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232章 葬礼(4)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叶静嘉让袁圆为兄弟二人开了房间,并给他们餐券,让他们去楼下自助餐吃饭,吃完饭好好休息。

    随后,叶静嘉把温峥辰,顾湘君等人都叫到自己房间来,将事情告诉他们,并问他们,有什么想法,如何处理。

    听完这件事情,他们并不讶异,世界上每一秒都在发生着卑劣残忍的事,他们并不认识那对男孩,以一种令人心寒的冷漠态度评估是否应该成为监护人的问题。

    “舆论方面,如果导向好,会收获不少的附加值。”

    “你在公益慈善方面比较薄弱,如果能当监护人,可以在关爱儿童方面,有不少斩获。”

    只有顾湘君与袁圆两个女生多少表示怜悯,顾湘君是因为认识两个孩子,多少有些情感基础,袁圆则是天性善良,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了解太少。

    听着他们有条不紊的分析,叶静嘉说不出自己的感受。或许因为她就是孤儿出身,所以很难对那两个孩子视而不见。

    温峥辰想了想说,“我认识不少知名律师,不过他们处理的案子一般都是娱乐圈里的名誉纠纷,诽谤,诬陷之类,对于此类家庭纠缠所知甚少,我再问问看吧。”

    此时,袁圆弱弱的举起手,“那个,我有一个堂哥就是律师,找他行不行?”

    “堂哥?”

    本以为袁圆的堂哥一定很年轻,没什么经验,叶静嘉只是怀抱着先咨询的想法,了解一下相关的法律规定。

    万万没想到,袁圆的堂哥居然是知名的大律师!

    袁堂哥四十多岁,家庭美满,事业有成,比起袁圆只是一个月入五千的小助理,袁律师的履历满满的光辉,各种战绩熠熠生辉,基本上是以每分钟计算酬劳。

    “没想到你堂哥这么有名啊!”阎卜成忍不住啧啧称赞。

    袁圆骄傲的说,“对啊,我这个堂哥是律师,还有两个堂哥一个是外科医生,一个是银行行长!”

    阎卜成忍不住转头看向袁圆,一脸疑惑不解的问,“你是基因突变?”

    袁圆被说的羞红脸,争辩,“我也很好啊,我是本科毕业!”

    很快,袁圆将事情简单的告诉堂哥,对方表示问题不大,通过袁圆转达恐怕很难表述清楚。

    于是,双方约定,今晚七点,通过视频联系。

    袁堂哥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看起来十分精明。

    一上来他就笑着寒暄,“袁圆年纪小,被我小婶养的不谙世事,没少给你们添麻烦吧。”

    袁家人太了解家里这个老小,虽然不会去惹事儿,但也不是什么机灵孩子,本想让她在家里找份安稳的工作,找个好婆家嫁人就行了。

    没想到,她非要去什么娱乐圈。

    本想着,她过不了几个月就会哭着回家。

    一开始袁圆过的确实不好,好几次都想放弃。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情况渐渐好转,每次回家都要夸她带的艺人。他们一开始还以为这孩子被洗脑了,后来发现,她带的艺人叶静嘉背景干净,性情温和,人确实不错。

    后来叶静嘉成立了工作室,当了老板,袁圆更愿意干了!工作室管吃管住,工作不累,工资不少,还有福利待遇。

    他们都觉得,袁圆这是傻人有傻福!

    叶静嘉笑着称赞袁圆,“袁圆工作认真,做事勤勤恳恳,现在很多事情都可以处理的游刃有余,我们都很喜欢她。”

    坐在旁边的围观的袁圆不好意思的笑了,jeff看向她,递给她一杯果汁。

    二人简单寒暄过后,袁律师表示,叶家的事情,并不复杂。

    叶静嘉率先甩出最重要的问题,“袁律师,如果叶怀瑾与叶怀信的大伯真的当了他们的监护人,有权处理他们父母遗留的财产吗?”

    “我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规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的权利,受法律保护。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给被监护人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理论上来讲,监护人只有保护被监护人财产的权利,没有处理的权利。”袁律师说完后,顿了顿,“但是,实际情况中,挪用被监护人财产的情况时有发生,不可避免。”

    叶静嘉听到这里,心中一沉,看起来这件事情,她不能不管。

    当即便请教对方,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关于监护人的问题《民法通则》第十六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人员中有监护能力的人担任监护人:一是祖父母、外祖父母;二是兄、姐;三是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

    现在,叶怀瑾与叶怀信的祖父母去世,外祖父母没有能力承担监护责任,他们也没有成年的兄、姐。

    叶小姐作为关系密切的亲属,愿意主动承担责任,从法律上来讲,完全可行。只需要,经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同意即可。”

    叶静嘉想了想,又问,“如果,他们大伯也想当监护人?我是否有竞争优势,能顺利成为他们的监护人吗?”

    “监护人的选择与血缘没有直接关系,法律规定,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由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在近亲属中指定。对指定不服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裁决。所以,理论上来讲,你们拥有同等的竞争权利,但是有一点很重要,法院也会更倾向于未成年的意愿。既然你说,是叶怀瑾等二人主动要求你当他们的监护人,那么只要你愿意,就可以成为他们兄弟的监护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