叫个不停。

    “瑜儿!”春喜一着急连以前的称呼都蹦出来了:“不,小主,你怎么捡了只野猫回来?快放下,不干净。”

    “无碍。”绣瑜把猫抱进了屋,放在平时燕坐的大炕上,翻过来握着它的两只前爪摇了摇。“喵!”猫咪顿时发出凄厉的叫声,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伸爪就要挠绣瑜。

    “喝,还挺凶的啊你。”绣瑜点了一下它的鼻子,转头对春喜说:“它从廊沿上掉下来,这两只腿受伤了。咱们先找个东西给它固定一下。明早再去传个养牲处的小太监来看看。”

    春喜有些不安:“我瞧着这猫毛色鲜亮,又是紫色眼珠,应该是宫里哪位主子的宠物。小主想要养吗?”

    她们目前在宫里根基未稳,不管这猫的主子是哪个,她们都惹不起。绣瑜倒也想得开:“没事,我就是看它叫得可怜而已。宫里的猫狗都是养牲处猫狗房里出来的,你明日找个小太监来认一认,咱们猫归原主就是了。”

    话虽如此,给它包扎完伤口以后,绣瑜还是忍不住抱着狠撸了一把,挠着猫肚子上的白色软毛,又取了做奶茶的羊奶来,盛在白瓷碟子里喂猫。

    小猫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警惕性很高,瞪着一对玻璃珠子似的眼睛,不肯前进半步。然而猫是铁奶是钢,饿坏了的它很快屈服在羊奶的诱惑下,试探着舔了一下,发觉味道不错,就开始大快朵颐。

    绣瑜趴在炕边,看着这小东西低着头舔食羊奶,小鼻子微微嗡动,时不时探出一截粉红色的舌头。她顿时被萌得不要不要的,腿都蹲麻了还舍不得走。

    春喜笑道:“小主还是这么喜欢猫,不如咱们自己也挑一只来养吧。”

    绣瑜却摇摇头:“等日子过安稳了再说吧。”她一直觉得养宠物就要对它负责,现在她自个儿的日子都过得朝不保夕,这个小东西还是回到它主人身边吧。

    绣瑜又趁机摸了两把猫头,那毛绒绒暖哄哄的触感让她欲罢不能,嘱咐春喜:“就让它睡炕上吧。拿一件不大穿的衣服给它垫着。”

    那天晚上,不知怎的,绣瑜辗转难眠。第二天匆匆拿冷水敷了脸去给皇后请安,猫咪还窝成一团睡着,绣瑜叹了口气,她凌晨五点就得起床啊,真是做人不如做只猫。

    众妃都已经知道了皇后召见她的事情,说话间未免多了几分试探。绣瑜一个答应,皇后身边体面的奴才都比她尊贵三分,谁问话她都得陪着笑脸回答。一早上下来,真是比当年背雅思单词还累。

    偏偏康熙又来了,这次是来跟皇后商量重阳节庆典的事情。无非是陪太皇太后吃花糕、赏菊簪菊之类的事情。绣瑜担心小猫的伤势,心思早就飞回延禧宫了。

    经过昨日康熙看绣瑜那一眼,妃嫔们也悟了,今日请安就有不少人穿了鹅黄天青湖水蓝这样的颜色。然而康熙爷今日来去匆匆,无暇顾及这许多芳心,只问候了皇后贵妃就走了。众妃都大感失望。

    皇后看在眼里,笑着赏了绣瑜一碟子蜜桔。绣瑜开心地谢了赏,第一反应居然是可以拿回去喂猫!因为她室友家的猫就特别喜欢吃蜜桔,而且挑嘴得很,有十块钱一斤的绝不吃五块的。这些贡桔黄澄澄的,又大又圆,想来猫主子肯定满意。

    她足足兴奋了一路,快到寝殿的时候才恍然惊觉:她已经不是21世纪那个自由自在、怎么喂猫都没人管的大学生了,她现在是清宫里的一个小答应。皇后赏的东西不贡起来就罢了,敢拿来喂猫?不要脑袋啦?

    绣瑜不由愣住了,就像兜头一盆凉水,浇灭了她所有的兴致。竹月扶了她一把:“小主,你没事吧?”

    “没事。”绣瑜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快步进了寝店,却见炕上空荡荡的,小猫没了踪影。

    “春喜!怎么回事?”她突然大喊。

    “怎么了,小主?”

    “猫呢?猫怎么不见了?”她拉着春喜的衣袖紧张巴巴地问:“快找找。它两只前爪都受伤了,到处乱跑沾到灰尘会感染的。”

    “小主,你冷静点。”春喜有些不安地扶住她:“猫狗房的小太监说,这只猫有点像一个月前惠嫔娘娘宫里抱走的一只。我就让他们抱走了。”

    绣瑜无力地坐在炕沿上,突然间泪流满面。她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死都死过一次了,能多活一次再苦都是赚的。可仅仅是一只猫,就一下子勾起了她所有的不安与茫然。皇后的利用、其他妃子的蔑视、等级森严毫无尊严的后宫生活。她放眼四顾,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值得奋斗的目标,就这么一只猫,还是不属于她的。

    绣瑜突然趴在春喜肩上嚎啕大哭。“小主……别怕别怕,我,我去求惠嫔娘娘,去把那只猫要回来。”春喜手足无措地安慰着她,说着转身就要走。

    “不,你别去。”绣瑜拉住她:“不光是为了猫,况且那原本就不是咱们的。”

    春喜也红了眼眶,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一直盼着出宫。年年在顺贞门见家人的时候,都属你哭得最伤心。可是如今……已经这样了,瑜儿,可千万要想开啊。”

    绣瑜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愧疚,她只把春喜当一个可用的手下。春喜却是全心全意地在为“绣瑜”考虑。就算为了春喜,她也必须要坚强起来。

    猫会有的,值得信任的人会有的,小日子一定会过起来的!绣瑜擦了眼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却见竹月咋咋呼呼地从外面跑了进来,难掩激动之色:“小主,恭喜小主。敬事房的周公公正往后殿过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