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224章 辩论

时间:2017-10-16作者:太上老牛

    虽然很累,但马林还是把几十家诸侯都拜访完了,送出去大量的金币。收到了好处的诸侯们,也满口答应。

    之后,马林想了想,再度拜访了三位大选帝侯。只是,因为之前已经重金贿赂过,马林就带了点简单的礼物。不过,在带了礼物的同时,马林还带了新晋教皇尤利乌斯二世的亲笔信。

    带上这封信,其实就是为了告诉三位宗教大选帝侯——我是教皇眼前的红人,你们得多支持我啊。

    虽然说,三位大选帝侯本身并不需要讨好教皇了。但是,也没必要得罪教皇。毕竟,教皇一怒,来个绝罚,世俗诸侯也许没什么,但宗教诸侯肯定完蛋。另外,三位大选帝侯本身是没有追求了,可他们的家族后辈还有追求啊。

    在这个年代,担任各主教国大主教的,就没有一个是平民出身的,基本都出自大贵族家庭。

    比如,美因茨大主教伯特霍尔德.冯.亨尼伯格,就出身于亨尼伯格伯国的王室亨尼伯格家族;科隆大主教赫尔曼四世,也是出身于烟森伯国王室的烟森家族;特里尔大主教雅各布,也是出身于巴登伯国(巴登此时还是伯国)王室。更奇特的是,前一任特里尔大主教,03年2月份去世的约翰二世,是现任特里尔大主教雅各布的亲叔叔……

    所以说,这些大主教们,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族后辈们考虑考虑。因为,这个时代,贵族大家族里,有成为教士的后辈,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有可能是亲侄子,也可能是堂侄。

    教皇就算不能直接惩罚你,为难你后辈,那是轻而易举的。因为,德意志地区的主教国的主教,尽管是选举的,但必须经过教廷确认、教皇签字后才能上任。否则,哪儿来还是哪儿去。亚历山大六世父子,就是靠着这一点,疯狂敛财,捞了很多钱。要是哪个新上任的主教国主教不给钱,亚历山大六世就不给签发任命状……

    所以,教皇对那些个主教国的主教们,还是很有影响力的。虽然好奇为什么尤利乌斯二世会亲自写信帮马林说情,但是,教皇的面子不能不给。原本有些敷衍的三位宗教大选帝侯,开始认真对待此事了,并下令小弟们认真对待,把票投给马林。

    从三名宗教大选帝侯那儿离开后,马林又去找了马格德堡大主教、萨尔茨堡大主教、贝桑松大主教、不莱梅大主教等四位大主教,献上礼物,并拿出了教皇的亲笔信……

    这四位大主教和别的主教国主教是不同的,他们和三名宗教大选帝侯一样,都是大主教(archshop),而不是教区主教(shop)。从宗教地位上讲,他们和三位宗教大选帝侯是平等的。只是,在世俗权力上,和三位宗教大选帝侯差远了而已。

    别的教区主教,不敢不听三位宗教大选帝侯的号令。而这四位宗教地位较高的大主教,却是可以和三位宗教大选帝侯抬杠的。所以,马林特地找到这四人,奉上厚礼,拿出教皇的介绍信……之后,自然是搞定了……

    至于帝国城市那边,马林自然是请吕贝克和汉堡出马了。结果不出马林所料,萨克森地区和勃兰登堡地区的20个帝国城市,都受到了两位选帝侯的威胁,不能给马林投票了。但另外55个城市的选票,还是有保障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后就看马林在会议召开前贿赂的那些诸侯了。

    1504年2月14日,欧洲情人节。然而,在这一天,在沃尔姆斯城,330名德意志各邦国大佬,齐聚一堂,在沃尔姆斯大教堂的大殿,举行了帝国会议。

    美因茨大主教精神不是很好,历史上,他就是在今年冬天去世的。不过,虽然精神不太好,但身体目前还算健康。所以,主持会议还是能办到的。

    在沃尔姆斯大教堂的大殿里,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和七位大选帝侯坐在主席台上,其他的诸侯,自然是坐在下面。当然,公爵坐在前面,和那些强大的主教国主教坐在一起;接着,后面就是伯爵和那些弱一点的主教国主教,马林也身处其中;最后面,则是那些自治领的领主和帝国城市的代表了,可谓等级分明。

    会议开始后,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作为帝国皇帝,自然是要首先发言的。当然,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当然,他就是想说点实际的,也做不到。因为,沃尔姆斯帝国会议,真正的主角是美因茨大主教……

    果然,在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发表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致辞后,美因茨大主教开始主持真正的帝国会议了……

    首先,美因茨大主教拿出一摞羊皮纸,开始照本宣科。羊皮纸上的内容,主要是去年发生的一些大事。主要就是诸侯国之间的摩擦,以及瑞士地区的冲突,都是些说大不大,但也不小的事情。说完后,美因茨大主教强烈呼吁有矛盾的各方,保持克制,在上帝的关注下,相亲相爱……

    最后,美因茨大主教才说到了这次会议的核心内容——四国联盟和丹麦的战争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美因茨大主教用词比较慎重,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看似一副公正的样子。在叙述了事件经过后,美因茨大主教让大家发言,提出自己的看法。

    美因茨大主教的话刚说完,勃兰登堡选帝侯乔基姆一世就直接跳了出来。他是七大选帝侯之一,主席台成员,自然有先发言的特权。乔基姆一世说道:

    “在去年春天,德意志北部地区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件。东弗里斯兰伯国、吕贝克汉萨自由市、汉堡汉萨自由市和瑞典的叛乱分子,勾结在一起……”

    “咳咳——”马林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乔基姆一世的话:

    “乔基姆大人,请注意用词……”乔基姆一世那句“勾结在一起”显然把四国同盟定性为强盗了。只有强盗,才会勾结在一起……

    虽然说,当场打断乔基姆一世的讲话很不礼貌。但是,对方都这么抹烟自己了,马林也没必要太给脸。而且,若是单挑的话,马林根本不怕勃兰登堡选帝侯国。

    被马林打断讲话,乔基姆一世自然大为恼火,就瞪了一眼马林。不过马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就是有实力的表现。要是马林是个战五渣的诸侯,根本不敢得罪乔基姆一世半分的。

    “趁着丹麦王国军队在瑞典镇压叛逆的机会,东弗里斯兰伯国、吕贝克和汉堡的军队,忽然进攻荷尔斯泰因公国和石勒苏益格公国,并一直打到了西兰岛上,用非常野蛮的方式攻破了丹麦王都哥本哈根,还用阴谋诡计羞辱戏耍了尊贵的汉斯国王,逼迫汉斯国王割让了石勒苏益格公国和荷尔斯泰因公国……”

    “这样的行径,并非绅士所为,属于赤果果的强盗行径。我谨代表勃兰登堡选侯国,强烈谴责这种不道义的行为,并认为——石勒苏益格公国和荷尔斯泰因公国是这三个势力强占去的,应当归还丹麦国王。至于是否让石勒苏益格公国加入神圣罗马帝国,这纯属无稽之谈。原本就属于丹麦的领土,为何要加入神圣罗马帝国?议长大人,我的话说完了。”乔基姆一世慷慨激昂中结束了他的演说。

    萨克森选帝侯腓特烈三世比较谨慎,并没有立即站出来,而是在那喝起了水。

    马林趁机举手,在得到美因茨大主教的同意后,开始了自己的发言:

    “各位尊贵的同僚们,今天,我们汇聚一堂,讨论的,是我们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的事务。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的一员。所以,我们自然都希望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越来越好。不过……”马林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

    “我刚刚听了乔基姆大人的发言,却产生了一种错觉……”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错觉呢?就在刚才,我感觉,乔基姆大人并不是一位德意志诸侯,而是一名丹麦国王汉斯派来的外交官,专门来谴责我和我的两位汉萨同盟的盟友的……”

    “哈哈哈——”大家会意地笑了起来。的确,刚才乔基姆一世的发言的语气,不像是一个德意志诸侯,倒更像是一个丹麦外交官,专门为丹麦喊冤来了,屁股歪得太过明显了。

    “我就奇怪了,乔基姆大人到底是神圣罗马帝国的诸侯呢,还是丹麦的诸侯?为何不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利益考虑,而处处都为丹麦国王汉斯考虑呢?”

    “因为他是汉斯的女婿呀!”台下很多人心里这样说道。不过,没人公开说出来。而且,这样的理由,也的确上不了台面。

    “在此,我很想问乔基姆大人一句话——是帝国的利益重要呢,还是您的岳父的丹麦王国的利益重要?”马林咄咄逼人地看着乔基姆一世。

    而且,马林的这个问话,实在太诛心了,让乔基姆一世无法回答。若是回答帝国利益重要,那么,他就不能为丹麦王国说话。而若是回答丹麦王国利益重要,那他就不配成为德意志的诸侯了,怎么回答都会掉坑。于是,乔基姆一世陷入了两难之中,气得满脸通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