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483章 偷换概念

时间:2017-10-16作者:太上老牛

    每一个厉害的政客,都是一个厉害的大忽悠。而且,不同于老赵那种大忽悠,老赵的忽悠明眼人能看得出来,厉害政客的忽悠,绝大部分人都看不出来。

    前世的时候,马林就有这样的经历——某个大老虎在被揪出来打倒前,压根就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甚至,在被捕前的一天,此人还在大会上强调反腐和正义……

    作为16世纪初最杰出的政客之一,腓特烈三世虽然赶不上后世那些大老虎的水准,但也傲视这个时代了。毕竟,时代有限制,后世的人见得多了,学识更深。这个年代,腓特烈三世就是政客中的佼佼者。

    腓特烈三世心里很清楚——如果单靠萨克森系的力量,他完全抵挡不住马林的大军对萨克森选帝侯国的攻略。

    而且,就算他想向其他诸侯求援,付出的代价也会非常高昂的。毕竟,萨克森选帝侯国可是富裕的国家,在七大选帝侯里,属于最富有的。谁叫萨克森地区是商业和手工业都很发达的地区呢?其他选帝侯,也许土地比萨克森选帝侯多,可财政收入,绝对赶不上萨克森。因为,这个时代是分封制,分封到下面的小贵族们,是不交税的,只负责带兵跟着老大打仗。

    所以,若是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向其他诸侯求援,可以想象,那些人肯定会趁机要挟,从萨克森咬下一块肉。虽然比马林灭掉萨克森的肉要小,但也绝对很可观。

    那么,这样一来的话,即使萨克森选帝侯国能够度过这次难关,也会元气大伤,成为选帝侯中垫底的存在,并在德意志地区渐渐地丧失话语权。

    为了萨克森不至于衰落,腓特烈三世在前往沃尔姆斯的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如何既能求到支援,又能尽可能地减少萨克森选帝侯国的损失……

    快抵达沃尔姆斯城的时候,腓特烈三世终于想到了……

    腓特烈三世忽然想起来,马林似乎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手下的金牌打手。虽然,眼下看起来,此人更加有自立的野心,长远来看是属于诸侯这边的。可是,别的诸侯不一定看得出来啊……

    因为时代的局限性,以及大部分诸侯都贪图享乐,所以,这个时代大部分的德意志诸侯,都是不太聪明的。

    这主要是因为,欧洲在这个年代,极度强调血统论。一个人生下来,基本就决定了他的未来。所以,欧洲的大部分贵族继承人,没有生存的压力,也没有王位继承上的竞争对手。这导致他们缺乏增强自己的动力,也就没有了学习的必要。等他们继承了爵位,自然就是一个个的蠢货……至少,不比一般人强……

    像腓特烈三世这样既有聪明的头脑,又有尊贵身份的人,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德意志诸侯中的领袖人物……

    腓特烈三世很清楚,德意志的诸侯们,和他相比,大部分都是蠢货,还是比较容易忽悠的。

    比如,马林对萨克森选帝侯国的威胁,腓特烈三世若是用萨克森选帝侯国的名义向各位诸侯求援,那么肯定会被撕下一大块肉——这些人虽然愚蠢,但却很贪婪……

    不过,腓特烈三世同样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些个在各自诸侯国内称王称霸的蠢货们,最在乎的,就是手中的权力。

    如果有一天,某个人要夺取这些诸侯们手里的权利,这些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团结起来,组成德意志最庞大的联军群殴之……

    他们不知道什么大局观,也不知道什么国家利益。总之,有人想要剥夺他们的权力,他们必定会玩命。

    说起来,马克西米利安一世,还是腓特烈三世的表叔呢。腓特烈三世的奶奶玛格丽特,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亲姑姑。

    不过,这没什么卵用。只有乔治这样不合格的政治家,才会更稀罕和皇帝的这份亲戚关系。而作为一名老辣的政客,腓特烈三世毫不犹豫地站到了诸侯这一边,一起怼皇帝,还特么成了领袖……

    因为,腓特烈三世很清楚,皇帝和诸侯,天然是敌对的……

    更何况,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年轻的时候,作死地表达了想像法国一样搞中央集权的想法……然后,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就悲剧了……

    法国是什么情况?自从路易十一1461年继位后开始,就开始通过武力,消灭国内的割据诸侯,收回兵权和诸侯国的自治权。到了查理八世时期,法兰西那些个公爵、伯爵们,虽然头衔没变,但手中已经没有了自治的权力,只能仰仗国王的鼻息存活。他们富贵与否,全看法王的心情……

    实际上,法国中央集权的号角,早在卡佩王朝时期就吹响了。卡佩王朝的法王腓力四世,他扩大了征税权,使得法国中央王朝可以在除了勃艮第、安茹等几个实力太强的诸侯之外的法国大部分地区拥有征税权,并创建了后来把路易十六掀翻的三级会议。虽然只是针对商业多加了几个税,但卡佩王朝把触手伸进了那些个诸侯国,开始让卡佩王朝在地方上更有影响。

    因为征税扩大,导致法国朝廷财政良好,到了15世纪,路易十一上台后,直接用强大的财力和武力,发起了武力统一的行动,并在15世纪末基本完成法兰西的统一。然后,法国诸侯就衰落了。或者,更准确地说——法国贵族依然存在,但诸侯却消失了……

    ……

    正是看到了法兰西那边血淋淋的教训,不愿意失去权柄,充当国王的仆从的德意志诸侯们,对“中央集权”极度敏感。好死不死地,当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还年轻的时候,居然在某个公开场合表达了对法国中央集权的欣赏和肯定……这就意味着,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也有像法国王室那样,剥夺诸侯们的自治权的雄心壮志……

    从那时候起,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就和诸侯们站到了对立面上。在帝国议会上,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每次想要获得扩大征税的权利,都会被诸侯们集体否决。即使匈牙利的马加什一世这样的外族入侵了奥地利,也没什么诸侯肯伸出援手,而是坐看好戏……

    而马林正是靠着帮皇帝在意大利击败法国国王而成功跻身贵族行列的,从他“出道”的那一刻起,就被打上了皇帝的标签……

    虽然,在成为了东弗里斯兰伯爵后,马林似乎不再热衷帮皇帝干架了。可是,偏偏马林这家伙,在意大利运作,让拜占庭流亡的末代皇帝,把皇位卖给了马克西米利安一世……

    尽管这个皇位的售卖,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欧洲一致的承认,尤其是几大列强的承认。但是,马林这样做,的确得罪了那些诸侯,也使得自己“皇帝走狗”的标签更鲜明了……

    所以,清楚这一点的腓特烈三世在求援的时候,故意偷换概念,把马林和他的诸侯之间的争霸战争,形容为马林作为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先锋,发起统一德意志的战争的试探……

    这样一来,这事就不是小事了,而是事关全德意志诸侯的大事。所以,美因茨大主教雅各布毫不犹豫地选择啦召集非皇帝一系诸侯一起来商议大事。而很多反皇帝的诸侯听说了这个消息后,也马不停蹄地亲自赶到了沃尔姆斯,一起商讨对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