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姓钱的,出来受死

时间:2018-03-21作者:东边亮

    ,精彩小说免费!

    雅儿看了他几眼,就转开了目光,扫了一眼各家的子弟,大声道:“赵擒龙的去年的时候,来到我们蓬莱岛,跟我们岛主相谈甚欢,岛主与他订了儿女亲家,提及是四个月前成亲,谁知这姓赵的竟然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了消息,这等不守诚信之人,我家岛主自然不愿与之相交,就令我们带着小姐前来找到他或者是小姐的未婚夫婿,当面解除婚约!”

    听到这些话,那些子弟们精神一振,知道重点来了,而曾亮听到一年前赵擒龙曾在蓬莱岛的消息,双脚一软,心里不迭叫苦:“赵擒龙……他……他一年前居然出现在蓬莱岛,完了,若是他回来,知道了这些事情,恐怕……”

    他这里彷徨不安,雅儿却在继续说着:“如今小姐夫婿死了,无法当面解除婚约,若是谁知道赵擒龙下落,请告知一声,若是他一直不出现,那么八个月后大家再来……”

    顿了顿,她指了指冬青婉清:“这八个月,我们就在此暂住,等候消息!”转脸看向孟执事:“不会太过打扰贵院吧?”

    话已至此,孟执事还能说什么,笑着应承了下来。

    钱自伤听了她的话,微微松口气,使劲瞪了钱自来几眼,钱自来被他呵斥了半天,垂头丧气的暗自叫苦,他这人性子混蛮,单单只怕这个大哥。

    他也知道,若是没有这个大哥,他在钱家什么都不算,也只有打着大哥的虎皮,他才能活得这般惬意。

    对这个大哥,钱自来是极为了解的,从刚才的情况看来,钱自伤当真是怒到了极点,若不是此时人多势众,恐怕早就对他动手了,现在只是呵斥几句,等待事后人少了,一顿重重的责罚是免不了的。

    吸了口气,勉强压制住心里的暴躁,钱自伤正要开口继续喝骂弟弟几句,突然听到雅儿提高了声音:“虽然我们来此是找赵昆仑解除婚约,不过在解除婚约之前,姓赵的依旧是我家姑爷,我们东南人恩怨分明,自家姑爷被人所害,当然要报复回去……”

    钱自伤心里咯噔一下,暗自说一声不好,雅儿厉声喝道:“姓钱的,滚出来受死!”

    钱自伤慢慢转头,冷冷的看着她,雅儿目光一眨不眨的与之对视:“那日我看你把人丢下悬崖,若是早知道是我们姑爷的话,我就该上前阻拦……”

    话没说完,冬青婉清眼皮一翻,竟然晕了过去,她这些天来,一直强撑着忍受,心里犹如刀割,早已千疮百孔,却依旧抱着一丝幻想,少爷或许没有死,只是钱自来胡说八道而已,尽管知道这个希望很渺茫,没见到尸体却又成了一个借口。

    此时听了雅儿的话,证实了钱自来所说不假,她强忍着的情绪一下子翻腾了出来,立时就晕了过去。

    雅儿正要朝着钱自伤走过去,见到这一幕愣了一下,身形一闪,在冬青婉清即将摔倒之前把她抱住,朝着一个东南女子招了招手。

    这女子过来接住冬青婉清,雅儿转头看向钱自伤,脸上闪过一丝杀机,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刚走出几步,就见到人影一闪,孟执事皱着眉头挡在她前面。

    雅儿停下脚步,淡淡说道:“这位先生请让让,你不是我的敌手!”

    孟执事冷冷说道:“这里是青木学院,你们东南人想来此挑衅,也太看不起我青木学院了!”

    雅儿摇摇头:“我并非挑衅,只不过是报仇而已,你也听到了,他害了我家姑爷,我找他报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孟执事也摇摇头:“你们要报仇的话,出了青木学院随便,只是在青木学院里,却绝不允许,我境界修为没你高,但是青木学院高手如云,却也不容轻辱!”

    雅儿歪着脑袋看了他片刻:“真的不行?”

    孟执事点点头:“绝对不能!”

    雅儿微微闭眼,摇摇头,睁眼后突然爆喝一声:“姓钱的,你这胆小懦弱的无耻小人,只会躲在别人背后么?很好,我就不信,你能躲在青木学院一辈子!”

    钱自伤嘴巴动了一下,钱自来就怒不可遏的嚷道:“臭|娘们你说什么?我大哥懒得跟你一个女人一般计较,你就蹬鼻子上脸了?我大哥若是出手,几拳就打得你屁滚尿流……”

    话没说完,就被钱自伤一把扯住,狠狠的瞪了他几眼,雅儿嘿嘿冷笑道:“打得我屁滚尿流?你问问你大哥吧?那天是谁被追得屁滚尿流?”

    听了雅儿的话,很多子弟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钱自伤是洗髓巅峰修为大家都是知道的,这雅儿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竟然能将钱自伤追得落荒而逃?

    在肇州时,一些子弟见到雅儿漂亮,又穿得大胆,嘴里偶然忍不住口花花一番,这女人幸好没有生怒,此时想起立时感觉后背发麻。

    钱自伤满脸羞怒,对钱自来越发的痛恨,自己被这女人追打的事情本不会透露出来,这个混账弟弟一番话,却引出了这个事情,若钱自来不是他亲弟弟,真有杀了他的心。

    雅儿鼻子里重重哼了一下,倒也没有继续再朝着钱自伤发难,对孟执事微微点头:“先生勿怪,我尊重你的意思,在学院里不会跟他动手,不过出了学院,这个仇一定是会报的!”

    孟执事也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微笑:“那就好,贵方就在这里安心住着吧,我让人把周围几栋屋子给腾出来,打扫一下……”

    雅儿吟吟笑道:“先生只需指出是那几栋屋子就行了,我们自有人打扫,却不劳烦先生了……”

    两人客气了一番,孟执事也就没有再坚持。

    同来的那些子弟们面面相觑,他们原本以为来了之后马上就会有消息,谁知出了这么个意外,一些人忍不住就对钱自伤生出了些反感迁怒,你不杀了赵昆仑,此时早就解脱了婚约。

    绝大部分家族子弟悻悻然离去,在这里等八个月,他们可没那个耐心,快到八个月的时候再来就行了,而有些闲得无聊的,则是留下来了。

    雅儿跟大伙打了个招呼,指挥下人打扫屋子,然后让人把两顶轿子抬进了一所最大的屋子,这才转身抱着犹自昏迷不醒的冬青婉清走进那所屋子。

    ……

    感谢‘古驿精兵’投的月票,这是第二更,还有俩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