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第9章 道歉

时间:2017-10-16作者:桃肉肉

    只听他急声怒斥:“不过就是小丫头片子,还以为自己是大明星呢!别说是喝酒,就是让她滚,也必须滚蛋!”

    “你说什么!”

    滚蛋这种话忒严重了,让原本就怒从心中起的顾湘君更是急红了眼。仿佛开了开关的霸王龙,要和张祥拼个你死我活。

    众人见事态不好,这才不得不拉架,可怒极了的二人哪里会听劝。

    张祥抻着脖子,涨红着脸,“让她下戏,换人!换人!!!”

    “天色不早了,明天还有戏,这大晚上就唱上了?”

    真是巧了,来的居然是袁副导,同为副导却有亲有疏,袁副导年轻些,被唐导重用,自从来到组里一直压在张副导头上。

    此刻,他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酒气冲天的张祥,又看了一眼急红了眼的顾湘君,笑呵呵的开口:“顾小姐身为执行经纪人,怎么不看着小叶,跑这里来了?快回去吧,明天一早还有她的戏份,好好准备。”

    他摆明和稀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众人见状也不敢插言,只当没听到没看见,想默默退散。

    原本这样息事宁人也就算了,张祥却不愿如此,甩开拉着他的手,“慢着!”

    若是平常,张祥也不会和袁自强顶缸,也不知是酒壮怂人胆,还是有人背后撑腰,他这次不肯放手,看向袁自强,“就这么算了?”这话显然是不能这么算了。

    袁自强一愣,随后便明白。

    小艺人,哪里有什么尊严与地位,所谓的执行经纪人也只是名声好听,等同于助理,地位更是低下。

    袁自强能出言已经是仁义之举,不至于为了叶静嘉与张祥撕破脸。

    事情的结局,便是顾湘君道歉。

    既保留了张导的面子,又也没让叶静嘉去喝酒,算是两全,唯独委屈了顾湘君。

    叶静嘉站在人群外,看着要强的姐姐向那个酒鬼低头鞠躬道歉,人人数落的时候,她心头很酸,又酸又痛。

    印象里,那个强势的姐姐和领导都能拍桌子辞职的人,何曾低过头,道过歉。

    “看好了那个叶静嘉,下次你给我小心点!”张祥狠狠瞪了顾湘君一眼,呵斥威胁个尽兴,才腆着肚子离开。

    闹剧划伤句号,人群终于散了。

    顾湘君一转身,便看到那个呆立在远处,正泪眼汪汪看向她的傻妹妹,仿佛刚刚的耻辱都不在了。

    她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好好演戏。”不要,再被人以这种龌龊的事情要挟,轻易就能张嘴断人戏路。

    叶静嘉紧紧握住姐姐的手,狠狠点头。仿佛此时,唯有姐妹二人才是彼此的依靠。

    此时,刚刚的和事老袁副导正坐在导演的房间里抱怨,“那个张祥太过了。”

    他之所以被唐爱国重用,不单单因为是科班毕业,更有一层唐爱国亲外甥的身份在。二人关系不同寻常,只是旁人不知。

    唐爱国不甚在意,看着今天的拍摄内容,随口教育外甥,“这是心大了。”这里面的龌龊,当这么多年导演不单单只是闷头会导戏而已,这是想自己单飞。

    袁自强一愣,傻傻的问,“那还用他吗?”

    “用,怎么不用。”想往上爬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人,他看了眼还摸不清头脑的外甥,心中不禁叹息,这孩子拍戏有悟性,就是为人处世差了别人一截,未来能走到哪一步,看命了。

    自此之后,叶静嘉越发的深居简出,几乎是半个隐形人。却也让不少有心人老实了许多,只因忌惮她身边的顾湘君,实在是凶残至极,连副导演都干撕。

    原本就没什么交流的演员对她越发疏远了,终究,还是得罪了副导演。

    幸好剧组仍是唐爱国坐镇,饶是张祥有意整治叶静嘉,却难寻机会。

    倒是冯青黛赞了一句:“不愧是亲姐妹,果然不同。”吓得她那小助理还以为自己要炒鱿鱼,那两天格外殷勤。

    吃了午饭,导演抬头看天不错,便嘱咐身旁的场务正常准备室外道具。

    按照剧情发展,这场戏是田二少的两个女人第一次正式交锋。

    白二小姐已与田二少步入热恋,首次进入田家这个大家族,顺从温婉的德音也是从这里开始正式成为深闺怨妇。

    这场戏是田二少婚姻的转折,是德音人生的悲剧,是田家未来发展变动的信号,对剧情更是有推动作用。

    唐爱国讲戏也讲的更外细致。

    看着眼前的三个女演员,孙玉如演技不必担心,叶静嘉自那次陪酒事件后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演技更上一层楼,更是出人意料的好。

    唯有这个虞思语,说她发挥好也不过是本色出演,多少有些瑕疵。

    况且,这场戏基本上奠定了田二少两个女人的基调。

    德音演到这里,早已脱离剧本本身,逐渐丰满起来,她的喜怒哀乐丰富细腻。

    唐爱国已看出她心有丘壑,必然不愿甘陪衬,只是不知道这个虞思语懂不懂演戏,不然,原本这个讨巧的角色,恐怕也沦为别人的垫脚石了。

    他的眼神在三人之间流转,一时间对于德音与白二小姐的取舍也十分为难。

    看演技吧,若虞思语不能演出书中的白二小姐,只怕未必万事如人愿了。

    说完,便让三人各自准备去。

    虞思语一身新式鹅黄色旗袍,曲线玲珑,婀娜多姿,再看另一侧的叶静嘉旧式湖绿色袄裙的德音,有那么几分古旧寡淡。

    只看服饰,她哪里比得过自己。她眉目一动,便笑着追上孙玉如说了几句。

    孙玉如轻笑一声,回眸问,“你确定?”

    虞思语点头,确定,怎么不确定。

    自己年轻貌美,又是公司力捧,教表演的老师也夸自己演技好,本以为势必会被唐导重视,结果却常常被唐导骂的狗血淋头。

    更可气的是,居然跑出来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叶静嘉,唐导更是称赞其演技有嘉。

    她天生就要走演艺这条路,既然叶静嘉撞到自己手里,那注定只能是个陪衬。

    想到经纪人对她的嘱咐,势必要杀掉叶静嘉的风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