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16章 过去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叶静嘉的戏份虽然杀青,但剧组仍未完全杀青。

    因学业问题,温峥辰让她先回家到校报到,再做后续安排。

    与相熟的演员告别,虽然有些依依惜别,索性现在联系方便,加了微信也是一样。

    比起韩一白热情拥抱,直言有事找他。

    冯青黛在她离开前只悄悄说了句:“不要轻易接戏。”

    看着她言语间有所指,却又不深说,实则真心提点。叶静嘉起点高,如果盲目接烂片,就回不来了。

    反挽住她的手,通过这段时间,叶静嘉自然知道对方面冷心善,比那些口蜜腹剑的人不知好多少倍,笑嘻嘻的说:“以后还希望能和韩姐合作才好呀。”

    看着她难得孩子气的模样,冯青黛与韩一白只希望以后见到的也是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

    坐在飞机上,本想到特意去见温峥辰,却连面都没见到,只能灰溜溜的回家。

    办公室内的温峥辰并非不在,只是不知如何处理叶静嘉。唯有等剧播后来评判,她到底值得什么。

    叶静嘉的家在遥远的s省省会城市,乘飞机到达。

    近乡情怯的她站在家门口,迟迟不敢敲门,还是顾湘君看不下去,啪啪啪敲了三声。

    开门的妇人保养得当看起来三十出头,样貌端丽,气质淑雅娴静,一身居家服很是贤惠,看到门口的女儿,她眼眶泛红,微微伸出手臂,仿佛想到什么,又慌忙将手臂收回来,详装无事,极为热情的说,“回来了?快进来吧,我给你们做了肘子,排骨。”

    让她们进来后,又拿了一早准备好的果盘零食,单看种类几乎涵盖了超市所有,更有不少国外品种,满满当当堆了一茶几,仿佛生怕怠慢了。

    随后又急急忙忙倒了饮料,转眼看女儿拘束的坐在沙发上,如同客人,心中一痛,找了借口连忙去了厨房。

    屋内设计温馨舒适,有家的温暖。

    叶静嘉有些生硬的坐在沙发上,这种温暖让她迷路又让她害怕。

    “嘉嘉回来了?累不累。”出来的男人饶是两鬓斑白,却温文尔雅,这应该就是顾湘君的父亲,也就是叶静嘉的继父。

    叶静嘉张口喊了一声,“叔叔。”

    便被顾湘君催着去换了衣服,再坐到饭桌上,便已是一桌子美食,有荤有素,有鱼有虾还有蟹,色香味俱全,隆重的吓人。

    一看便是不知精心准备了多久,可叶静嘉吃了几口便停下来筷子。

    “怎么,不好吃吗?”叶静嘉的母亲叶兰芝连忙询问。

    看着她小心翼翼,又担忧后悔的样子,叶静嘉只能干瘪的说,“没,没什么。”不知为何,她见到这个身体的亲人,仿佛是身体机能先天的反射一般。

    悲伤,痛苦,抑郁,自卑统统袭来,让她难以承受,难以下咽,与其说是不好吃根本就是不能吃。

    看她脸色难看,顾建诚心知妻子与这个继女之间的矛盾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决,好心出言调解,“嘉嘉可能是坐飞机不舒服,先休息一会儿吧。”

    叶兰芝心中失望,可见女儿脸色难看只能点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女儿起身回了房间。

    叶静嘉捂着胸口坐在床前,低着头,这个女孩到底承受了什么,她百思不得其解。

    按道理,女孩的母亲明明很爱她,继父对她也关爱有加,姐姐更不必说,并不比亲生父母的家庭差。

    这谜团一日不解开,她的心一日难以平静。

    叶静嘉走了,另一边的三人,也没了吃饭的心情。

    叶兰芝心中悲痛,“她是不是还在怨我?”

    “不会的,别瞎想。”顾建诚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安慰,“嘉嘉年龄小,长大就会明白你的苦衷。”

    “如果不怨恨,为什么要去外地,在家多好。”外地多苦啊,当演员多难,她一想到女儿拍戏受罪就仿佛是割她的肉。

    顾湘君看不下去,开口为叶静嘉辩解,“阿姨,嘉嘉变了很多,而且拍戏应该是她真实的愿望,不是为了逃避这个家。”顿了顿又说,“有什么话,你还是直接和她说。”不要一直瞒着她。

    叶兰芝摇摇头,以前是不能说,现在则是不愿说。

    原应高高兴兴的团圆饭,就这样画上了残缺的句号。

    一觉醒来已是凌晨四点多,叶静嘉坐在书桌前,不知怎的,压抑悲伤。

    休整了两天,她对这个家仍是格格不入,尤其是对母亲。

    两人如同磁铁一般,同性相斥。哪怕她多次努力试图改善关系,却先天反应不良,无法面对,甚至基本的交流都让她全身难受。

    与其尴尬,她索性第三天便到学校报道,开始正常上课。

    在同学在的风言风语中,她才得知这女孩到底有多么不受欢迎,甚至是受尽白眼。

    直到她无意翻到了女孩的日记,终于解开了全部真相。

    原来,这女孩的母亲是未婚先孕,从小父不详,成了不少同龄人攻击她的理由。有说因为她是女孩所以亲生父亲才不要她们母女,有人说她父亲是杀人犯被枪毙的,甚至有人说她母亲是被人侮辱生下的她。

    言辞之恶毒,令叶静嘉瞠目结舌。

    总而言之,从小到大,这个女孩耳边全是污言秽语,在她幼小的内心留下极大的阴影。

    虽然叶兰芝竭尽所能照顾女儿,但风言风语让原本可爱的小姑娘越来越低沉阴郁。

    直到五岁那年,叶兰芝嫁给顾建诚,女孩有了继父。

    开始了正常的家庭,有父有母,甚至有了一个帮她打架的姐姐。

    可童年阴影早已留在了这个女孩心底,永远不会磨灭。

    这孩子的性格已经养成,她活在阴暗里,害怕与人接触,怕别人说她是野种是没爹的孩子,随着年龄增加她开始臆想所有人的窃窃私语都是在说她的身世。

    这种敏感自卑,导致她性格诡异,不敢与人接触。

    她将一切悲剧归根到母亲身世,恨母亲让她从小没有父亲。

    于是,才有了后来的离家出走,遇见温峥辰被签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