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249章 蓝玫之死(1)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嘉嘉,你怎么站在那里,快过来。”白幸兰微微招手,示意叶静嘉过来。

    主办方一看,我的天哪,这是哪个白目工作人员安排的,怎么把这一对准婆媳分开了?!一个是顾白的亲妈,一个是顾白的女友,哪个都不能亏待啊!

    她一个健步冲上去,笑着说,“叶小姐,您跟我来,工作人员疏漏将您带错了位置。”

    叶静嘉对右侧的女星微微一笑,跟着工作人员走了。

    最终,她站在一片大咖中间,有白幸兰与顾白的面子在,倒是没有人表示不满。况且大咖之所以是大咖,是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找不快。

    不过就是一张合照的排位而已,算什么呢?

    蓝玫神态自然的往后走,见到一个刚刚说过话的女星,顺势想与之攀谈。

    那女星自然不会轻易把自己的位置让出半个给过气女星,将位置堵个严严实实,微微昂起下巴,面带微笑的说,“不好意思,这儿满了。”

    与这个女星站在一起的另一位年轻女星更是耿直的说,“叶静嘉不理你,你就想在这儿蹭位子,后面去吧,别让工作人员来赶你。”

    直辣辣话让蓝玫有些没脸,但是她完全不气恼,反而面带微笑的说,“其实,我和静嘉合作过一期《铁三角》她大概是生气我很久没有找她吧。”

    那明星根本不信,你说关系好就关系好啊!

    蓝玫巧舌如簧,笑着说,“静嘉就是这种性格,有点小脾气,我和她在节目录制过程中闹了一点不愉快,不过很快我们因此熟悉起来。”她顿了顿又说,“那期节目录制完,还是顾白亲自来接的她呢。”

    说着,她笑了出来,“之前静嘉在电话说有和我说顾白新电影选角的事情,我只是恰好觉得你们不错,可以去试试镜而已。”

    说着,她向后走去。

    那位被蓝玫主动搭话的女星一听电影,笑着喊住蓝玫。真假参半的事实,让她有些质疑,难道蓝玫真的与叶静嘉关系不错?

    她不该用这种话来骗一个站位吧,那未免也太可笑了,传开后,圈里谁还理她?

    但是,她根本不了解蓝玫,蓝玫还有很多办法可以否认自己说过刚刚的话。

    无论如何,蓝玫顺利站在这个明星身边,虽然位置不算绝佳,但也算不错。

    叶静嘉参加完晚宴后,与冯青黛一同坐车回家,冯青黛明天一早还要乘飞机出国,于是她直接上楼回家。

    叶静嘉一进家,便见顾白正坐在沙发等自己,她笑着问,“你怎么在?”

    顾白接过她的包,随口道,“今天怎么样?”

    “还不错,对了,我见到你母亲了。”叶静嘉突然转身,笑着对顾白说。

    顾白并不意外,点点头,“你们聊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简单聊聊。”叶静嘉一边走向更衣室,一边忍不住回头说,“紧张死了。”说着,她走进更衣室,脱掉礼服换上居家服,然后出来去了洗漱间开始卸妆。

    “紧张?”顾白站在洗漱间门口。

    “当然,我很担心哪里说的不对。”

    “我不是说过,我母亲对你印象很好,不用担心。”顾白忍不住笑着摇头。

    叶静嘉轻瞥了顾白一眼,一脸鄙夷,婆媳关系永远不会和谐的好不好!

    “对了,我记得阿姨以前是星海娱乐的艺人,为什么今天我看她和星海的艺人并不热络?”

    虽说不是一个东家,但星海娱乐那边传递出的讯息是和平友好分手,一直保持愉快的合作关系,叶静嘉觉得不太对。

    “星海娱乐不允许艺人恋爱,我母亲与父亲相恋,遭到了星海的强烈反对。原本他们隐婚并不打算那么早要孩子,谁料意外怀孕。于是,他们将我生下来,顺理成章的爆出了结婚的信息。只是母亲当时已经签了许多合同,哪怕怀孕,依旧不得不坚持工作,有一次工作中出现安全问题,导致我早产,出生后身体不太好。

    母亲为此一直很难过,她原本已经决定解约全职照看我,结果星海那边给了一年的假期,在这一年中,我的身体渐渐恢复。加之,很多拍片子已经签了合同,她便决定带着我一同拍戏。”

    “怪不得你母亲从事的慈善活动都是关爱早产爱,原来是因为你?”叶静嘉洗完脸说。

    顾白点点头,“有一部分原因。后来,母亲拍完了片子合同到期就不再续约了。所以,对于老东家其实没什么外面宣传的情谊。”他神情淡漠,“炒作罢了。”

    白幸兰渐渐退出演艺圈,但顾白的名声却更加好用。

    对方哪里舍得放手,即便曾因白幸兰不续约而试图打压过一阵子,但现在可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和乐融融的模样。

    叶静嘉突然伸手捧住顾白的脸,亲了亲他的嘴唇,“恭喜你,早产儿,身体棒棒哒。”

    顾白很快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

    三天后的短信,彻底让蓝玫疯了,上面写着,“我的头好痛”。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当年是蓝玫逼得贝怡蓁跳楼自杀,贝怡蓁是头着地,鲜血四溅,脑浆喷射而出,洒落一地,场面惨不忍睹。

    蓝玫当时只感觉了胜利与复仇的快感,自己泼她硫酸是应该,她敢泼自己硫酸就是该死!

    但现在回忆起来,贝怡蓁当时完全死不瞑目,她瞪大双眼看着自己,那眼神充满怨愤与毒恨。

    突然贝怡蓁变脸掐着她的脖子,声音凄厉,“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要杀了我!为什么!为什么!!!”贝怡蓁的眼睛在冒血,头皮在掉落,流出白白的脑浆,恐怖至极……

    “不,不是我,不是我!”

    贝怡蓁拼命挣扎,突然“啊!”的一声尖叫,她瞬间坐了起来。

    看着窗外微微泛凉的天际,原来,刚刚只是一场梦。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打开床头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刚刚那个梦那么真实,仿佛贝怡蓁就在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