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294章 共鸣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不,我没有!”叶静嘉突然抻着脖子疯狂的大喊,她拼命的挣扎,企图逃脱顾白的怀抱,“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任何人!终有一天,我会报复!我会复仇!!!”

    她会向所有威胁她,恐吓她,欺辱她,鄙夷她,陷害她的人复仇!

    大力的挣脱几乎让顾白脱手,他狠狠的锢住叶静嘉。

    叶静嘉面色狰狞,眼球突出,几乎丧失理智的张牙舞爪,疯狂挣扎,狂叫,宛如一个疯子。

    只是,她的眼神中充满疯狂以及绝望,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头发与眼泪黏在在一起。

    顾白心疼的紧紧抱着她,用手掌不断地安抚着她的背,给她力量与温暖,“哭吧,哭吧,哭出来就没事儿了。”

    叶静嘉在顾白的安抚下,从尖叫发疯转变成了嚎啕大哭,她心中有些说不尽的委屈与苦楚。

    终于,叶静嘉用这种方式宣泄出了内心深处的情绪。

    阎卜成今晚驱车护送叶静嘉返回帝都,当他问到晚饭吃什么,叶静嘉说不吃的时候,他便发现了问题。

    叶静嘉参加了两场路演,午餐未碰,却丝毫不饿,只能够说明,她对死猫很在意,在意到直至现在依旧反胃,食不下咽。

    而jeff在事情发生后,第一反应是震惊,脑海几乎是空白的,而叶静嘉却能考虑到用东西触碰猫尸,确认实体真假,原本这样的举动可以称赞她胆识过人。

    但是,叶静嘉让他送袁圆回来时,他分明看到叶静嘉拿过笔的右手微微颤动了一下,这说明,她内心其实并不平静。

    所以,他才劝顾白不要来,以免叶静嘉情绪崩溃。

    没想到,叶静嘉情绪克制力太好,哪怕回到工作室,她仍旧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越是过分平静,越是有问题。

    毕竟,就连见多识广的孔翰远,在那一瞬间,表现出的也是震惊与不敢置信,厌恶等负面情绪。

    叶静嘉从始至终,没有负面情绪,冷静,自制,思虑周全。

    jeff与阎卜成确定,叶静嘉是在假装坚强,比起发泄出来的袁圆,他们更担心隐藏内心的她,所以希望顾白来劝她。

    顾白理解叶静嘉为什么会发疯,因为——《礼物》

    从某种层面来讲,黑暗色彩十足的《礼物》,是一场不愉快且留有后遗症的演出经验。

    在叶静嘉扮演女主之前,她必须理解女杀手内心,理解杀手的思维,并引起内心深处的共鸣,进而适应杀手的生活。

    越是靠近,越是容易被同化。

    越是演的好,越是容易沉溺在角色中。

    虽然表面上叶静嘉顺利抽离角色,甚至在《九日记》中有着完美的表现,但是杀手的扮演经验却在她心中留有阴影。

    悲惨,绝望,鲜血,无助,恐惧。

    杀手的负面情绪隐藏在叶静嘉的内心深处,一点一点的改造着她的思维模式,情感状态,人生理想。

    只不过它太过微小,叶静嘉自身难以注意到,顾白也忽略了。

    杀手,野猫,tiffany礼盒,袁圆。

    一系列单独的个体串联在一起,彻底击溃叶静嘉的内心深处。隐藏在她内心那个点被疯狂扩大,她悲观,害怕,疯狂,自卑。

    叶静嘉将自己劈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一边如同成熟的杀手,冷静的处理今天的所有事情,一边如同普通的女生,内心疯狂害怕恐惧。

    简单说,叶静嘉入了戏,却不自知,将自己封闭在麦小奇的世界。

    顾白知道自己的办法过激,他在刺激她最脆弱的神经,可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只有挖开她内心深处最阴暗最无助的角落,让她情绪先宣泄,才有可能平复,不然今天发生的一切终将成为叶静嘉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

    他很了解可以叶静嘉,她是一个不会去看心理医生的人,哪怕去看,她也不会对心理医生敞开心扉。

    比起叶静嘉的发狂,用言语攻击她内心的顾白内心更加痛苦,心如刀绞,他应该早就发现的,那样她就不用遭受现在的一切。

    顾白就这样紧紧,紧紧的抱着叶静嘉,不停的用手安抚着她的后背。

    叶静嘉哭了许久,直到她声音沙哑,才渐渐平静下来,她缩在顾白的怀中,眼泪却是如何也止不住。

    顾白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安抚着她的后背。

    过了许久,叶静嘉终于哭泣着说,“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不然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顾白轻轻的在叶静嘉耳边劝道,“我会为你找到凶手,所以不要害怕,不要被打败,无论是袁圆,还是那只猫,都不是你的错。”

    叶静嘉靠在顾白的身边,泪水肆意的流淌。

    说到底,叶静嘉也只是一个人,她怎么可能不害怕,怎么可能坦然面对今天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何如面对那只眼睛和小二一模一样却被人剥皮的猫,如何面对那么喜欢她,却几乎疯掉的袁圆。

    是,正如顾白说的,她害怕,她担忧,活了两辈子,她永远不能肆意的过她想要的生活,一直被压抑,总要考虑太多太多。

    正如今天,她路演时面带微笑,内心却几乎粉碎。

    对不起,她一直都不坚强。

    “袁圆会没事,对吗?”她抬头,拽着顾白的衣裳,眼神中充满了期盼。

    顾白保证,“袁圆没事,小二也没事,你更不会有事。”他低头亲吻了一下叶静嘉的额头,“记住,永远不要把事情藏在心里,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聆听你的心声,守护在你的身边,不要把我拒之门外,好吗?”

    叶静嘉没有点头,因为她不知道顾白是否真的可以依靠。

    她记得孤儿院里曾有一本小画书,那本书又旧又破,可是她很喜欢。

    上面讲了一个故事,在一片农田里,住着鸟妈妈与她刚刚出生的雏鸟宝宝们。

    秋天丰收了,小鸟却还没有长大。

    一天农民来到田地,他看着成熟的庄稼说,“明天我让我邻居来帮我收割庄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