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536章 “哭泣者”马林

时间:2017-11-07作者:太上老牛

    尤利乌斯二世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在这也坐了半天了,你们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听起来,你们说的好像都有道理,但实际上,你们双方的要求都有些过了……”

    这时,大家看向教皇的目光变了,很多人震惊地想到:

    “教皇陛下这是真的打算说‘公道’话?”

    接着,尤利乌斯二世的话印证了他们的想法:

    “这场战争,马林虽然是正义的一方,而且打赢了……”

    很多人恍然,果然是为马林站台的,一上来就给马林定性了“正义”的标签。当然,这也不算偏袒马林。因为,马林的确是被进攻的一方,不是发起侵略的一方,没毛病。

    “但,他的要求太高太多了……”尤利乌斯二世不紧不慢地说道。

    尤利乌斯二世的话,引起了场上大部分诸侯的共鸣,大家纷纷点头赞同。而边上,身为主角的马林,则一脸震惊地看着尤利乌斯二世,仿佛不敢相信似的……事实上,这当然是马林装出来的表情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诸侯们看到马林这幅不敢相信的委屈表情,感觉特别爽……

    尤利乌斯二世继续说道:

    “要求丹麦割让日德兰半岛,这没啥问题。毕竟,日德兰半岛虽然不小,但不涉及到敏感问题。说起来,这就是一块领地。毕竟,丹麦的核心地区,在西兰岛!割让日德兰半岛,虽然会让丹麦王国面积减少很多,但却不触及丹麦的核心地区……”

    在场的很多诸侯也纷纷点头,觉得尤利乌斯二世说的有道理……

    “但是……”

    尤利乌斯二世来了个转折,然后继续道:

    “马林想要挪威王国,那就有些过分了!”

    顿时,会场气氛热烈起来。很多之前反对马林索要挪威王国的诸侯顿时扬眉吐气地说道:

    “我就说嘛,马林这家伙想要挪威王国,实在太贪婪了。就凭他,也相当国王?”

    一直坐在边上没啥发言权的汉斯国王,甚至激动地站起来喊道:

    “教皇陛下英明!”

    对他而言,教皇的这番表态,可能让他保住了一个王国和一顶王冠,如何不让他兴奋,谁嫌弃王冠多啊?甚至,他现在为之前猜疑教皇尤利乌斯二世和马林“沆瀣一气”而羞愧不已……

    看着兴奋的岳父大人,勃兰登堡选帝侯乔基姆一世却无动于衷。实际上,这个场景,他中午就知道了。因为,马林和他商量过,让他在何时的时候出来当托儿。然后,自己可以免掉一半的赎金……

    而且,马林自己主动把领土要求减半,也让乔基姆一世很是满意。虽然失去施滕达尔这样的富庶的城市很肉疼,但是,能获得柏林东南边的贝斯科地区(奥得-施普利县),也算是个惊喜。

    毕竟,贝斯科地区紧挨着柏林东南边,的确是个安全隐患。中午马林和他分析过,贝斯科地区实在太靠近柏林了,对于柏林的安全不利。

    事实上,乔基姆一世的祖父就曾经考虑过用易北河河西的土地和萨克森选侯国交换贝斯科地区的事情。但当时,萨克森张口就要富庶的施滕达尔,让乔基姆一世的祖父很舍不得。所以,交易才作罢的。若是当时萨克森人愿意用贝斯科地区换萨尔茨韦德尔地区(后世的萨尔茨韦德尔-阿尔特马克县),这个交换也许早就完成了。

    现在,施滕达尔的失去似乎不可避免。而马林的整合土地计划,让他用萨尔茨韦德尔地区换到贝斯科地区,似乎也不吃亏。毕竟,柏林周边,再也不存在别国的威胁了。

    而且,配合马林,还能省很多赔偿金呢,这也是穷鬼乔基姆一世所重视的……

    至于这么做会坑了岳父和腓特烈三世,他才不管呢。再说了,他不说,马林不说,谁知道?

    尤利乌斯二世继续发言道:

    “一个王国的政权更迭,对于整个欧洲来说,都是大事!挪威王国虽然人口少,地处偏远的北欧。但,那也是个王国!挪威的王冠,也是货真价实的王冠,没有掺假,是经过教廷承认的!”

    “马林想通过打败丹麦,就想让对方割让一个王国,甚至一定王冠……我认为,这是欠妥当的。或者说,马林,你太贪心了……”

    “要知道,贪婪是原罪之一。就目前而言,你还承受不起王冠之重!”尤利乌斯二世大义凛然地对马林说道。

    而马林,也眼中含泪,似乎很委屈的样子……

    实际上,趁着刚才大家都看着尤利乌斯二世的机会,马林把藏在袖子里的切开的洋葱,涂在了眼睛边上,刺激得眼睛开始流泪……幸好别人都站得离马林远,不然会闻到一股洋葱味……

    马林表现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道:

    “教皇大人,可是,我有那么厉害的军队,有能力打下一个王国,也有信心守住它!”

    但尤利乌斯二世却坚定地摇了摇头,道:

    “那也不行,王冠在欧洲是非常珍贵的。你看,立陶宛大公国面积多大?人口也多,算得上是欧洲强国。可是,他们也没有一个王国的称号,缺少一顶王冠。所以,在欧洲,王冠极为珍贵。以你目前的情况,还不配戴上王冠……”实际上,尤利乌斯二世真正想说的是——以你目前的实力,还保不住王冠……

    而且,尤利乌斯二世也很狡猾,他的用词很谨慎——他只说马林目前不配戴上王冠,却没说马林不配戴上王冠……

    这两者的意思是完全不同的,目前不配,是暗指以后可能会配得上。而不配的话,则是指完全没资格了……

    作为老丈人,尤利乌斯二世自然希望马林有一天能戴上王冠。所以,他不能留下话柄,直说马林现在不配。等以后他给马林加冕的时候,就不会被人指责为食言了……

    马林听到尤利乌斯二世这么说,似乎很激动,也很委屈的样子。很多离得近的诸侯看见,马林似乎眼里含着泪水——马林似乎非常委屈,委屈得都快哭了……

    “果然是个大男孩,一委屈居然想哭……”很多人不屑地想到。

    不过,看到马林想哭的样子,为毛很多诸侯心里舒服得想叫出声呢?

    尤利乌斯二世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道:

    “至于你要求割让勃兰登堡和萨克森的土地问题,我也觉得,你要的有些多了!”

    “啊?”马林很配合低装出了很震惊的样子,似乎有些迷茫……

    尤利乌斯二世继续说道:

    “你要两个国家各自割让给你相当于一个公国的土地面积,要求太高了!”

    “也许,勃兰登堡选侯国割让这么大的土地面积给你没什么。因为,勃兰登堡选侯国本来就很大。可萨克森选侯国就不同了,萨克森经过《莱比锡条约》,已经分成了两个国家。腓特烈选帝侯管辖的土地面积,现在还没你多呢。你要割走人家一半的土地,不是要人家的命吗?”

    边上的腓特烈三世虽然疑惑尤利乌斯二世为啥帮他说话而不帮马林,但此时,他也是拼命点头:

    “教皇大人说得对,要割走萨克森一半的土地,还不如杀了我呢!”

    尤利乌斯二世看了看腓特烈三世,然后回头说道:

    “这样吧,马林,你对两国土地割让的要求,砍一半!”

    “砍一半?那是好多土地啊……”马林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

    “你到底听不听我的意见?”

    “我……我……”马林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眼里满是泪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但是,诸侯们就爱看马林受委屈的惨样……

    腓特烈三世有些疑惑,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但就在此时,一直不说话的乔基姆一世忽然站了起来,振臂高呼道:

    “教皇陛下万岁,您的决定实在太英明了,我乔基姆完全拥护您的决定!”

    他这一副咋咋呼呼的样子,把众人都吓了一跳,把原本好像要想到真相的腓特烈三世的思路也给打断了……

    乔基姆一世继续振臂高呼道:

    “砍一半,砍一半!”

    诸侯们不明所以,但看着好像对马林很不利的样子。于是,他们也跟着高呼:

    “砍一半,砍一半!”

    “砍一半!”

    “一半……”

    “半……”

    在闹哄哄的背景下,马林看上去非常委屈地接受了教皇尤利乌斯二世的决定。

    签字前,马林还低头趴在桌子上,似乎在哭……

    “哈哈,马林这小子,打仗那么厉害。没想到,受了委屈,居然还哭鼻子,也不害臊!”

    “是啊,是啊!要不,我们叫他‘哭泣者马林’吧?”某人提议道。

    “秒啊!‘哭泣者马林’,整个称号好!”

    然后,马林“哭泣者”的大名传遍了会场。大家兴高采烈低在合约上签字,承认教皇的“公正”判决。就连被打断了思路的腓特烈三世,和有点迷糊的丹麦国王汉斯,也迷迷糊糊地在合约上签了字,承认其法律效果。

    而且,作为对马林的“补偿”,教皇尤利乌斯二世提议,身为选帝侯的勃兰登堡选帝侯乔基姆一世,和萨克森选帝侯腓特烈三世,承诺送给马林三次在帝国议会上的表决支持的机会……

    因为脑子乱哄哄的,腓特烈三世当时就随口答应了,也签了字。但马林心里却乐翻了,因为,马林不打算随便耗费这三次机会,而是打算在极为重要的帝国会议上使用这三次机会——比如,皇位选举……

    就在大家热烈讨论着马林“哭泣者”的不雅绰号的时候,马林却在心里冷笑——“哭泣者?哼,老子可赚足了好处。只要给足好处,别说哭泣了,就是在地上撒泼打滚我都愿意!”

    作为一个“利益至上”的现代华夏人的灵魂,马林并不在意那些虚名,只在乎实际利益。要知道,在后世,很多明星,为了增加曝光度,还故意买通人烟自己呢,自爆烟料简直是家常便饭……只要够红,就能赚更多钱,些许污名,又算什么?汪头条为了争上头条,甩了没名气的妻子,娶了名声够大的国际章,为的是啥?不就想上头条么?可惜,老被人凑巧地抢走风头,真是气煞老夫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