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一百八十七章 长老会通告(下)

时间:2018-05-06作者:东边亮

    ,精彩小说免费!

    姓钱的长老说得很委婉,很客气,不过所说的话里,很明显透露出一种态度,青木学院乃是联盟的学院,周氏若是东南人,那就不必太过费心青木学院的事情,联盟的事情就该由联盟人来处理,至于周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联盟不会立时就让周家交出所有的权限,但是,联盟需要派人参与青木学院的管理。

    不让周家立时交出所有的权利,也只是长老会权宜之计,不是不让,而是不敢,毕竟周家也不是任人摆布的软柿子,青木学院成立至今,一直是周家的势力范围,联盟根本就无法插手其中,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当然会不留余力。

    只要让他们的人混杂进入青木学院里,相信慢慢会弱化周家的权势,这个过程,是一个潜默移化的过程,长老会并不着急,只要让他们找到一个突破口,其余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周院长面色淡然,而周伏虎脸上却满布阴云,姓钱的长老却根本无视他们的表情,又说了几句之后,目光一转,看向坐在周院长与周伏虎两人身后的赵昆仑,面色冷了下来:“这位少年,今日乃是周家答疑会,你也是周家之人么?”

    赵昆仑楞了一下,抬头看向他,但见这个长老一脸肃然的盯着自己,心里略有不快。

    姓钱长老左侧坐着的两个老者对视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渝,这两人都姓赵,却是赵家在长老会里的两位长老,他们清楚,姓钱的长老这般说,肯定是因为前几日赵昆仑回归赵家的事情,尽管这样的刁难不能把赵昆仑怎样,但是可以扫一扫赵家的脸面,其中一人白眉一掀,就要说话,突听周院长淡淡说道:“是周家之人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姓钱的长老哼了一声:“今日如此重大之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上到这个台上,若不是周家之人,还请离开!”

    周伏虎眉头一皱,眼看就要发怒,周院长却是抬起眼光,扫了姓钱的长老一下,漫不经心说道:“他是我青木学院的执事,今日前来,所为青木学院的事,作为青木学院的执事,即便不是周家的,难道就不能呆在这里?”

    姓钱的呆了一下,面色越发的冷冽,突然摇头道:“他不过是青木学院一普通学生罢了,什么时候又成了青木学院的执事?”

    周院长淡淡的看着他,脸上露出几分讥诮:“哦,原来钱长老知道他是谁?那为什么开始会问出那等话来?难道他与钱长老有什么罅隙么?这才让钱长老大庭广众之下以这般年龄来为难一个少年人?”

    姓钱的长老被周院长抓住一句漏洞,几句话说得面色铁青,胡须不停颤动,显然是愤懑到了极点,深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勉强压住怒火,冷冷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变成了青木学院的执事?”

    周院长缓缓站了起来,脸色冷了下去,盯着姓钱的长老一字一句说道:“如今,我还是青木学院的院长,一个执事而已,我难道无法做主?难道说钱长老现在就认定我周家乃是东南人,要夺去我周家所有的权力?”

    这句话更具威力,呛得姓钱的长老面色由青转红,额头青筋跳动,周院长慢慢坐下,一字一句说道:“踏通青木学院阶梯的天才,一个青木学院的执事而已,那算什么?”

    这句话清清楚楚传遍了整个广场,就连那些无法进入广场拥挤在外面的人们都听到了,话音刚落,立时就引起一阵轰然。

    赵昆仑踏通阶梯的事情,传遍了整个联盟,不过认识他的人却不多,知道他来了肇州的人也不多,听说上面这个容貌俊朗的少年人就是赵昆仑,顿时就引起了轰动。

    起初不少人的目光被冬青婉清的清雅脱俗吸引过去,不免心里在暗中腹诽,坐在她身旁的那个少年人真是走了狗屎运气,当听到姓钱的长老为难赵昆仑时,不少人心中不免暗自高兴,很乐意见到赵昆仑出糗。

    但是,当听到上面这个少年是踏通阶梯的赵昆仑后,下面少年人的注意力就从冬青婉清身上转到了他身上,心中的念头也大幅度的转变,心想也只有这等俊秀脱俗的女子,才能配得上这般的天才人物。

    无论是挤在人群之中的怀春少女,还是躲在遮阳伞下的娇怯千金,看向赵昆仑的目光,大多变成了倾慕欣赏,突然,在杂乱的声音之中,一个清脆的女声喊道:“赵昆仑,可以娶我么?”

    这个大胆的声音很突尤,却让场中的气氛缓和了很多,不少人忍不住哄笑出声,场面就变得更为混乱,赵昆仑早忘却了姓钱的刁难的些许不快,面色有些尴尬,旁边冬青婉清斜眼看了他一下,而清苑小姐则是从黑衣下偷偷伸出了一只手,捏在赵昆仑的腰间,轻声说道:“就会招蜂惹蝶,开不开心?快不快活?”

    赵昆仑感觉腰间一阵疼痛,无奈朝着清苑小姐翻了翻眼皮,轻声回答:“管我什么事?放手,大庭广众之下成什么样子?”

    几人嘀嘀咕咕,加上场中的混杂声响,姓钱的长老面色越发的难看,就在这个时候,周伏虎站起来,瞪着他冷冷说道:“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啊,别耽搁大家时间,老夫可没空跟你干扯,想要说什么做什么,快点!”

    周伏虎这一句毫不客气的话,让姓钱的脸色越发阴沉,这时候左侧一个赵家的长老轻声开口:“那就继续吧!”

    这句话,显然是夺了姓钱长老的发言权,不过此情此景,他这句话选在极为恰当的时机说出,却显得那般的自然,不带丝毫的烟火气息,姓钱的侧目扫了他一眼,却也无法说些什么,只能接着他的话说道:“青木学院周氏,已经有人提供了证据,证明你们一脉乃是东南周祖后裔,东南周祖就不用我多介绍,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人,既然你们是周祖后裔,那就是东南之人,请问,你们还有什么话辩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