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713章 四面楚歌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沈斓卿乘坐电梯上楼,开门进入房间后,将高跟鞋一蹬,赤脚走到酒柜前,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

    她端着酒杯,坐在小吧台的高脚椅上,不禁陷入沉思,到底是谁。

    第三部戏,原本她不该去,可是她想确认,确认是她演技不佳,是意外,还是有人刻意针对!

    没错,就是针对!

    第一部影片试镜失败,或许情有可原,毕竟当时的她准备的并不充分,而且没有认真对待试镜本身,存在被新人逆袭的可能性。

    只是第二部戏,明显有问题。

    既然男主角年龄不到三十,为什么一开始会找她试镜?

    除此之外,当时,她是最后一个试镜的演员,导演明明对她赞赏有加,最后却选择了没什么演技的安娜。

    如果安娜真的是最合适的人选,那么试戏时所有评审为什么会露出惊喜的目光?

    当然,也可能是安娜背景深厚,片方不敢得罪。

    这就是为什么沈斓卿依旧选择去试第三部戏的原因,她需要去确认,到底是有人恶意针对,还是一切都是巧合。

    第三次试戏时,她拿出了百分之百的演技与态度,依旧失败。

    这其中必然有问题!

    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她亦然决定去找导演。

    果然,令沈斓卿彻底断定里面有必然猫腻的,正是导演。

    新人导演经历的少,他的表情自然难以掩盖,很容捕捉真相。

    她很清楚的记得,在她询问试镜失败原因时,年轻导演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当她问是不是有其他原因时,年轻导演下意识看向制片人。当她提出减片酬出演后,年轻导演猛地抬起头,眼神中透漏出一种完全掩饰不住的狂喜。

    种种反应证明,其中存在猫腻!

    当然,最重要的是,以她的身份为什么需要试镜!

    今天的三部戏,居然都试镜,这到底是为什么?

    针对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叶静嘉?

    除了叶静嘉,沈斓卿想不到其他人,沈斓卿握紧酒杯。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她低头一看,瞳孔猛缩,竟然不是叶静嘉!

    没错,在沈斓卿试镜第二部电影失败后,她便悄然联系了人,去调查叶静嘉与今天的三部电影是否有任何联系。

    调查结果是,百分百没有关系。

    既然不是叶静嘉,那会是谁?

    沈斓卿越想越苦恼,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想到谭总监给她的剧本,她惹不住哀叹一声,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只怕,她再去找大老板谈也无济于事了。

    沈斓卿试戏被拒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家八卦号齐发动。

    《沈斓卿试戏被拒,是能力不足,还是影后老矣?》《三试三拒,回国至今沈斓卿没有作品问世是要求苛刻?还是无人愿用?》《沈斓卿三连败,令人惋惜》《古装女神,荣耀不再》

    八卦内容自然是说沈斓卿今天试了三部戏,结果一部都没有被选上。不仅没有选上,在第一部戏结束后,还自称是为电影造势宣传,可笑至极。

    ——word哥,沈斓卿到底多差?[哆啦a梦吃惊]

    ——呵呵呵呵呵,国外镀金失败,奔四女神显露真实面孔,gaover![二哈][二哈]

    ——wuli女神棒棒哒,求无良媒体不要乱写,加油加油加油![可爱][可爱][可爱]

    ——nili女神三次试镜失败,求不要自吹自擂,回国后,nili女神啥都没有拍好咩!

    ——讲真,沈斓卿真的是高开低走的典型,当年拍完顾神的戏正红,非要出国,结果呢?呵呵哒[微笑]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顾神能在国外红,不代表她沈斓卿也可以[拜拜][拜拜]

    对于八卦号中的沈斓卿试镜三连败的消息,有人相信,有人则不信。

    幸亏银河的公关部,及时的遏制了新闻的流传,并利用银河的渠道,私下对外宣称,沈斓卿确实不是去试镜,而是以嘉宾的身份,前去观摩。

    至于真假,无所谓。

    总而言之,第二天一早,关于沈斓卿试镜失败的新闻并没有出现在娱乐节目中。

    不过牟震打电话通知沈斓卿,“谭总监说,下不为例。”

    沈斓卿很清楚,银河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帮公司,银河不可能让一姐试镜失败的新闻出现在大众视野,那样丢的是银河的面子。

    但是,如果她再做不出成绩,一定会被银河遗弃,想到这里,沈斓卿感到毛骨悚然!

    不,她绝对不能被抛弃!

    可是,现在的她四面楚歌。

    银河的质疑,郁老的怀疑。

    她想做出成绩,谭总监给她的剧本却让她无法做出成绩。

    百般思量之下,沈斓卿还是决定先找郁老。

    对于沈斓卿的请求,郁老说:“正好,演员就不要做了,你来接董兵的班。”

    见沈斓卿不回答,郁老看着她,面露不悦:“不愿意?”

    沈斓卿自然说不敢,只道:“郁老,若是我以这样的身份来接替董兵,只怕不能令人信服。”

    郁老笑了,“傻姑娘,谁会不信服呢?”

    郁老虽在笑,但眼神很冷。

    沈斓卿想到森山加穗里的事情,想了想,抬起头说:“斓卿能有今天全靠郁老一直以来的栽培与抚育,在米国时,若不是有您,恐怕斓卿一年都待不下去就要打道回国,斓卿一直以来将对您的敬意与感激埋葬在心底。正因如此,斓卿不愿凭借您的恩泽得到董兵的一切,若斓卿只是接过董兵手中的人脉,与其他人又有何区别,又如何让他人信服呢?斓卿希望做出成绩,真正的回报您的栽培!斓卿,不想让郁老丢脸。”

    刚刚那一番话情深意切,说到最后,沈斓卿已经匍匐在郁老的脚边,卑微至极。

    郁老看着沈斓卿,久久没有说话,直到沈斓卿双腿跪的有些发麻,他才缓缓道:“我明白了。”

    郁老的声音很冷,可沈斓卿心中一松,连忙恭敬的说:“斓卿又让郁老费心了。”

    终于,熬过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