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236章 葬礼(8)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叶兰林突然感觉天崩地裂,完了,全完了,到手的东西全都没有了!他忙活了半天,居然只能得到父母三分之一的遗产!

    不但如此,更是在同事朋友面前丢尽了人!

    怒极攻心的他当场大喝一声,“凭什么财产给他们,如果不是叶兰颂,我爸妈怎么会死!出去玩出去玩,不是他们说出去玩,我父母死不了!”

    此话一出,现场哗然!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因为是料想不到的意料之外!再也没有见过这种人了,居然把事情怪罪到死者身上!

    叶兰林的妻子见事情不妙,急中生智,突然大吼,“爸,妈!你们看看啊,你们尸骨未寒,大姐就带着人来抢咱们家财产了!她二十多年没回来,回来就是来要钱啊!”

    说着,她就扑倒在老人的遗像前,嚎啕大哭,句句诛心。

    “对,你就是回来要财产的,不然怎么还会有律师!好啊,爸妈养你二十多年,你不但不报答,还要回来抢遗产,真是猪狗不如!你滚,你马上滚!!”叶兰林无赖到黑白颠倒,大骂亲姐。

    叶兰芝被气到发抖,要不是丈夫和继女搀扶着,差点摔在地上,她委屈的大呼,“我从来没想过要父母的遗产!我从来没有!”

    叶兰芝是真的没有想过什么财产,她只是自责,为什么不多陪陪父母,为什么一直不敢回家。

    葬礼变成闹剧,在叶兰林夫妇的咒骂中结束,叶兰芝很痛苦,她没想到弟弟会变成这个样子。

    葬礼结束后,叶兰芝自然不可能再回叶家,跟着女儿回了酒店。

    她叫住女儿,低着头问,“今天的事情都是你做的?”

    叶静嘉没有隐瞒,点头说是。

    “你为什么要找律师,是不是要毁了你姥姥姥爷的葬礼!!!”叶兰芝怒突然失常大吼,随即抱头痛哭,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是她的父母弟弟的葬礼啊。

    叶静嘉平静的看着母亲,“妈,是活人重要,还是死人重要?葬礼只是一种仪式,如果今天不是我所有准备,你不会看到大舅一家的真实面孔。”

    “什么真面孔,假面孔,那是你亲舅舅!!!”

    叶静嘉与母亲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她理解母亲离家二十多年,认为自己亏欠父母弟弟,想要弥补,却再难弥补的痛苦心态,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看着母亲自怨自艾,愿意看着她痛苦的放任下去。

    她必须要母亲看清事实,以免她的愧疚心被叶兰林利用!

    “我知道,姥姥打过电话给你,逼你劝我同意捧叶莎莎当明星,你拒绝了。妈,你信不信,你口中的亲舅舅会以姥姥姥爷遗言为借口,胁迫你同意!”

    “他们不会!”叶兰芝哽咽着反驳。

    “为什么不会?明明是姥姥找你回家,他们却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颠倒黑白,说你是为了钱回去,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了?!”

    “我不要钱,我一分钱都不要!!!”叶兰芝捂着脸,泣不成声,她不在乎钱,一分也不在乎,她从未想过要父母的遗产,她只希望他们晚年幸福快乐。

    叶静嘉坐在她身边,轻声说,“妈,我知道,我找律师并非为了钱,而是为了让你看清,大舅变了,不是你印象中的弟弟了。”

    见母亲不为所动,她只好继续,“妈,难道你不在乎叶怀瑾与叶怀信的未来吗?跟着贪图钱财的大舅他们能获得什么,不如去新的环境,开始崭新的生活,考上一个好大学,光宗耀祖。”

    她不敢说大舅是为了小舅的财产,怕母亲更难以接受。

    她顿了顿承诺,“你不是一直说姥爷喜欢有文化的人?只要他们愿意读书,能一直学下去,我就愿意养着他们,哪怕是一辈子。”

    女儿说到这个份上,叶兰芝还能说什么,此刻她心如刀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边是亲弟弟,一边是女儿,让她说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叶兰林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随后,叶静嘉出去,对顾建诚说,“叔叔,麻烦你安慰一下我妈,她情况不太好。”

    顾建诚点点头,叹了口气,“委屈你了,你妈妈现在心情不好,别怪她不理解你,她冷静下来,会明白你是为她好。”

    叶静嘉笑着摇摇头,她理解母亲,母亲就是这样一个看重亲情,纤细敏感的女性。

    安抚完母亲,叶静嘉刚刚坐下,门铃便响了。她不得不站起身,打开门,门外站着叶怀瑾。

    叶静嘉将叶怀瑾让进来,问,“怎么了?不想去帝都上学吗?”昨晚,她并没有告诉二人去帝都上学的事情,还以他不愿意离开家乡。

    叶怀瑾摇摇头,说,“表姐谢谢你。”

    随即表示,愿意送给她一半父母的遗产。或许那些钱叶静嘉不看在眼里,却是他现如今拥有最贵重的东西。

    叶静嘉有些讶异叶怀瑾的举动,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支着头笑问,“你们不是很在意,不想给你大伯吗?”

    叶怀瑾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在乎遗产,不是因为遗产的价值,而是因为那些遗产是父母留给他们最后的东西,尤其是房子,里面充满了他们一家四口的回忆。

    如果大伯直说,想要钱,或者想要一套房子,他们不会不答应。可是欺骗,愚弄,嘲讽,对父母死亡的高兴,让他难以忍受,锥心刺骨的痛。

    叶静嘉轻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摸了摸叶怀瑾的头,“不用给我,你自己收好。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阿信,我帮得了你们一时,帮不了你们一世,今后的路要靠你们自己走下去。”

    叶静嘉的手很轻,有些凉,但是很温柔,就像母亲的手,叶怀瑾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只问了一句,“是我们害死的爸妈爷爷奶奶的吗?”

    原本父母是要带他们一同出去郊区玩儿,只是因为当天有同学生日,所以他们没有去,结果发生了这样的惨烈的车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