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322章 俞大猷独轮战车(下)

时间:2017-10-16作者:太上老牛

    在后世华夏,世人都知道戚继光,但不少人都不知道,戚继光时代,还有个俞大猷,抗倭功绩,不亚于戚继光。而且,领兵才能也不比戚继光低。

    当时的人们,称呼二人为“俞龙戚虎”。龙明显比虎强,所以,当时的人,对俞大猷的评价,还要高于戚继光。

    俞大猷武艺高强,在当时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也算是顶尖高手了。甚至,泉州南少林传开的扁担拳,就来自于俞大猷的《剑经》。当然,这《剑经》实际上是少林棍法。俞大猷在泉州抗倭的时候,顺便把这个棍法,传给了南少林。满清时期,南少林僧人把《剑经》传予乡民。乡民们因为满清的“禁武令”,不能公开携带棍棒,没事的时候,干脆使用扁担,演练此种棍法。后来,就发展出了“扁担拳”。后来,《剑经》还被戚继光编入了《纪效新书》,做了详细介绍。

    不过,俞大猷和戚继光虽然同为抗倭名将,可命运截然不同。俞大猷性情刚直,不知变通,结果被朝廷猜忌和排挤打压。

    而戚继光,则比较狡猾些。戚继光投靠了首辅张居正,每年送大量的奇珍异宝给张居正。然后,戚继光就得到了张居正的庇护,官运亨通,一路青云直上。当然,等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开始清算张居正的时候,戚继光也就跟着倒霉了。不过,在此之前,老戚好歹也风光过很久。

    俞大猷和戚继光的练兵策略,是截然不同的。俞大猷喜欢连精兵,各个武艺高强的那种。然后,战时派精兵突击,大破敌军。

    而戚继光,则更倾向于训练出纪律严明、令行禁止的大兵团。他认为,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集体的力量才是强大的。俞大猷练精兵的法子,耗时太长,要十年八年才能见效。而靠着严明的纪律,训练出一支令行禁止的普通军队,只要几个月。而且,若有损耗,补充也方便。而像俞大猷的那种精兵,战斗力虽然强悍,但补充太困难。一战若是尽失精锐,可能就要倒大霉了。而戚继光的练兵方法,哪怕损失再大,只要挑选一批老实的农民,训练几个月,就又恢复了战斗力了。

    后来,历史证明了戚继光的思路是正确的。但俞大猷的做法,更容易出彩。因为,文官们不懂军事,看到俞大猷的精兵那么强悍,自然认为俞大猷比戚继光强。然后,就有了“俞龙戚虎”的说法。

    当然,戚继光作为后辈,很多东西也是学自俞大猷。比如,俞大猷的《剑经》,就很被戚继光推崇,还编入了《纪效新书》,也在军中做了推广。

    甚至,战车阵的问题上,戚继光也是山寨俞大猷的,然后做了改进。

    俞大猷的独轮战车,非常简单,就是在独轮车前面,放三四个尖锐的矛头。作战的时候,独轮车被派到阵前,各自紧挨着。独轮车后面两个支架,则插入土中,以求固定。

    独轮战车,是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俞大猷含冤入狱后被放出来之后,去大同镇练兵时,根据蒙古骑兵的特点,特地设计出来阻挡蒙古骑兵冲阵的。

    俞大猷发现,明朝步兵和蒙古骑兵作战,最害怕被蒙古骑兵突入阵中。因为,那样会导致全军崩溃。接下来,就任凭蒙古骑兵砍杀了。

    于是,根据含冤去世的著名军事家曾铣的车营之法,俞大猷创造出了独轮战车。就是在独轮车前面插上三四个矛头,阻挡蒙古骑兵的冲击。若是蒙古骑兵敢撞上来,直接就被车前的三四个矛头给捅穿了。而独轮车后面两个支架,因为深深地扎在土里,导致独轮车不会被装开。这样一来,率先冲上来的蒙古骑兵,战马就会被扎死在车前,而骑兵,摔下马后,也会被明军杀死。后面冲上来的蒙古骑兵,只能撞到最先那匹战马的尸体上,不得前进。

    这样一来,蒙古骑兵就不可能突入明军步兵阵中了,只能停下来,否则会被自己人撞得人仰马翻。而明军步兵主力,也不会因为战阵被冲垮而溃败。

    与此同时,明军步兵,躲在独轮战车阵后面,不住地用火枪和弓箭射击,大量杀伤蒙古骑兵。然后,明军骑兵,等到蒙古骑兵被独轮战车阵阻碍后,也会从侧面冲出来,攻击失去了速度的蒙古骑兵侧翼。

    通过独轮战车阻敌,火枪手和弓箭手不住射击,最后派出明军骑兵冲击被逼停后丧失了速度的蒙古骑兵,这一整套的战术,大同镇多次打败入侵的蒙古骑兵。然后,俞大猷自然免罪了。

    俞大猷之所以选择用独轮车作为阻敌的战车,而不是像曾铣那样大量使用厢车,是出于成本考虑的。曾铣之前是兵部侍郎和三边总督,自然有能力调用大量的厢车。而在大同镇的俞大猷,不过是个戴罪立功的罪臣,自然不可能有调集大量厢车的能力。

    所以,俞大猷使用了最便宜的独轮车,在独轮车前面安几个矛头,就成了阻敌的战车,便宜又实用。

    后来,戚继光奉命镇守蓟北的时候,受到俞大猷的启发,也使用车阵打击蒙古骑兵。不过,戚继光在俞大猷和曾铣的基础上,进行改良,弄出了偏厢车。就是一面有板墙,一面没有的战车。

    遇到敌军的时候,把偏厢车有板墙的那一面对着敌军,士兵们通过板墙上的射击口,用火枪和弓箭射击蒙古骑兵。

    偏厢车巨大,蒙古骑兵显然冲不过去。而且,射箭打击明军的话,弓箭也被板墙给挡住了。而明军,却能通过板墙上的射击孔,从容射杀蒙古骑兵。甚至,因为偏厢车巨大,戚继光还把虎蹲炮搬上了偏厢车,射杀蒙古骑兵。

    靠着这种车阵,戚继光坐镇蓟北的时候,杀得蒙古骑兵不敢靠近……

    马林上辈子曾经分析过这两种战车的优劣,发现,论战斗效果,自然是戚继光的偏厢车战斗力更强,防护力更高。

    但是,偏厢车也不是没有缺点的。主要问题是,偏厢车太过笨重,不利于行军。而俞大猷的独轮战车,虽然没有偏厢车防护力好,但胜在轻便灵活,行军方便。大军若是快速行军,独轮战车也能跟得上。若是换成偏厢车,就只能跟着辎重部队慢慢走了。

    而且,骤然遇到敌军骑兵的话,独轮战车部署更快,只要把两个支架插入土中,固定车体,就可以阻敌了。而偏厢车,则要花时间把拉车的战马先解下来,然后车厢侧面排好,正对敌军,比较耽误时间。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欧洲地区,除了东欧的鞑靼人,西欧是没有成建制的弓骑兵的。所以,没有必要使用偏厢车来阻挡敌军骑兵的弓箭射击。

    因为,西欧骑兵和阿拉伯骑兵,都是近战型骑兵。只要祭出俞大猷的独轮战车,就足够阻挡对方的冲锋了。

    退一步讲,就算敌军有弓骑兵,马林的方阵里有大量的火枪手,对射也毫不落下风……

    想到这里,马林决定,给自己的大军,大量装备俞大猷的独轮战车……

    之所以如此决定,是因为马林想到了西班牙方阵的缺点——缺乏进攻能力……

    马林的方阵,因为在方阵四周挖了两道深沟。虽然阻挡住了敌军的前进步伐,但同时,也阻碍了己方军队的进攻路线。

    所以,马林的方阵,只能用于防守战,不利于进攻。

    但是,若是把挖深沟改为使用俞大猷战车的话,那就大不一样了……

    敌人进攻的时候,独轮战车的两个后脚支架,深深扎入土中。但若是敌人败逃了,推车的士兵完全可以把后脚支架从土中拔出,然后推着车追击敌军。敌军若是反扑,再把后脚支架扎入土中打防守反击呗……

    如此一来,马林的军队,移动能力将会上一个大台阶,不再是只能站在那儿被动防守了,也有追击敌人的能力了。

    而且,独轮车不但轻便,上面也可以放一些军用器械的。比如,可以放一些拒马和扎马钉。一旦敌军骑兵数量太过庞大,推车的士兵,可以把车上的拒马和扎马钉扔到车前,阻挡敌军骑兵的冲锋。无论是钉满钉子的拒马,还是专门扎马蹄的扎马钉,都会成为敌军骑兵的噩梦……

    当然,这一招是在敌军骑兵数量太多的情况下才会使用。不然,撒那么多恶毒的扎马钉,不但影响敌人的冲锋,也会影响本方军队的追击的。人的脚要是踩上扎马钉,那叫一个酸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