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892.第892章 亡羊补牢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顾白与女助理进入小阳台后,独留叶静嘉三人站在原地。

    想到自己助理刚刚那异常不友善的动作,左丘凛戈有点尴尬,他干巴巴的笑了两声,然后挠挠头,一脸“我应该说点什么,可是我不知道我可以说什么”的可怜样。

    不过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他还是勇敢的开口道:“那个,她胆子有点小,晚上的事情有点被吓到,不是,不是针对谁,哈哈哈哈哈。”

    好吧,说了等于没说。

    除了干笑,左丘凛戈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身为艺人却要帮助理擦屁股的左丘凛戈,累觉不爱_(:3ゝ∠)_

    正在他自暴自弃,有些绝望的时候,只听叶静嘉说,“我知道,我理解。”

    此话一出,左丘凛戈瞬间笑了,他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还好还好,吓死他了。

    见他这副模样,叶静嘉越发充满歉意的说:“其实,这次的事情,是我们连累了你们。”

    听到叶静嘉这样说,左丘凛戈连忙摆摆手,“别这么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嘛。再说了,这事儿也不是你想遇到的,不连累不连累。说起来,我也没帮到什么。”

    想到那晚,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到,然后就被按到地上了……

    叶静嘉笑笑,心中终归对左丘凛戈有所亏欠的。

    看着二人你来我往,尤默文打了个哈欠,自在的坐到了沙发上。

    不一会儿,顾白从阳台出来,女助理跟在他的身后,她看也不看左丘凛戈与叶静嘉,径直的急匆匆的超过顾白,迅速走向门口,开门离开。

    左丘凛戈一脸懵逼的目送自己的助理出去,然后只见顾白笑着对他说:“左丘,我想与你聊一聊。”

    不知为何,那一刻,左丘凛戈有一种上学时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谈话的错觉。他下意识整了整上衣,深吸一口气。

    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一句词:风萧萧兮易水寒……

    顾白与左丘凛戈去阳台后,便剩下叶静嘉与尤默文坐在一起。

    两个人,其实有点尴尬。

    怎么说呢,叶静嘉与尤默文关系一直不太好。

    同时,他们在那晚也算,生死之交?

    按道理,二人算是很有革命情感的,只是不知为何,他们单独相处,就是感觉没什么好聊得。

    尤默文原本不想说话,只是想到叶静嘉对顾白的情谊,以及未来二人工作上还有不少合作,咳嗽了一声,主动开口说:“你做得很好,一开始,我找到你的时候,很担心你哭哭啼啼的说要去找顾白。”一旦开口,尤默文发现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继续道:“我一直认为,你能够安安静静的躲起来就很好,没想到,你不仅成功躲起来,还救了我。”

    尤默文真心实意的称赞,冷静理智的叶静嘉,让他刮目相看。

    对于尤默文的称赞,叶静嘉回以,“谢谢你。”

    尤默文挥挥手,却听叶静嘉诚恳的说:“谢谢你来救我,也谢谢你雇人去搜救。”

    此时,叶静嘉已经恢复了原本干净漂亮,眉眼温柔的模样,与昨晚满身血污,眼神肃杀的模样大相径庭。可是呢,尤默文还是忍不住想到了昨晚,想到别人用枪指着他的头……

    他不禁打了个寒颤,终于问出心中一直的疑问:“当然他们指着我头,你难道真的不担心他们会杀了我?”

    说实话,别人指着头的那一刻,尤默文的心都要蹦出来了,他差点死了!更可怕的是,叶静嘉当时的眼神,让人……心寒,他一度以为叶静嘉真的不在乎他的生死。

    “他们不可能动你,毕竟你是知名导演,如果你被杀了,事情会闹得很大,他们难以脱身不说,他们也没有道理杀你。我想,当时他们的目的只是吓吓我,让我露出破绽之类的吧。”顾白回来后,叶静嘉的状态明显好了许多,她见尤默文满脸不解,进一步解释道:“我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我曾出演过杀手。那时,有一位金盆洗手的杀手曾对我说过,杀手通常情况下不会懂目标之外的人,因为没有钱,也没有意义。我想,这些人应该也不会轻易杀人。准确的说,如果他们真的冷血,就会对我手上的人置之不理,直接进门后一枪打死我,而不是与我周旋。我猜,他们还是有良知与道德的。”

    良知?

    道德?

    尤默文一脸震惊,不过他没有给予反驳,而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显然,叶静嘉的一席话让他有种看到新世界的感觉。

    问出了这个问题,尤默文便日的问出了第二个,深埋在他内心许久的问题:“当初,你为什么会在餐厅做出那样的举动?”

    “什么举动?”叶静嘉下意识反问,随后她恍然。

    想到她与尤默文在餐厅共进餐时的事情,她不仅不回答,反而蹙着眉头,不悦的反驳道:“明明是你,为什么对我做出那样不雅的动作!既然你是顾白的好友,你认为你的行为对得起顾白吗?”

    “嘿,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对不起xavier?我那是为他好,为了他而试探你!”尤默文觉得自己很委屈,她什么时候做出不雅的行为了。

    “你为什么试探我?”

    “谁让你总在看我!”

    “我总看你,是好奇你居然可以每晚都换一个女伴!”

    二人话赶话,叶静嘉一下子说出了实情。

    那一刻,空气如此安静。

    尤默文只觉得无比的尴尬,他从未想过,这竟然是叶静嘉不断看他的真正原因!!!

    他双手一摊,坦诚的道歉:“好吧,抱歉,因为你总是在看我,我以为你喜欢上了我。所以,我才想试探一下你的心思。你知道的xavier好不容易谈一次恋爱,身为他的好友,我不希望他被任何人伤害。”

    说到这里,他亡羊补牢的说:“后来,我看到你对我的表情非常厌恶,我才发现我好仿佛会错意了,可是你当时的目光确实很令我感到误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