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397章 藕断丝连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看着镜头中的叶静嘉,袁自强忍不住咦了一声,她居然改戏了?

    不过,他没有出声打断,而是让叶静嘉继续演下去。

    演员改戏,一定有属于她的原因。

    若是改得好,自然采用,若是改得不好,重拍一遍便是。

    叶静嘉为剧组付出很多,单单扣下高乐然便是功劳一件,更何况其他的付出,改戏的权利还是有的。这是他对叶静嘉的尊重,也是他对叶静嘉的信任。

    于是,拍摄继续。

    若是往日,华茵听闻有办法打入徐家内部,必定会兴奋不已。

    只是这次,她的脸上不仅没有一丝笑容,甚至是面容惨白,没有血色。她忍不住回握姨母的手,眼神晃动不安。

    不,她不愿意!

    她要复仇,却不愿将自己的感情作为工具。她宁愿与徐墨泽自此不再来往,也不想利用他。

    若是,若是有一日,她不得不与他兵戎相见,她绝不会对他手下留情。只是现在,她握住姨母的手腕,她不愿。

    华茵的双手紧抓着姨母的手腕,她的手如柔荑,肌若凝脂,明明是一双极美的手,只是此刻,因为过度用力,指尖煞白,指肚微微泛红,显得略有些狰狞。

    她耸着肩膀,笔直的双臂努力支撑着柔弱的身体,头却是狠狠的垂下,几乎埋到胸膛里。

    明明看不到华茵的表情,可是她周身弥漫着的浓烈的痛苦与悲伤,几乎令人窒息,那漆黑如墨的长发遮盖下不知是一张何等悲痛欲绝的脸庞。

    饰演姨母的演员一愣,没想到叶静嘉会改戏,不过导演没有喊停,她只能顺势演下去,轻声唤了一声,“华茵?”

    华茵仿佛受到了惊吓,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

    她的心仿佛被声音撕裂,露出一道血粼粼的伤口,难道她与徐墨泽不能相忘于江湖吗?

    难道,她一定要利用他吗?

    “华茵。”

    姨母的逼迫,让华茵痛苦不堪,她久久没有反应,唯有颤抖的双臂,越发用力的双手,暴露了她内心的纠结痛苦。

    直到袁自强打算喊卡的时候,华茵微微闭上眼,一滴泪,从她的眼眶流出,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伴随着泪水,她轻声说,“好。”

    她的声音那么轻,仿佛在呢喃,有一种说不出的哀愁与悲痛。

    为什么,偏偏是她……

    得到华茵的答复,姨母眼睛瞬间亮了,激动的不住夸赞,“好孩子,好孩子,这才是殷家的好孩子!”

    华茵整个人仿佛垮了一般,她的手早已松开,自然的垂落在身体两侧,当她得到姨母的赞赏,想支起头,让嘴角扬起时,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的眼角微红,用食指狠狠掐着的拇指,不停的告诫自己,这是她应该做的决定,也是最理智的决定,没有错。

    华茵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将所有的绝望,纠结,彷徨,悲伤与无助隐藏在心中。

    没有激动,没有反驳,没有争吵,华茵就这样答应了,她自始至终低着头,将表情掩藏在如缎般的长发中。

    华茵的悲伤,与姨母的喜悦形成鲜明的对比。

    姨母走后,华茵躺在床上,此时她的泪水如泉涌一般,打湿了枕头,她就这样静静无声的流泪,眼神中没有一丝光彩。

    没有爱,没有恨,只有无尽的黑暗。

    床幔外的丫鬟问,“小姐,可熄灯?”

    “好。”华茵泪流满面,声音却平稳如常。仿佛,她一如既往的坚强,不曾有过一丝动摇。

    “卡!”

    袁自强大喊一声,激动之情不用言表。

    叶静嘉起身,走向导演,与合作演员一同看回放。

    “好好好,演的好,继续保持!”袁自强看完回访后,一连说了三字“好”字,足以见对这段内容的满意。

    围观的工作人员更是纷纷点头,确实好。

    怎么说呢,他们能感觉到华茵的被逼无奈,以及压抑的痛苦。比起书中华茵巨大的情绪波动,这种一直收敛的情绪,反而令人感到心疼。

    没错,就是心疼。

    心疼她接受了太多,选择了太多,背负了太多,只能三更半夜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甚至不能被丫鬟发现。

    华茵之所以被读者大骂,便是因为她几次面临重要选择时,都做出了令读者十分不满的决定。

    刚刚的那一场戏便是华茵重要的决定之一,她对徐墨泽的感情一开始是真情实意,随后当她得到徐墨泽的身份,不得不做出选择时,正是在这一场戏,她选择与他藕断丝连。

    这种藕断丝连不仅仅是因为爱,还存在利用的心思。

    正如姨母所说,华茵在利用徐墨泽对她的爱慕,打探徐家消息。

    叶静嘉不能改剧情,不能让华茵拒绝姨母。

    但是,她可以通过细节的微调,让华茵的利用变得更加合情合理。

    昨晚,叶静嘉一直在思索如何表演才能让观众理解华茵的想法,理解她的选择。

    比起小说中刻画华茵与姨母在这一夜激烈的争吵,巨大的心理变化,直至最后不得不接受。

    叶静嘉选择了一种更加委婉含蓄的方式,或者说,叶静嘉并没有让华茵心甘情愿的接受,而是不得不接受。

    简单说,叶静嘉将原作者描述的华茵与姨母争吵,被姨母劝服,转变为,华茵内心痛苦的不得不接受姨母的安排。

    有时候过于外露的情绪展现,反而会令人觉得假。华茵自始至终情绪保持平稳,顶峰时的紧绷也不过是体现在那一双玉手,越是含蓄,越能更细腻的表达。

    两种表演的细微差别,并不会对剧情发展产生任何影响。

    随着故事发展,华茵依旧会按照剧情利用徐墨泽,但在观众心中,他们永远会记得那一夜华茵的隐忍到崩溃,满面的泪水,以及那双白皙用力的手。

    他们知道华茵本不愿去利用徐墨泽,却不得不去做,她如提线木偶一般,身不由己。

    每每他们怜惜徐墨泽被利用时时,无形中也会对华茵留下一声叹息。

    毕竟,让一个女人利用爱的男人,这世界上难道有什么比这更加残忍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