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木学院寻人(上)

时间:2018-03-21作者:东边亮

    ,精彩小说免费!

    雅儿的话说完,厅内沸腾了,有人喊道:“赵擒龙早就失踪了,他儿子赵昆仑在青木学院,你们去青木学院找他就行了……”

    “是啊,赶紧找到赵昆仑,把亲事退了,这种人不将信誉,别跟他们来往……”

    “明天就去,我们跟着一起去,他若是敢推脱,咱们一拥而上,揍死个不讲信誉的王八蛋……”

    钱自伤心里感觉有些古怪,忍不住大声问了一句:“若是都找不到他们,岂不是就无法退亲了?”

    他的声音很大,雅儿朝着他看了一眼,笑了一下:“不是说赵昆仑在青木学院么?怎会找不到?”

    钱自伤沉默不语,却有另外的人想到了一个问题:“也是啊,若是赵昆仑不想退亲,他听了这消息跑去躲着怎么办?老找不到他,难道就退不成了?”

    雅儿摊了摊手:“当然不会如此,若是找不到人,我们岛主说了,从约定之日以一年之期为限,一年之后,就算是自动解除婚约……”

    顿了顿,她笑道:“婚期约定是四个月前,也就是说,一年之期乃八个月之后!”

    ……

    翌日,不用人催促,东南人就启程前往青木学院,似乎他们也是急于解除婚约。

    所有的东南人都一同前往,两支使团的人加起来有五六百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肇州,跟随着他们的,是更为庞大的队伍,各家族的子弟及随从。

    这一次,‘护送’的人群远比从青州来的时候更多,大家都知道,东南人去青木学院退掉婚约后,清苑小姐会出面亲自挑选夫婿,然后被选中的人跟随东南人一同前往蓬莱岛成亲。

    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大部分自觉有资格的家族子弟都肯定不会放弃,都想成为第一个插|入东南人势力的联盟人,仰或是一些家族里不受重视的子弟,想凭借这个机会一飞冲天。

    谁都不知道那位清苑小姐是什么性格口味,说不定偏偏就看中了自己呢?这是很大一部分人的想法。

    出了肇州,队伍已经庞大到令人惊愕的地步,不断有很多闻讯而来的人加入。

    钱自伤自然也跟着一同前往,只是他有些心绪不宁,因为他知道,此去肯定是找不到赵昆仑的,因为赵昆仑已经死了!

    不过,钱自伤心绪不宁不是因为他杀了赵昆仑,他根本就没想到钱自来把此事泄露了出去,他担心的是,在他把赵昆仑丢下悬崖的时候,雅儿曾见到过他,尽管这些日子两人见面时都像没什么事一般,钱自伤却总有些隐隐的不安。

    转而一想,他把赵昆仑丢下悬崖的时候,这些东南人距离尚远,根本就看不清赵昆仑的面容,而且就算看清了,他们也没见过赵昆仑,哪里知道是谁?

    这么思忖,让他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

    前往青木学院的队伍越走越庞大,一路上过城蹿镇,闹得鸡飞狗跳,人多了自然良莠不齐,就生出了不少是非出来,各地方的官长头疼不已,小心翼翼伺候,心里却是暗骂不已,巴望这些家伙赶紧走出自己的管辖之地。

    这一次,东南人倒也没有像来肇州的时候要求每个地方玩耍几天,他们日出而行,而落而息,赶路的节奏稳定而规律。

    肇州距离青木学院就要比青州近很多,不到十日,大伙就来到了青木学院。

    青木学院大门处,站了不少迎接的人,钱副院长、孟执事、周执事都在其中。

    在昨天的时候,队伍里长老会跟随而来的人就已经预先通知了学院,钱副院长代表学院跟东南使团寒暄了几句,就直截了当的询问来意。

    长老会派人来知会的时候,并没有说清楚东南使团所来为何,因为这么多人前来,仅仅只是为了找一个青木学院的学生退婚,并且退婚的人还是东南人,这事说出来,不免有些令人尴尬,也让青木学院脸面过不去,所以就没有提及。

    跟钱副院长等人接洽的自然是雅儿,她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说道:“听说赵擒龙之子赵昆仑在学院里,我们找他有些私事处理!”

    钱副院长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他生平最反感之人就是赵擒龙,第二就是赵昆仑,反感赵昆仑除了恨屋及乌之外,还有当初赵昆仑当着那么多人让他脸面无存。

    孟执事与周执事却是脸色一变,眼光在人群里一扫,看到了面色平静的钱自伤,两人对视一眼,均自忍不住暗中嘀咕。

    “请问,赵昆仑可在?”雅儿等了片刻,没听到回话,又问了一句,钱副院长是懒得回答,而孟执事周执事是不知该怎么说。

    钱副院长哼了一声:“赵昆仑啊,他就在学院了,孟执事,请你带他们去吧……”话没说完,孟执事就面色古怪的打断了他:“钱院长,稍等……”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钱副院长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就马上恢复平静。

    雅儿见到两人表情古怪,眉头微蹙,正要开口,孟执事转头看向她,淡淡问道:“请问,你们找赵昆仑有何事?”

    雅儿面色有些不好,冷冷说道:“我说过,这是私事,麻烦带我们去见一下赵昆仑,可否?”

    孟执事犹豫了一下,旁边的周执事忍不住插|嘴:“据说……赵昆仑前些出了事情,已经死了,你想要见他,那是见不到的了!”

    孟执事微微蹙眉,扫了周执事一眼,周执事却缓缓摇头,意示此事很多人知晓,无法隐瞒,旁边的雅儿却是大吃一惊,满脸惊愕,瞪大了眼睛。

    跟随而来的各家子弟轰一声仿若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有的忧喜交加,有的则是满脸怀疑,还有的满脸惊愕,钱自伤的脑袋仿佛被人敲了一记,嗡嗡作响,不停的寻思:“这……这消息怎么透露出去了?谁……谁说出去的……”

    不需多想,脑里即可浮现出钱自来的脸容,他忍不住怒气勃发,咬着牙恨恨的想着:“这王八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只有这么说了,居然……居然还做出这等事来,钱自当也不知在做什么,不阻拦一下,钱江也是个混账……”

    “你……你说什么?赵昆仑死……死了?”突然,雅儿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似乎颇为激动,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脸上涨红得如同渗血一般,看样子有些慌乱。

    ……

    今日三更,凌晨还有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