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一百八十四章 回归

时间:2018-05-06作者:东边亮

    ,精彩小说免费!

    赵无极缓缓站了起来,笑吟吟的看着赵昆仑:“今日所说,绝不会有半句泄露在外,你就不必担心被推上风口浪尖,回了赵家,不会有人知道你是将来的家主,也不会有人对你生出忌惮或者是仇视的念头,到了合适的时机到了你能应付一切之后,我才会宣布此事,放心,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赵家!”

    赵昆仑也跟着站了起来,忍不住又扫了一眼周院长,却见到周院长脸上表情淡然,似乎对此事没有太多的兴致,赵昆仑转头看向赵无极,见到他一脸的期盼,轻轻点了点头:“我最怕麻烦,还望家主记得今日所说!”

    与赵无极见面后,赵昆仑一直没有正面称呼过他,现在称呼‘家主’,自然是默认了赵无极所说,赵无极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身形一闪,就来到赵昆仑身侧,轻轻拍了拍赵昆仑肩膀:“很好,有你这句话,我总算放下心来,赵家……可以恢复昔日的荣光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周院长,笑道:“孟华兄,就要委屈你在此等候,下面的,即便我是家主,也无法违逆……”

    周院长懒洋洋挥挥手:“去吧,我也该走了,本来只是听说有人为难我青木学院学生,前来看看,既然有你出面,那我就不必多管闲事了……喝完这杯茶,我就离开!”

    赵无极哈哈一笑,率先朝着门口走去,走出几步,脚步微微一滞,转头看向周院长:“过几日,长老会之中,我赵家自然会为你青木学院发声……”

    周院长打了个哈欠,摇摇头:“如今赵家内忧外患,就没必要招惹是非了,此事就不劳费心,青木学院岂是这般容易就被拆散?”

    赵无极也跟着摇摇头,一脸的无奈:“你啊,总是这样的骄傲,算了,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说完,他不再多说,走出了屋子,赵昆仑跟在他身后,也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周院长,却见周院长满脸淡然低头喝茶,似乎刚才那些能震惊整个联盟的话对他根本没有一丝影响。

    出了门,赵无极转头看了一眼赵昆仑,没有说什么,迈步朝着那个高大的门楼走过去,赵昆仑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跨入了门楼,里面依旧是一个院落,与外面的差不多的样子,只是又要大了一些,在院里,两侧坐着一些中年人或者是年龄更大一些的人,见到赵无极两人进来,靠近大门处立时有个人站了起来,伸手抓过身旁的一个大碗。

    碗里装满了清水,他五指伸入水里浸了一下,拿出来屈指一弹,无数的水珠飞向赵昆仑身上,赵昆仑身形微微一动,赵无极就低声说道:“别躲,只是一种形式罢了!”

    赵昆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也没听父亲说过这样的事,当水珠飞溅过来的时候,他虽然猜想这大概是一种仪式,却也不愿被水珠沾湿衣服,听了赵无极的话,这才放弃闪躲的想法。

    靠近门口的第一人弹过水珠后,接着第二人站起,手探入碗里,又弹了一下……从大门走到这进院落的另一个大门,每个人都弹了一次,赵昆仑身上微微有些湿润,脸上也沾染了一些水滴。

    跨入通往下一个院落的大门,赵昆仑这才松口气,这个大门比之外面的门楼,显得小了很多,进入里面,是一个相对前面院落小了很多的院子,地面铺设着大块的青石板,在青石板的缝隙之中,长出了半人高的杂草,不知为什么,这些杂草没人清理。

    这个院落,就跟一般普通人家的一样,很小,也杂乱,从大门处到正对的台阶,不过七八步而已,台阶后面,就是一排的屋子,几根柱子竖立在台阶之旁,在柱子中间台阶之上,站着三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目光炯炯的盯着走进来的赵昆仑。

    进入了这个院落,赵无极就停下了脚步,轻声对赵昆仑说道:“朝前走,到了台阶前跪下,听从那三个长辈的吩咐……”

    赵昆仑也不停步,一步步朝着台阶走了过去,距离台阶四五步的位置,缓缓跪下,站在最前方的那个老者目光一闪,厉声喝道:“来着何人?”

    赵昆仑头也不抬回答:“青州赵家赵昆仑!”

    那老者眉头微蹙,继续喝问:“联盟只有一个赵家,何来青州赵家?”

    赵昆仑头微微一动,还是没有抬起来,轻声回答:“枝叶繁茂,就生旁支,青州赵家源自赵家,却又不同赵家……”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直视那个老者:“念头不同,所以就有分歧,自然就会分散!”

    老者面色沉静,凝视赵昆仑片刻,声音略微小了一些:“既然有分歧后分散,又为何归来?”

    赵昆仑定定的看着他,半晌没有回话,老者的目光也一直与赵昆仑对视,并没有闪开,场中一时寂静无声。

    过了数十息的时间,赵昆仑这才淡淡说道:“不忍见赵家四分五裂,归来略尽绵薄之力!”

    这句话,实际不是他真心的所想,不过刚才与赵无极一席谈话,知晓了一些赵家的近况,就说了一句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话出来,赵昆仑心里略感羞惭,随即就散去,虚伪这种玩意,得看人来。

    老头目光一闪,两道花白的眉头飞了起来,即刻又压了下去,眼帘微微合拢了片刻,又睁开了来,朝着旁边闪开几步:“进内拜见祖宗,须得实心实意,归来之后,一切以赵家为重,个人为轻!”

    赵无极微闭的眼睛颤动了几下,又恢复了平静,赵昆仑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这才站起,一步步走上台阶。

    上了台阶,是一个敞开着的大门,刚才三个老头挡在门口,所以看不真切,现在看来,大门内是一间极为宽敞的大厅,比之刚才外面坐着喝茶聊天的大厅还大,但在这厅里,并没有座椅家具。

    大厅正对大门的墙壁,挂着密密麻麻的木牌,上面写着细小的字,在墙壁之前,摆着一张长长的桌子,上面点着香烛,桌子前,是一个大大的陶瓷鼎,里面燃烧着钱纸,照耀得黑漆漆的屋里忽明忽暗。

    刚跨进屋子,刚才说话的老头就喝道:“跪下,向列祖列宗叩首!”

    在陶瓷鼎前,是一排跪拜用的蒲团,赵昆仑缓缓跪下,认认真真的磕了一个头,等他站起来后,那个说话的老头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探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礼成,报上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