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736章 虚度光阴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乔已明此话一出,听众有些懵,这仿佛与他们理解中的合约有不小的差异啊。

    一直以来,围观群众都以为跳槽练习生的解约,解除的是练习约,解约原因一是练习强度大,身体出现问题,二是正式合约苛刻。

    没想到,完全不是这样一回事儿?

    那些练习生居然已经签下了十年正式合约,同意违约赔千万,然后跳槽?

    怎么感觉,这些练习生有点,不要脸呢?

    等等,这其中依旧有问题。

    只听电台中的主持人问出了听众心中的疑问:“如果十年始终不能出道,岂不是要在工作室虚度十年光阴?”

    韩肃笑了,进而解释:“合约只是限制了练习生在演艺事业方面的发展,并没有限制他们继续学习,或者从事其他工作,不算虚度光阴。”说到这里,他话音一顿,略带几分不屑的说:“或许存在执拗的练习生,一心一意在工作室练习十年,却依旧不能出道,我想这种人不出道也是对的。”

    说到这里,韩肃不再深言,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乔已明却心中一震,想当年,他在dl的时候……

    韩肃不知乔已明联想到了过去,继续补充:“据我所知,当时合同清晰的标注,没有被选中出道的练习生,可以无偿解约,或者等机会,再次出道。一旦被选入男团,则必须出道,除非遇到重特大疾病,在国内三家以上的三甲医院开具相同证明,其余情况下,一旦是练习生主动拒绝出道,必须赔付违约金。”说着,他看向乔已明,“对吗?小明?”

    乔已明下意识点头,“对。”

    他暂时抛掉在dl练习时的事情,认真回归访谈。

    “三家以上三甲医院?”主持人重复,显然有些意外,这样看来,或许很早之前,工作室已经猜到会有练习生跳槽的事情发生?

    补充条款看似是为练习生着想,实际上,获益的是工作室吧。

    比如现在。

    想到曾楚洋的病例,主持人立刻说:“离开的练习生确实有体检报告,证明他们的身体有一定的损伤。”

    她话音未落,韩肃已经笑着说:“任何一个跳舞的人,身体都会有一定程度的伤病,所以合同中注明,是重特大疾病,总不好感冒发烧也作为退出练习的理由吧。”

    听众纷纷点头,言之有理。

    在韩肃说话的时候,乔已明看到了乐经纪的动作。乐乐站在外面,正在用左手隐晦的指右手腕,暗示节目即将结束,时间不多。

    想到他们还没有说出重点,乔已明主动插话道:“我认为,合约合理。无论是千万违约金,还是十年约,都很合理。工作室对我们很好,并不像某些人所谓的压榨,虐待甚至是剥削人权,霸权主义。”

    “每天的练习安排确实很紧凑,可那又怎样?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们又不是在接受免费的九年义务教务,为什么要像学生一样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至于所谓的春节,当艺人原本就没有节假日,如果希望放假,为什么选择当练习生?”

    “培训期间,工作室包揽我们的衣食住行。我们的培训内容非常有针对性,也非常专业。第一阶段的训练是在国内,进行基础性训练,第二阶段去国外,专门培训舞蹈与礼仪。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授课老师都是非常优秀且知名的老师,凭借个人能力,绝对请不到,工作室让我们享受到了精英式的教育。”

    “既然决心出道,当然必须抓紧时间,努力学习,汲取养分,只有更努力的练习,才会有更好的水平,在出道后才能有更精彩的表演。”

    说到这里,乔已明话音一顿,随口开口:“我曾在df当了四年的练习生,比起高丽公司的放任,毫无希望的练习,工作室紧凑的安排,重视的态度,令我感到满足与踏实。”

    “只要不跳槽,千万违约金又如何?十年约又何妨?”

    “工作室凭什么白白培养我们,然后只签约一两年的约,待我们小有名气后,让我们坐地起价,待价而沽?如果没有练习生的身份与经验,我们又算什么?我们凭什么出道?”

    “工作室培养我们,给我们铺设出道的机会,本来应该感恩的是我们!”

    或许是因为太多激动,乔已明说的话已经开始有些凌乱,缺乏逻辑,但话中对工作室的袒护与感激,显而易见,对于跳槽练习生的厌恶也是不用多言。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自爆了身份!?

    主持人见时间不多,唯有可惜的放弃乔已明的df练习生身份,再三确认:“所以,你非常不支持跳槽的行为?”

    乔已明点头:“如果没有练习生的身份,他们有什么资格去跳槽?”

    乔已明的话非常尖锐,是啊,如果不是叶静嘉工作室的练习生,那些练习生不过就是一帮学生而已,有什么资格去跳槽?有什么资格短时间内出道?

    主持人老生常谈道:“现在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他们离开是因为在工作室的发展前景较小,另一种则是说他们的身体不能承担高强度的练习,以及工作室的某些政策与做法令他们难以接受,我想请问一下,身为同期练习生的乔已明,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乔已明:他们只是想将工作会的当做跳板,现在不跳,以后也会跳,早跳也好,免得浪费工作室资源。

    主持人:……

    主持人:那么,有人向你伸出橄榄枝吗?

    乔已明:有。

    主持人:你拒绝了?

    乔已明:我为什么要答应?

    主持人:……

    乔已明太敢说,完全肆无忌惮,最可的是,他说话的时候非常理直气壮……

    主持人只好继续问:“你们如何看待钱子建向工作室道歉的事情?”

    这次回答的终于不是乔已明,而是韩肃,他彬彬有礼的笑着问:“道歉之后呢?”

    之后?

    没有之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