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强势爱 第31章 一个很远的梦

时间:2019-04-24作者:妖火火

    a市仁和医院。

    季舒玉仿佛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她十八岁的样子。

    慕晚晴和她是高中同学,她们一直都很好,永远坐在一排,只是她成绩是班里最好,慕晚晴则一直处于中下水平。

    平日里她和慕晚晴时常粘在一起,哥哥也就认识了慕晚晴,没多久哥哥对慕晚晴便很是偏爱,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分给慕晚晴。

    有时候好的连作为妹妹的她都会吃醋。

    那个时候,真的一切都很好,虽然他们家不是什么豪门富贵,可是爸爸的公司经营妥善,每年的利润也不差。

    这样的好日子一直持续到同年盛夏。

    她从江城一中毕业,顺利考上了a市最好的大学——明清大学!

    当她高兴的拿着录取通知回家的时候,却发现爸爸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当她叫来救护车,送爸爸到医院的时候,爸爸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哥哥从学校赶回来的时候,连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爸爸去世后没几天,她就出了车祸,醒来后家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家里的钱没了,爸爸的公司也变得负债累累,姑姑和姑父对他们又咄咄逼人,把房子也卖了。

    哥哥不得不从学校退学,一人顶起公司所有的债务问题。

    那一年,哥哥也才二十岁。

    为了让她继续上学,哥哥晚上从公司回来还要去跑黑车。

    那年春节的时候,哥哥因为跑黑车被警察抓到了,罚款两万,车子也没收了。

    那一年春节,是她人生中最悲催的春节,哥哥在警察局度过,而她在警察局外。

    哥哥和慕晚晴在那一年分手了,他说他不想耽误慕晚晴。

    她也在那个时候,和慕晚晴渐渐没什么联系。

    学费太昂贵,她也绝不再让哥哥去跑黑车,所以她决定不去上学了,可是她一个没有文凭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哪里好找工作。

    只好去了一家酒吧卖啤酒。

    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方媛,和方媛算是有过命的交情。

    当时的方媛在那个酒吧里驻唱,有一次她被一个浑身都是纹身的男人纠缠不休,眼看着方媛要被拉进包厢,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抡着一个啤酒瓶就上去干那个男人,那人被打得头破血流。

    她拉着方媛拔腿就跑。

    逃跑的路上,她撞了陆靳尘的车,陆靳尘摇下车窗向她们两人看来。

    那时候,陆靳尘已经有点名气了,是当下讨论很火热的小鲜肉演员。

    季舒玉当然认出了陆靳尘。

    身后就是纹身哥的小弟们,她没有办法,拉着方媛就上了陆靳尘的车。

    上车后,陆靳尘很严肃的要求她们两人下车。

    可是那个时候,她和方媛要是下车,就是死路一条。

    没有办法的办法,她拿出手机在方媛耳边嘀咕了两句后,在方媛不可置信的表情下,上前抱住陆靳尘的脖颈,在他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的情况下,她冲上去亲了他。

    方媛也在这个时候那着手机连拍了好几张照片,每一张都很清晰,她和陆靳尘唇对唇,从照片上看去,很像是亲吻。

    不等陆靳尘发难。

    季舒玉拿着手机上的照片就威胁他。

    “如果你让我们下去,我立刻就发微博,只要你带我们去安全的地方,我就当着你的面,把这些删了。”

    那是她和陆靳尘第一次见面,还真是很不同寻常的见面方式。

    后来,因为阴差阳错的纠缠,她被陆靳尘带入了这一行,对演员这个职业,她还是很热衷和喜欢的。

    只是跑龙套她都跑了两三年。

    她喜欢陆靳尘,一直都很喜欢他。

    哥哥很反对她去当演员,不让她去拍戏,他说演艺圈里很混乱,她不想让我在那些鱼龙混杂的地方生存,钱的事他会想办法。

    哥哥也一心想让她重回学校上学,为此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两千万的欠账他一人之力,三年的时间就还完了。

    于是他要她回学校重新上学。

    那个时候,她的心思在陆靳尘和演戏上,并没有答应哥哥回去学校。

    在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才和陆靳尘确认关系的。

    是陆靳尘拍着胸脯向季言清保证,会在她身边保护好她,并且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

    季言清才妥协的。

    没多久,慕晚晴和季言清不知不觉的又有了交集,她并没上心。

    只是渐渐的慕晚晴也进了演艺圈,接连拍了两部戏,慕晚晴的运气比她好,总是能拿到好的角色。

    只是再好的角色,也让她红不了。

    后来她才知道,慕晚晴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在导演和投资方身上下了不少功夫,都是用她自己的身体去换来的。

    慕晚晴和季言清为此发生了争执和分歧,两人原本已经分道扬镳了,可是后来的有一天。

    季言清突然打电话来告诉她,他要对慕晚晴求婚,他告诉她只有慕晚晴回归了家庭,心思就不会放在演艺圈了。

    这太可笑了。

    好好的求婚,却变成了季言清的葬礼。

    他就那样躺在冰冷的河里,那一瞬间他该有多绝望和害怕?

    ……

    眼角不知何时已经湿润,季舒玉躺在病床上,因为输液的缘故,感觉浑身都是冰凉的。

    仿佛她感受到季言清当时在冰河里的感觉。

    “好冷!”

    她闭着双眼,喃喃自语到。

    “不要离开我,季言清,你这个大傻瓜……”

    泪水,越发汹涌的往外涌出来。

    陆靳尘办理好住院手续后,从外边走进来后,便听到季舒玉在床上低语着。

    他忙走到床边,待听清楚季舒玉说的话后,他好看的杏眼微颤。

    满眼心疼的看着季舒玉。

    同时伸手将她眼角的泪痕擦拭干净。

    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很不客气的打开了。

    顾北霆从门外迈步走了进来,步子似乎很沉,每走一步都带着很强劲的风。

    一进来就看到陆靳尘的手正搭在季舒玉的脸颊上。

    顿时凤目微眯,露出一抹危险的目光,顺着那只手看向陆靳尘。

    “麻烦把你的手从我老婆的脸上拿开!”

    话落,顾北霆就大步走了过来,很强势的走到陆靳尘的面前,季舒玉的身旁。

    见陆靳尘不为所动的看着他,顾北霆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然后伸手打开了陆靳尘的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