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939.第939章 灾星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听到妹妹如此问,安伦有些惊讶:“母亲没有与你说吗?今天,荆先生会见我们一家。”他本以为,母亲应该对妹妹说过。

    其实安母确实说过,只不过安娜左耳进,右耳出,只想着来到酒会后,如何在其他人面前炫耀自己是影后,根本没有听进去!

    “为什么?”安娜好奇的问。

    这个问题,安伦避而不答,见妹妹一脸跃跃欲试,他还是再三叮嘱道:“先生喜静,见了先生,不要乱看,更不要乱说话,懂吗?”

    听到这些话,安娜有些不高兴,她拖着长音“啊”了一声,然后歪着头,有些不甘的好奇的嘟囔道:“干什么啊,都什么现代了,还不让看,又不是长了三只眼睛。”

    “不要乱说!”安伦不悦的低声呵斥。

    见哥哥严肃起来,安娜当即称自己错了,只是她嘴上答应,心中却好奇死了。不知,这位荆先生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

    她才不管哥哥怎么说,到时候,她一定要好好看一看。

    安娜将阳奉阴违一词,奉行的很好。

    兄妹二人很快走到一处房间的门前,安父正在与门口的人交涉,在安娜眼神一向无所不能的父亲,正对着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微微弯着腰,非常恭敬的,不知在说着什么。

    可是,那女人的面容异常冰冷刻薄,挺直的脊梁证明着她根本不将父亲放在眼里。

    突然间,安娜感觉胸口烦闷,不悦道:“父亲他……”

    不等她说完,安母已经捂住了她的嘴,警告一般的微微摇头,示意不许再说。

    安娜从小怕母亲,唯有将一肚子的烦闷吞下,乖乖的跟在母亲身边,索性不再看那个讨厌的女人,好奇的打量四周。楼道内设计低调奢华,墙壁上画着不少名家字画不说,窗棂上还雕刻着漂亮的繁杂的纹饰。

    安伦见父亲不顺,便开口道:“母亲,我过去看看。”

    “去吧。”安母点头,担忧的看向远处的丈夫。

    另一边,门前的女子开口道:“抱歉,安先生,先生有事,暂时无法见你们一家。”

    “那我们?”

    安父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说好了是今天,怎么突然不见了?他自然知道先生日理万机,只是,他总觉得不太对。

    正在这时,安伦走过来,客气的说:“楚小姐。”

    “抱歉,安先生,先生有事,暂时无法见你们一家。”楚楚见到安伦,自然的重复道。

    安伦顺势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略等片刻,还是改日再……”

    “等先生有时间,自然会通知你们的。”楚楚干脆利落的回答,既不是“略等”,也不是“改日”,而是“等通知”。

    安伦心中一顿,顿感不妙,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或者家人在某些地方做的不妥,让先生感到了不悦!

    可是他根本想不到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事到如今,他唯有先笑着说:“麻烦楚小姐了。”

    “哪里。”楚楚冷淡却客气的回应。

    随后,安伦与安父回到安母身边,安伦见妹妹一脸期待,只说:“先去大厅。”

    “那先生。”安娜连忙说,她还没见先生呢,为什么去大厅!

    “闭嘴!”安母下意识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女人,呵斥道。

    被骂的安娜简直要气炸了,关她什么事情!明明是哥哥带自己来的,说先生要将见她,结果又让回大厅!

    她正要开口,却被人用手按住了肩膀。

    “不要说话,跟我走。”安伦声音很冷,语气不悦。

    原本怒火中烧的安娜瞬间老实了,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听话,哥哥一定会揍自己的……

    楚楚目送安家四口离开,心中冷笑,安家那个女儿,可真是一个灾星。不过对他们,却是一个福星。

    见四人下楼后,楚楚转身回到屋内,“先生,处理好了。”

    “嗯。”坐在沙发上的先生,正随意的翻看着手边的杂志,他的身边站着原本已经被弃用的楚炎。

    有时候,楚炎确实有几分小聪明,会对症下药。

    看着低眉顺眼的楚炎,楚楚如是想。

    另一边,四人离开后,并没有回到大厅,而是直接驱车离开。一路上非常安静,安静到可怕。

    因为没有见到荆先生,却被骂了的安娜,正气闷闷的窝在后面,不断地刷着手机,看着网络中对她的各种赞美,看着同学们的各种羡慕嫉妒的言语,她的心情瞬间高兴了许多。

    那种被人捧着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她想,今后她的人生一定会被各种掌声与鲜花围绕。当然,还有各种名牌衣服包包,以及免费出国旅游之类的。

    看着经纪人刚刚发过来的出国拍摄杂志封面的机会,安娜高兴的恨不得尖叫起来。到家后,她立刻三两下脱下鞋,兴高采烈的跑回房间,着急对她的同学炫耀去了!

    与安娜的兴高采烈不同,客厅里,安伦,安父与安母的情绪却非常低沉。

    “安伦,荆先生为什么不见我们?”安父不解的率先开口,一路上他都在想为什么,可是怎么想都想不通。

    “或许是有事情吧。”安伦安抚的说。

    可到底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尤其是楚楚的话,总让他觉得有深意,可是思前想后,他实在是想不到任何除了先生临时有重要的事情之外,不见自己的原因。

    他相对了解先生,先生是一个轻易不会出尔反尔的人。除非,有非常重要且特殊的事情。

    “那,我们下次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荆先生?”安母坐在一旁,探着身子问。

    安伦摇摇头,这种事情,他更不知道,唯有道:“等我周一上班再说吧。”

    “也好。”安母点头,看着儿子疲惫的脸,想了想说:“哪怕不见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好好工作就好。”

    周六过后,便是周日。

    这个周日,安伦过的非常不踏实,他迫切盼望着周一的到来,可周一到来,他才发现,周一才是真正的噩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