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938.第938章 大言不惭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经纪人忍不住捂住了心脏,只觉得心疼,这个叶静嘉第二可是他亲自放出去的消息啊,当叶静嘉第二有什么不好?

    叶静嘉可是多少女艺人心中羡慕的对象啊,她要颜值有颜值,要能力有能力,要奖项有奖项,要演技有演技,最最最重要的是她年纪轻轻,却拥有工作室,拥有自己培养的成功艺人,是真真正正的人生赢家!

    “安娜,你为什么认为叶静嘉第二,是一个不好的称呼呢?”

    听到这个问题,安娜昂着头,高傲的说:“她算什么,我才是最年轻的影后!”

    最年轻影后?

    大言不惭!

    你这个影后毫无含金量,根本就是花钱买来的,叶静嘉的影后可是三金之二啊!货真价实的肯定,货真价实的影后。

    你怎么有脸与人家相提并论?

    经纪人动了动嘴巴,却终究没有说出一句难听的话。

    说白了,他不敢。

    他虽是江山的经纪人,但仍畏于安娜的家世,哪怕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一同咆哮而过,只唯有耐着性子,笑着哄着安娜。老油条一样的经纪人,对付十几岁的小姑娘,不要太简单。

    安娜终于被劝住,不过她心中仍然不爽。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叶静嘉,算什么东西,也敢和她相提并论!

    第二天晚上,安娜陪同父母哥哥,一同出席一个隆重的私人酒会。

    在十几二十岁的女孩交集圈中,安娜骄傲的如同小母鸡一样,昂着下巴,接受着众人的示好与称赞。

    往日这些富家小姐凑在一起,自然要一番攀比,从礼服到首饰,从发型到高跟鞋,甚至连口红与手包都要拿出来好好一比一。

    至于安娜,原本她是连攀比的资格都没有的。

    谁让安家毫无底蕴,说白了就是寒门。

    可是如今,安家势头正旺,称他们为第一红人也不足为怪。少女们为了家族,自然要殷勤的称赞安娜,以博取安娜的好感,说起来有些令人不齿,但事实就是如此。

    若是称赞一般的女孩,称赞得自然是礼服首饰,旅游购物。可是如今的安娜,是名副其实的明星演员,加之刚刚获得最佳女主角,众人便借此机会称赞她的演技。

    这些往日里最会攀比的少女,称赞其人来,也是口吐莲花,简直将安娜简直夸成了一朵花。

    一个身穿粉色礼服的女孩突然说:“安娜未来一定会成为第二个叶静嘉!”

    原本这句话是好心巴结,只可惜安娜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那粉色礼服女孩有些后悔,不过不等她改口,便见一位身穿绿色礼服的女孩,笑盈盈的说:“那个叶静嘉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个父不详靠男人上位的小演员,安娜可是金枝玉叶!她哪里有资格与安娜相提并论,对吧,安娜?”

    说着,绿衣女孩看向安娜。

    果然,听此言,安娜的脸色瞬间好看许多。她高傲的再次将下巴抬高,无形的表示出自己对叶静嘉的不屑。

    见安娜果然厌恶叶静嘉,自然有人帮腔一般的贬低叶静嘉,以博得安娜的好感。众星捧月的安娜正得意不已,她的哥哥过来找她,众人识趣的笑着放行。

    “她是去见先生吗?”看着安家兄妹二人离开的房间,刚刚的粉衣女孩试探性的问。

    一个紫衣女孩回答:“可能吧,听说安娜的哥哥很厉害,现在跟在先生跟前办事,很受重视!先生见见他的家人,也正常。”

    几个女孩,都曾跟着家人,见过先生。

    “天哪,怪不得安家最近气焰如此嚣张!安娜简直想呼风唤雨,不得了啊。”

    “不然,你以为安娜为什么能当明星,真的是因为她那个爸爸?可笑。”

    “说起来,你们看看刚刚她那张嘴脸,还以为我们是真的夸她呢!”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随便说几句假话也当真,连叶静嘉第二都觉得不足以匹配,就她那演技,简直笑掉大牙。”

    “可不,真是不知好歹,不过就是个野鸡女主角,也好意思舔着脸自称影后。”

    说着,几个女孩笑了起来,将安娜当做了一个笑话佐料。

    刚刚她们明明是在狂赞安娜,可一转眼,几人便嘲讽起来,可见刚刚几人确实没有一句真心话,不过是戏言。

    说起来,几个女孩虽然酷爱攀比,但因为相互之间的家族都有联姻关系在,自小一起长大,实则关系非比寻常。

    这种自小发展起来的情谊,由利益支撑,是很难融入任何外人的。安娜初来乍到,自然不懂,傻乎乎的被几个女孩忽悠了半天,还笑呵呵的信以为真,也是可怜。

    粉衣女孩突然看向一位黄衣女孩,“先生跟前不是有楚炎?”

    黄衣女孩姓楚,算起来,是楚炎的远方堂妹,不等楚堂妹回答,绿衣女孩已经解围道:“看,我新买的礼服好看吗?是欧洲高定,你们看裙子上的花纹,是用新鲜的……”

    绿衣女孩岔开话题,其他女孩自然跟上,转而开始进行日常活动——攀比,楚炎的事情就此带过。

    不过黄衣女孩心知,楚炎确实被先生厌恶了。

    与哥哥离开的安娜感到不舍,往日那些人见到她,一个个不屑一顾,怎么样,今天还不是要来巴结自己,她还没享受够呢。

    不过,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哥哥,她立刻高高兴兴的挽住了哥哥的手臂,甜甜的撒娇道:“哥哥,你叫我什么事啊?”

    安娜的哥哥名叫安伦,比安娜足足大了十二岁,比起安娜的撒娇任性,安伦自小生性沉稳。

    他看向妹妹,开口道:“父亲让我带你去见荆先生。”

    听到是荆先生,安娜的眼睛都亮了,她兴奋的尖叫道:“天哪,去见荆先生!真的假的啊,荆先生为什么要见我?”

    在安娜的心中,荆先生是一位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不得了的人物,他凭借一己之力,重振荆家,收拾对手与叛徒,重回巅峰的壮举,简直不要太酷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