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887.第887章 对不起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大雪下了整整一天,道路上的积雪已经很厚。今天的雪,是小镇三十年中最大的一场雪,大的惊人。

    叶静嘉坐在沙发上,只觉得双腿渐渐麻木,身体渐渐僵硬,可是头脑却异常清醒。她从未像此刻一样恨过下雪,她很痛苦,说不出的痛苦。

    她能清楚的听到门外的声音,听到有人好奇的问顾白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听到阿灿低声说天黑后搜寻更加困难,听到有人担忧的问她到底怎么办,是不是受了伤。

    她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却独独没有顾白的声音。

    叶静嘉将脸深深的埋在双膝感到无比的压抑与绝望,她紧紧抓着拽着自己的衣服,紧紧的,仿佛想要将衣服撕碎一般……

    她的思渐坠入无尽的深渊,她的心情沉入绝望的海底。

    正当叶静嘉摇摇欲坠,几乎要倒在沙发上的时候。

    突然,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再然后,她听到张雪惊呼:“顾导回来了!顾导回来了!!!”

    叶静嘉猛地站起身,却因太过猛烈与迅速,导致眼冒金星,正是在这些闪闪发亮的小星星中,她见到了顾白。

    那一刻,顾白仿佛是踏着星辰而来,闪闪发光。

    那是顾白,那真的是顾白,叶静嘉的眼眶渐渐湿润。只是顾白看起来很不好,头发凌乱,满身脏污,不过真的是他,他果然还活着!

    叶静嘉猛地扑在顾白的怀中,哭了。

    “你怎么才回来,你到底去哪里了,去哪里了!!!”

    叶静嘉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抱着顾白嚎啕大哭,哭到不能自已,最冷静,最理智,甚至靠一人之力,一把菜刀擒拿歹人的叶静嘉,哭到崩溃。她毫无形象的大哭起来,眼泪鼻涕横飞,撕心裂肺。

    顾白抱着叶静嘉,心疼不已,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都是他不好,是他的错。

    可是现在,他终于再次拥抱住了他心爱的女孩,这种感觉让他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时,张雪默默的将门带过来,将所有的空间都留了二人。只是不知为何,她的眼角也留有泪痕。

    叶静嘉紧紧的抱着顾白,她害怕这是一个梦,她害怕自己抱着的,不是真的顾白。不知为何,她整个人再次抖成了筛子,她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她害怕美梦会醒来。

    顾白同样紧紧的回抱着叶静嘉,温柔的手掌一遍遍抚摸着叶静嘉柔顺的头发,他的声音沙哑却温暖,“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默文已经将一切都告诉我了。你很勇敢,很聪明,很机智,做的很好,非常好。都是我不好,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提及那一夜,叶静嘉哭的更厉害了,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将心中所有害怕、担忧、委屈统统哭出来。

    那种害怕是无法言喻的,尤其是当那人一步步靠近她时,叶静嘉觉得那是死神的脚步。虽然尤默文没有说来者会危及她的生命,可是死过一次的叶静嘉,太明白临死前第六感的提示。

    那一刻,她觉得死神再一次降临到她的身边。

    可是,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她答应过会为了顾白保护自己,她甚至没有为了自己报仇,她怎么能死呢?

    那时,她孤注一掷的拿起菜刀,在开门的一瞬间砍向敌人。

    “我知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叶静嘉哽咽着,将她真实的心理告诉顾白。她根本不勇敢,也不厉害,她只是别无他法。

    她不想死,便只有拼死一搏。

    胜了,她生。

    输了,她死。

    不搏,她死。

    顾白心疼的吻了吻叶静嘉冰冷的额头,眼眸低垂悲伤,“嘉嘉,委屈你了。”

    叶静嘉摇摇头,紧紧抓住顾白的双臂,瞪大双眼,看向顾白,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中争先恐后的涌出,“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

    只要你回来了,便不委屈了。

    顾白看着叶静嘉身上的血渍,想到尤默文与他说,昨夜的叶静嘉冷静、机智、聪颖,可是看着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脆弱无助的嘉嘉,他的心头翻涌。

    可是现在,他能做的,唯有将叶静嘉紧紧的搂在怀中。

    他无法想象,她是如何拿着一把菜刀,砍伤一个手握枪的彪形壮汉,他无法想象,她是如何与歹徒面对面的对峙中取得胜利,他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在经历完枪战后,继而与敌人谈判,随后又为了电影的顺利开拍,将事情定性为持枪抢劫。

    他更是无法想象,这一天,她在这个冷如冰窖的房间里,内心经历了什么。

    他知道,他应该在昨晚回来的,他应该与她一起承受这一切的,可是他没有做到。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保护好她,让她经历了人生中最糟糕,最痛苦,最可怕的一件事。

    他对她的亏欠,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二人这样抱着过了许久,久到叶静嘉的心情渐渐平静,理智再次上线,她连忙抬起头,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哽咽着问:“你有没有受伤?”

    说着,她焦急的开始摸顾白的脸,摸他的双臂。

    顾白微微摇头,将叶静嘉冰冷的双手握在他不算热的手心中,想到尤默文说她一直不吃不可,他便笑着说:“没事,我很好,只是有些饿。”

    听到顾白说饿,叶静嘉立刻要去找食物。

    顾白却拦住她,笑着高声说了一句:“张雪,拿些食物过来。”

    “要热的,最好有汤!”叶静嘉想到顾白可能24小时没有吃东西,连忙细心体贴的补充。

    一直守在门外的张雪,立刻蹬蹬蹬的跑下楼。

    等待张雪拿食物的时候,顾白去衣架拿了一件大衣为叶静嘉穿上,随后又在鞋柜里找出一双最厚的棉鞋附身,为叶静嘉穿上。

    叶静嘉便这样一眨不眨的看着顾白,顺从的穿衣、穿鞋。

    随后,顾白笑着说:“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

    现在,顾白说什么叶静嘉都会说好,她自然点头同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