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古修神诀 第三十三章 昏迷

时间:2018-02-18作者:东边亮

    ,!

    赵昆仑头顶上的画卷流转颤动得越来越缓慢,似乎就像人累了一样。

    轰隆一声,闪电击下来,整个广场犹如沸腾的开水一样,铺设的石板被击得粉碎,四处飞扬,碎石与灰尘,形成一大团尘雾笼罩了广场。

    广场中央的平台,却被画卷散发出来的力量给保护着,闪电穿透过了那股力量,威势就减弱许多,而且全部聚集成一束,朝着赵昆仑而去,别的地方几乎没有受到波及。

    闪电刚穿透过画卷,画卷就仿佛到了强弩之末,椅了几下,啪一声掉在地上。

    画卷落下,闪电似乎挣脱了束缚,骤然间明亮到了极点,朝着赵昆仑头顶电闪而至。

    在见到这个闪电酝酿了那么长时间的时候,赵昆仑心中就略微有些不安的感觉,待到头顶的画卷情况不对,赵昆仑就暗暗提防了。

    骤变之下,幸好他有了准备,不过闪电如此速度,哪里能让他避开?赵昆仑只微微偏了一下身体,闪电就临体,轰一声击中他的左肩,顿时把他击得飞到半空。

    赵昆仑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被闪电击中的瞬间,半个身体就失去了知觉,喷出一口血后,就觉得背上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哗啦,闪电之后,天空突然降下瓢泼大雨,瞬间就把笼罩广场的尘雾给压了下去,片刻之间,到处水流纵横。

    大雨只下了小半个时辰,就渐渐停下,乌云也随着散去,天际露出绚丽的晚霞,竟然已经是到了傍晚时分。

    平台上,冬青婉清的身体微微一动,她所受的伤害其实不大,只是修为低微,身体又弱,所以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被雨水一浸,就醒转过来,她慢慢撑起身体,先朝着四周扫了一眼,见到场中一片狼藉,脸上顿时失色,飞快的站起,喊道:“少爷,少爷……”

    走出两步,被一块碎石所绊,一个踉跄几乎摔倒,朝前跨出几步这才稳住身体,此时已经到了平台边缘,一眼瞥见平台之下躺着一个人,正是赵昆仑,顿时大喜,从台上一跃而下。

    平台大约有两人之高,冬青婉清毫无准备就跳下去,啪一声摔了个难看的四脚朝天。

    费力的挣扎着爬起来,冬青婉清一瘸一拐的走到赵昆仑身旁,见到他眼睛紧闭,左肩衣服尽碎,漆黑一片,全身褴褛就如同一个乞丐一般,眼圈一红,忍不住就流下泪来。

    伸手在他鼻下一探,察觉到若有若无的呼吸,冬青婉清这才喘了口粗气,拍了拍胸口,全身尽湿之下,高耸之处立时颤巍巍的弹动几下。

    “少爷,少爷……”她蹲下去,在赵昆仑耳边喊了片刻,赵昆仑却是毫无声息。

    咬了咬牙,冬青婉清抓着赵昆仑右手,费力的把他扶起来,架在自己肩上,幸好她个头不矮,这才不至于让赵昆仑半个身体拖在地上。

    勉力走出几步,赵昆仑口里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喃喃说了几个字,冬青婉清大喜,凑近他嘴边仔细倾听,听到赵昆仑重复说着:“……画……画……”

    冬青婉清愣了一下,在他耳边说道:“少爷,什么话?”

    赵昆仑说了几个字后,却不再吭声,冬青婉清皱起眉头,仔细思索这个字到底什么意思,突然想到昨晚的时候,赵昆仑放在火边烘烤的那一幅画,轻轻说道:“原来是画,不是话……”

    昨晚见到赵昆仑卷起画后,放在怀里,冬青婉清扶着他找了个地方靠着,伸手在他怀里摸了几下,掏出一个包裹得严实的盒子,知道里面是那还原灵石,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东西。

    她抬目四望,突然心里一动,把赵昆仑放平躺好,然后爬上平台扫了一眼,见到石鼓不远处,一团卷在一起的东西摊在地上。

    上前捡起,正是那副画,大雨淋下,画纸早已经浸湿,冬青婉清小心的展开画卷,见到画面模糊了一些,却是没有什么大的破损,心知赵昆仑极为珍视这幅画,当下小心把画卷起,放入怀里。

    下了平台,扶起赵昆仑,朝着神农族居住的地方而去。

    随意找了间房屋,冬青婉清扶着赵昆仑进去,给他找了个干燥的地方躺下,就开始生火烧水。

    烧开了水后,先把赵昆仑全身擦拭了一遍,初次见到男子身躯,冬青婉清羞涩不已,却依旧细细帮赵昆仑洗净。

    见到赵昆仑身上道道裂纹,冬青婉清忍不住心里难过,这些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遍布他全身,已经不再流血,被水浸湿,显露出苍白之色。

    洗好了赵昆仑,又帮他换了一身在屋里找到的干净衣服,冬青婉清这才开始清洗自己。

    洗完之后,又烧了锅开水,吹凉之后,喂到赵昆仑口里,幸好赵昆仑还能吞咽,喝了几口热水之后,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收拾完一切,冬青婉清这才出门,去采摘了几个果子充饥,然后给火堆加了几块柴火,就靠在赵昆仑身旁,一会功夫就沉沉睡去。

    赵昆仑此时体内却极其的难过,在冬青婉清扶起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知觉,只不过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而已,耗尽全身力气说出那几个字后,就再也无法说话。

    冬青婉清在他耳边说话,帮他擦拭身体,喂他喝水,所有的情况他都是心知肚明,就是无法睁眼,全身也没有丝毫力气。

    那道闪电劈中他身体后,就化为一道暴虐的气息进入他体内,不停在筋脉中乱转,肆虐破坏着他的身体。

    刚聚集起来一丝力气,转眼就被这道气息给吞噬得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这气息不停撕裂他的筋脉肌肉,这种痛苦简直令人疯狂,偏偏他又根本无法发出声音,这难受的感觉几乎让他崩溃。

    气息撕裂了他筋脉肌肉后,又随即修复,修复的过程同样痛苦,不过好歹让他有了些微的力气,这才说出那几个字来。

    撕裂又修复,不停在他体内重复,让赵昆仑痛不欲生,更难受的是,他无法沉睡或者是昏迷,触感甚至比平时都还要清晰一些。

    在冬青婉清帮他脱|光擦拭身体时,心里正有一丝羞惭的感觉涌上来,立时就被疼痛给驱赶得干干净净。

    身旁女孩轻微而匀净的呼吸声在耳边回响,赵昆仑却没有半点睡意,身体无法动弹,明明有知觉却连眼睛都睁不开,更无法说话,就不用提控制体内的内息,赵昆仑就如同被绑着受刑的囚犯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