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二百六十六章 重聚

时间:2018-08-24作者:东边亮

    男的留着三缕胡须,看上去清隽俊雅,身材颇高,手里拿着一柄折扇,此时正在轻轻扇着,他双眼斜向上飞去,看上去有几分不羁狂放的味道,盯着赵擒龙的目光里,带着几许不屑及有些难以言说的情绪。

    而女子眉目淡雅,发黑如漆,比男子稍微矮了半头,站在那儿,仿佛周围的光线都被她给吸引了过来,整个场间,所以的光彩,似乎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赵擒龙眼睛盯着女子,嘴巴微微张开,呆痴痴的半晌没有说出一个字,骤然间,他发出了一声浑如野兽般的尖叫,然后踉跄着扑了过去。

    “你……你没死,别走,我……”他扑过去的同时,口里胡言乱语着,任谁也想象不到,以赵擒龙如此修为,这般的气度,居然会有这等时候。

    站在女子身旁的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探出手来,朝着赵擒龙轻轻按了一下,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下,立时让赵擒龙的身体停滞住,赵擒龙手脚乱舞,似乎要挣脱什么,以他的实力,居然无法摆脱这男子的随手一挥。

    这么看来,这个男子的修为,当真是厉害得惊人,也或许是因为赵擒龙心思动荡的时候,忘记了抵御,赵擒龙挣扎了几下,似乎有些恼了,大喝一声,全身衣服鼓荡,身体缓缓落下,双脚落地,双手朝着外面一挥。

    这么一挥,却依旧没有摆脱桎梏,女子看着他的动作,脸上现出几分不忍,轻轻说道:“走吧!”

    赵擒龙急了,怒道:“不能走,你别走……”倏然间满面涨红,蓬一声闷响,他全身衣服变成了褴褛,而他也终于挣脱了男子的控制。

    当他跨步朝前的时候,男子却脸露冷笑,伸手一弹,嗤一声,赵擒龙的肩膀突然溅起了一朵血花,赵擒龙身形一个踉跄,跨出几步之后却恍如不觉,站稳了身体,探手抓向女子。

    那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轻轻一拳击下,女子见到这一幕,惊得花容失色,喝道:“住手!”

    她喊得很快,却依旧没有男子的出手快,但听波一声,这一拳击在赵擒龙的脑门,赵擒龙只觉天旋地转,呆呆的看着女子片刻,砰一声倒在地上。

    “你为什么下这般狠手?”女子转头看向男子,满脸愤怒喝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对他出手,即便我再痛恨他,也是我跟他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你怎的……”

    男子转头看向女子,脸上现出一丝柔和,轻声说道:“你因为他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我也是有些情不自禁,若不是你,我早就一拳打死了他,若是没有他,我们……我们怎会像今日这般?”

    女子听了这话,脸上愤怒稍逝:“他……他如今帮昆仑疗毒,本来就耗费了不少精力,再加上……加上见到了我,有些神志不清,你……你可曾伤了他?”

    男子淡淡一笑:“伤了他?谈何容易,赵擒龙何许人物?我轻轻一拳怎能伤了他?放心吧,不过让他昏迷片刻罢了,冰凌,咱们走吧!”

    女子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赵擒龙,眼里闪过一丝决然,然后缓缓转过头去,看向不远处的赵昆仑,脸上现出了几分温柔的表情,痴痴的看了半晌,这才低语:“这……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我这当娘的,可愧对了他啊,他……不知这些年来,他可曾过得好?不行,我得好好看看他……”

    说完,迈步朝着赵昆仑走了过去,男子脸色一滞,现出几分不渝,不过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候着。

    女子走到赵昆仑身旁,低头静静的看了赵昆仑片刻,然后弯下腰去,轻轻拂过赵昆仑的头发,看着他的脸庞,轻轻说道:“孩子,你……你就这么大了,娘这些年来,很想你啊……只是……”

    赵昆仑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一双手拂过自己的脑袋,朦朦胧胧之中似乎看到一个聘婷的身影蹲在自己的面前,模模糊糊之中,他看到了那张熟悉至极的脸庞,禁不住低声说道:“娘,我……我又做梦了么?这不是静心林,怎的又……又看到了……”

    听着赵昆仑的嘀咕,女子眼圈一红,似乎有泪水流出,她咬了咬牙,凑近赵昆仑轻轻在他脸庞上亲了一下,然后就义无反顾的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转身就离开。

    走到男子身旁,她又看了一眼赵擒龙,低声道:“走吧!”

    她声音有些嘶哑,似乎情绪有些激荡,但是,转身的姿态,却那么的决然,男子轻轻扶着她,身形骤然飘入空中,然后飞快的转脸扫了一眼赵擒龙,脸上现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昔年为什么这么傻?若是可以重来,我一定……一定不去争夺那些身外之名,唉,也好,能陪在你身旁,也是幸运之至了……”

    男子心里默默的想着,忍不住又扫了一眼远处的赵昆仑,眼里闪过一丝艳羡:“若是昔年……那我们的孩子,或许比他更大了啊,当真是岂有此理!”

    在男子思忖的时候,女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师兄,你……你当真没对他……”

    男子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就舒展开了,哈哈一笑,三缕胡须被吹得四处飞扬:“我凤天机何等人物?若是想要杀他,当年也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我不过击溃了他的内息,只需小半个时辰,他就能复原!”

    女子哦了一声,没有再追问,低下头良久这才幽幽说道:“当年……当年我是不是有些……有些做得不妥?是不是心胸太过狭窄?他……他也许只是无心而已……”

    凤天机低头扫了她一眼,脸上露出宠溺的表情:“师妹,你做的,师兄都支持,即便是错了,那也没关系,师兄来承担!”

    说话间,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空中,在青木崖这等地方,他们来去自如,竟然没有人察觉,这男子的修为,当真是惊天动地。

    他们离开之后,半晌赵擒龙的身形微微一动,脑袋缓缓的抬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