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强势爱 第24章 洗干净

时间:2019-04-24作者:妖火火

    漆黑如墨的夜,带着丝丝凉意!

    外滩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在一座废旧的桥下,停靠着一辆银灰色限量级的跑车,连路灯都没有,四下显得寂寥又颓废。

    车门开着,顾北霆独自一人来到江边围栏处。

    一根烟紧接着一根烟的抽,没多久,一包烟便已经见底了!

    他的目光深邃凝聚,比黑夜还要黑亮几分的眼中,呈现出一丝寂寥和冷情。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住江中某处。

    二十年前,他的父母就是从这座桥上开车冲了下来,曾经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郎才女貌,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如果当初他们选择自杀的时候,能带上他该多好!

    顾北霆渐渐收回思绪,他才不会像他们一样,选择逃避,所有那些亏欠和不公,他都会讨回来,无论对方是什么人。

    更何况如今是顾恒先找上门。

    三天前,顾恒以爷爷之命,来不夜城找他回老宅,没想到在路上出了严重车祸,好在当时他换了一辆车离开,而原本他的那辆车,已经被撞到面目全非,当时开车的那位司机当场死亡。

    这很符合顾恒的手段,这半年来,他出的车祸事故不下于五次,严重的有三四次,所以他才会隔三差五的上娱乐新闻的头条。

    这些,都是顾恒的杰作。

    顾恒无非就是想给他安上一个无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闲,难成大器的形象。

    这样才好对比顾恒在顾氏集团年轻有为的形象,得来一片叫好。

    即使做得再好,也摆脱不了私生子这个头衔,所以才会处心积虑悄无声息的将他踩下去,甚至,杀了他。

    这些年,顾恒母子在顾氏集团已经够风光了。

    还能风光到几时?他从国外回来不过两年时间,便让他们如此着急的想要除掉他。

    顾北霆唇边牵起一抹浅显的弧度,薄唇轻抿着,看上去有几分讥诮和讽刺。

    “咳咳……”

    一声低低的咳嗽声,在寂寥的夜里显得有些突兀。

    季舒玉在副驾驶位置上动了动身,只是寻了个更舒服的地方,依然紧闭着双眼,继续睡去。

    顾北霆被她刚才那轻缓的咳嗽声拉回了神。

    黑眸流转,一股森然的目光即刻投放到车内,定定的望着那张安静熟睡的小脸。

    夜风徐徐,从打开的车门处不断的灌入车内,将季舒玉额前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车内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的脸上,眼睑下方印出一层黑色的剪影,那是她长而卷翘的睫毛。

    安静的她仿佛一株山顶雪莲,洁白静柔,逆风而长,柔美中又带着一股倔劲。

    好一会,顾北霆才收回神来,举步向车子走去。

    ……

    季舒玉是被一阵强烈的饥饿感给饿醒的。

    睁开眼的瞬间,四周一片漆黑,刚动了动身,蹭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是在哪里。

    屁股处突然传来一道强劲的力量。

    季舒玉“啊”的尖叫了一声,随即毫无征兆的滚下了床。

    好在床边铺有地毯,倒不至于摔很痛,不过惊吓倒是不小。

    所以那一声尖叫维持了大约五秒的时间。

    床上的人不时轻哼了一声,语气有些不耐烦。

    随即房间亮起一道微弱的暖光。

    “叫什么叫,大晚上的不睡觉,叫魂啊。”

    顾北霆从床上坐了起来,丝质柔滑的床被从他肩头处一路滑下,落至腰际,他上身不着半缕。

    季舒玉从地上坐了起来,抬眼便看到顾北霆半裸的样子。

    暖色灯光下,使他古铜色的肌肤细腻柔和,精壮结实的肌理线条明显,八块腹肌紧紧有致,他的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就像是雕塑一般完美。

    醒来便是这样一个场景,着实让季舒玉有些没缓过神来。

    “你,你怎么在这里?还……”

    还不穿衣服。

    最后一句话季舒玉及时咽在肚子里没说出来,她怎么忘了她和顾北霆已经结婚了,别说睡在一起,就是要干点什么,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是目前,她实在不敢直视顾北霆那完美紧实的腹肌,撇开了目光,脸上佯装镇定。

    同时低眉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确定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这才低低的送了一口气。

    顾北霆将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他薄唇轻抿着,深黑的瞳眸中闪过一丝戏谑。

    她记得她是在不夜城,遇到了几个想要拦截她的男人,后来她看到了顾北霆,再后来好像被人敲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不在这里,我要在哪里?季舒玉,当初可是你求着我娶你的,你这一副丢了贞操的模样,是想和我玩童真,嗯?”

    顾北霆尾音上扬,玩味之余多了一丝挑。逗!

    话落便掀开了余下的被子,将季舒玉从地毯上一跃抓了起来。

    季舒玉只觉一个天旋地转,然后整个人平躺在床上,身上被人半压着,无法动弹。

    她早就有心里准备,既然嫁给顾北霆,除了不生孩子,其他的都可以,当然包括那方面的需求。

    可是她现在很眩晕,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转眼,她就落到了顾北霆的床上?

    是谁要抓她?

    “季舒玉,能不能专心一点!”

    头顶上方,传来一道隐忍着怒意的低醇嗓音,季舒玉立刻回神。

    随即胸口处传来一道凉意,季舒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冰凉的触感,来自顾北霆的唇瓣,像是触电一般,让她立刻警醒起来。

    “那个……我,我还没洗澡。”

    她身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这说明她没洗澡。

    没洗澡的情况下,肯定会破坏兴致的。

    顾北霆倒是松开了她,一个翻身从她身上起来……

    “还不快去,我不喜欢等人,你动作搞快点。”

    他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烦,和他往日嚣张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都让人讨厌。

    一点也不尊重人。

    季舒玉当然只敢在心里这般想,面上却露着一丝甜美柔和的笑。

    好不容易和顾北霆结了婚,指不定顾北霆一不高兴,第二天就拉她去民政局离婚。

    “再快,也得洗干净不是!”

    季舒玉说完这句话,心里却莫名的觉得尴尬和不适,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

    虽然曾经有过男朋友,可是从未越界,顶多只是亲吻。

    刚从床上翻身起来,顾北霆的声音便在身后悠悠然的响起。

    “对了,记得把卫生间里的东西拿过来!”

    说完,顾北霆便优哉游哉的躺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