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九十六章 他自己跳悬崖了

时间:2018-03-09作者:东边亮

    ..太古修神诀

    追赵昆仑的时候,钱自伤没感觉距离有多远,或许是他当时的心思全放在怎么折腾赵昆仑上面去了,眼下被人所追,却察觉距离青州当真过于遥远。

    身后嗤嗤之声不绝,不停有小石子被女子踢射过来,就如同刚才他对方赵昆仑一样,只是后面的女子修为与钱自伤相仿,虽然不停骚扰阻拦,却也没有拉近彼此间距离。

    不过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钱自伤内息枯竭之时,便是他被追上的时候。

    钱自伤此时头脑很乱,他想要尽快甩开女子,又想干脆趁还有些力气,跟这女子好好打一场,逼退了她,自己就能有机会逃脱。

    不过想着若是被耽搁,已经被甩开的那些男子追上来,情形只怕更为不妙,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倏然间,一丝淡淡的、却又有些晦涩难明的气息从他们身后传来,钱自伤不由暗自叫苦,这气息虽然隔得很远,并且很淡,却也能感觉到,能发出这气息之人,定然是个远超他的大高手,眼下这女人就不好对付,再来一个高手,他死定了。

    心里正这么想,突然察觉身后追击的女人停了下来,钱自伤转头看了一眼,见到女子停步回看,心想她难道是在等后面高手跟上来?

    他不敢停留,又跑出一大截距离,又回头看了一下,那女子已经不在原地,而是朝着来路疾驰而去。

    钱自伤有些不解,但此时不是深究的时候,首要须得尽快恢复内息,只要让他拉大一些距离,即便身后的高手追来,也未必能追上他。

    他放缓了一些速度,边跑边恢复内息。

    女子眉头紧紧皱着,朝着来路飞奔,一会功夫,就见到好些人站在路旁,探头探脑朝着悬崖下看去。

    她减缓速度,走了上去,喝道:“刚才怎么回事?”

    崔三哥扫了她一眼,凑过来指着悬崖道:“刚才从下面突然传来一阵气息,咱们在这里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说着,目光禁不住朝着她起伏不定的胸|脯瞄了几眼,女子察觉到他的小动作,面色一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走到悬崖边上,朝下方看去。

    但见悬崖之下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两侧怪石嶙峋,一眼看去,没有看到什么,她转头看向后方的两顶轿子,问道:“就是一阵气息,没有别的发现?”

    另外一人正要搭话,崔三哥又凑上来:“没有,我们看了半天,下面根本就没东西,也没有发现人……”

    女子斜视他一眼,正要呵斥,就听到崔三哥继续说道:“这里,是刚才那联盟人把同伴丢下去的地方,或许,他弄了什么手脚,故意来迷惑我们吧?”

    女子面色稍和,想了一下,点点头:“应该是,联盟人果然卑鄙狡猾……”

    另外一人笑嘻嘻问道:“雅姑娘,刚才那联盟人被您杀了吧?”

    女子面色一滞,重重哼了一声:“没有追上他,我感觉到这里有异常,就赶了回来,我是小姐的护卫,保护小姐才是第一要务……”

    崔三哥脸上带着谄媚的表情,正要说话,女子挥挥手:“不要耽搁太多时间,咱们继续前行,今日天黑前,就能到达青州了,野外露宿了那么些天,今晚赶到青州,就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

    钱自伤生怕后面的‘高手’追上来,恢复了一些内息后,又加快了速度,飞奔了不知多久,后面却始终没有人追上来,他这才慢慢放你下戒心。

    待到进入青州地界后,他完全松弛了下来,放缓了速度,没多久,就碰到等候在路旁的络腮胡及其他几个钱家子弟。

    见到钱自伤,这几人迎了上来,络腮胡笑呵呵问道:“少爷出手,定然已经杀掉那敢违背我钱家规矩的人了,不过那小子实力倒是不错,居然耽搁了少爷这么长时间……”

    钱自伤正要点头应下,突然脑里一动,想起一个关节,缓缓摇了摇头:“我没杀他,追着追着的,碰到了一伙东南人,那家伙见到势头不妙,自己跳下悬崖了……”

    在这瞬间,钱自伤脑里突然闪过一个名字,赵擒龙!

    虽然赵擒龙失踪多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虽然不少人流传他已经死了,但是,也仅仅是流传,他那样的高手,哪里会轻易就死去?

    赵擒龙这么多年没有现面,是以很多人逐渐的淡忘了他,就连钱自伤,在跟赵昆仑争斗的时候,也很少会想起他来,不过眼下杀死了赵昆仑,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就浮现在钱自伤的脑里。

    若是……若是赵擒龙当真没死,自己杀了赵昆仑,他露面后定然会引发滔天灾难,钱家,可保不住自己。

    赵昆仑死都死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担这个风险?虽说承认自己杀了赵昆仑是非常爽快的事情,也能敲打很多跟自己作对的人,不过,在赵擒龙生死未明之前,这件事最好不要扯到自己身上。

    在一瞬间,钱自伤甚至想过,要不要给死去的赵昆仑泼一身污水,说他逃到东南人的队伍里,投靠了东南人什么的,不过看着那些东南人的模样,是朝着联盟而来,这件事无法隐瞒太久,干脆说他自己跳悬崖就算了。

    络腮胡呆了一呆:“少爷,那家伙跳下悬崖了?这么……这么惨烈啊……”

    钱自伤呵呵一笑:“是啊,这人蒙头盖脑的,直到跳下悬崖,都没看清他的面容……”说到这里,他脸上现出几分疑惑:“起初我以为是赵昆仑,不过却有些不像,这人……这人修为似乎是洗髓初阶的,怪不得连你都跑不过他……”

    络腮胡暗中腹诽:“我早就感觉那家伙是洗髓初阶的,肯定比我境界还高,还怪我们平时不勤修……”口里却附和道:“是啊,有些功法能掩盖修为,这家伙肯定是修炼了那种功法,不过……不是姓赵的,又能是谁呢?”

    钱自伤摇摇头,络腮胡哎哟一声:“不对,他是洗髓初阶的,跳下悬崖了根本就没事啊……”

    摇摇头,钱自伤解释道:“那时候他内息已耗尽,即将被我抓着,没有内息哪里能浮空?”

    哦了一声,络腮胡这才释然:“好了,少爷,咱们回去吧,别被这家伙耽搁,姓赵的钻空子就去了青州,那就得不偿失了……家主也快来了,等家主来了,咱们就算完成了任务,到时候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

    “嗯,你们最近也算勤勉,到时候家主到了,我自会帮你们请功……”

    说着话,几人朝着青州走去,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