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精必须死 第三章 这画风哪里不对啊

时间:2018-03-11作者:科龙

    “大人,我不是有意的……”青年这下子是真哭了。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碗看起来卖相不错的面条,味道竟然会这般……

    ……恐怖如斯。

    这玩意真的能吃吗?

    丁禹的嘴角还在抽搐,我下的面条,有这么难吃吗?

    丁禹不信邪的转头看看糯米,希望能从小家伙这里得到点安慰。

    小家伙看到丁禹的目光投来,还以为丁禹是打算让自己将这碗面条收拾掉。

    “咯吱!”小家伙惨叫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瞬间闪出五六米的距离,直到悬浮在酒馆外,方才一脸警惕的看着酒馆内的丁禹。

    “……”丁禹。

    这顿面条是不可能继续吃下去了。

    “喂,小子……”丁禹觉得自己现在很受伤,需要转移目标来缓解内心的悲痛。

    青年听到丁禹又叫自己,身子如触电般颤抖一下,然后结结巴巴的开口:“大……大人,您,您还有什么指教吗?”

    丁禹目光低垂下去,与仰头的青年四目相对,嘿嘿笑着:“你是圣徒的话,应该会加入什么组织吧,比如圣教?圣派,或者是圣墟?”

    “是的,大人。”青年给出了丁禹肯定的答案。

    青年本身也希望这位大人在得知自己的身后还存在着一个强大的组织后,能对自己的态度稍微好点,或者说放自己走?

    “哦,果然有,说来听听。”丁禹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他在这方面的信息实在是太匮乏了,老爹那个家伙真是混球,在把自己带到妖精大陆后,就当了甩手掌柜,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这个青年不过是刚刚加入圣徒公会的新人罢了,只是因为他拥有的是具有强大攻击性的火焰系能力,所以才会被公会派出来捉拿所谓的“酒馆妖精”。

    想起自己来此的原因,青年那叫一个糟心,心里骂骂咧咧着,嘴上小心的解释着:“大人,在这夏下城里,的确存在着一个圣徒的公会,公会内大约有三十数左右的圣徒,公会会长更是白袍圣徒,远远比我强大。”

    “白袍圣徒?”留意到青年话里的信息,丁禹这才注意到,青年的身上正穿着一件青色长袍,原来这是公会的统一制服啊?

    长袍的颜色区分等级和实力吗?老套不过很实用。

    “公会啊……”丁禹喃喃,“既然有公会存在的话,那里应该会囚禁着什么妖精吧?”

    “呃,大人是想干什么呢?”闻言,青年瞬间语塞,这位大人的话,怎么听着这么危险呢?

    立刻,青年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话。

    “喂,小子,帮我一个忙呗,带我去你那什么公会吧。我和你那个会长是相熟二十多年的老朋友,我去和他叙叙旧。”

    神特么二十多年的老朋友,大人您是从上一世算的吗?

    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青年只能老老实实带着丁禹和糯米前往自己所在的公会。

    然而尚未抵达公会,在路过夏下城的中央广场时,丁禹已经停下了脚步,目光远眺,广场中央正在执行……处决。

    不得不称赞一句,黑龙真是受天眷顾的一族,不仅力大无穷,视觉触感也是远远强于普通人,以至于丁禹在距离广场十几米的地方,能将广场中央的细节看的一清二楚。

    广场的中央,是一座断头台。

    那是一座泛着古铜光泽的金属制式断头台,四四方方的普通外形,斑驳的表面仍有尚未风干的血迹,看样子这座断头台上不久前才有人被处决,这就又要处死谁了?

    丁禹的目光定格,趴在断头台上是一个少女,她那破烂不堪的麻布衣裳勉强遮体,小脸蛋脏兮兮的,额前的发丝更是结痂般黏在一起,凌乱无比。

    应该是被圣徒的能力所禁锢了,少女身上并未有枷锁之类,却只能老实的趴在断头台上,很难动弹。

    少女一脸绝望,近乎麻木的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她已经放弃挣扎了。

    应该是妖精了,丁禹这般想着,从少女的身上,他感受到一股能量波动,应该是青年口中所谓的魔力了吧。

    妖精一族,天生拥有各式各样的魔力,他们是邪恶的化身,必须受到死亡的裁决,这是大陆上所有人类普遍的认识。

    广场的边缘正站着不少围观的人群,他们有说有笑,说到精彩处还指指断头台上的少女,一脸期待的等着执刑手砍下那一刀,看着万恶的妖精头身分离,血液飞溅。

    “她杀人了?抢劫了,或者是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坏事吗?”丁禹微微皱眉,问及身边的青年。

    青年忙小心回答道:“没,没,大人,她什么都没干。”

    “就因为是妖精,所以要被杀掉吗?”丁禹的眉头蹙起更甚,如老爹所言,这片世界对待妖精还真是极其不友善呢。

    距离断头台不远处,一名身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始终静静盘坐着,这是一名实力更为强大的白袍圣徒。

    当丁禹走近广场的时候,白袍圣徒已经站了起来,目光灼灼望向众人。

    只见白袍圣徒清清嗓子,对着众人高声吟唱一句:“受神明的旨意,遵女皇陛下的圣喻,执行,处决罪恶化身。”

    旋即,他转身,大手一挥,示意执刑手落刀。

    唯有用妖精自己的鲜血,方能洗刷他们的罪恶!

    广场上顿时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围观的人类一个个拍手称赞,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少女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明知必死,在死亡来临前,她依旧作出了本能的挣扎,但这很明显是徒劳无功的举动。

    谁会想死呢,而且自己明明没有犯错,却要被处死,少女内心的崩溃与绝望,有谁会懂呢?

    刚被老爹带到这个妖精大陆后,对于老爹提出的“拯救妖精”的请求,丁禹是不置可否的。

    自己不过是这世界最后一条黑龙罢了,他又有什么资格承担这听起来十分高大上的使命。

    更何况,这条黑龙的内核,不过是一个来自水蓝色星球的孤独灵魂,他要去拯救妖精,谁又去拯救他呢?

    然而……游历大陆的三年里,他从太多人类的口中听到过对于妖精的憎恶,尽管他们从未被妖精伤害过。

    直到自己亲眼看到妖精凄惨的一幕,丁禹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心软了,或许是文科生骨子里的悲天悯人情怀,抑或是自己是个少女控,不论是什么原因,自己总该要站出来。

    “呵呵,自找罪受啊。”丁禹撇撇嘴,目光看向了断头台的方向。

    眼见着执刑手的大刀就要落下,丁禹大喝一声:“喂,停下来吧,那个少女无罪啊!”

    声波滚滚如浪,这不是比喻句。丁禹嘴里发出的声浪,真的是一股实质的气浪,直接将落刀的执刑手推的踉跄倒退。

    与此同时,这股实质气浪将少女身上的能量枷锁给破开了,少女如获新生,猛烈的挣扎间,抬起头来。

    只见她满脸泪水,脏兮兮的脸蛋因为极度的恐慌有些扭曲,她大声的哭了出来。

    “救命,救命啊……”

    嘎?

    随着少女的哭喊声响起,广场上的一众人士包括白袍圣徒在内,都震惊了。

    这少女的声音……

    特么怎会是个……

    ……粗犷的汉子?

    “我靠,妖精也有女装大佬?”丁禹彻底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