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175章 吕伐登沦陷

时间:2017-10-16作者:太上老牛

    ,更新快,,免费读!

    西弗里斯兰地区,萨克森的大军和拥有格德司公国援军帮助的弗里斯兰抵抗军,相互混战了两年多。

    总的来说,是萨克森军队占据优势。萨克森军队不但控制了汉萨城市格罗宁根和附近地区,对于西弗里斯兰西部地区,也控制了一小半,并已经兵临城下,经常围攻吕伐登。

    只不过,吕伐登城墙坚固,加上守军数量高达8千人,使得萨克森军队也讨不了好。最后,两家大战,变成了依托吕伐登城的对峙。

    甚至,为了防守,西弗里斯兰抵抗军还组织百姓,趁着间歇的停战期,在吕伐登城南和城北,各自挖了河道,阻碍萨克森军队绕过吕伐登城向西进攻。

    所以,现在吕伐登和南北边的河道,就成了萨克森公国军队和西弗里斯兰抵抗军的“楚河汉界”。以东的大部分地区,属于萨克森军队的控制区;而以西的沿海少部分地区,则是西弗里斯兰抵抗军的控制区。

    长期以来,两方军队虽有试探性的接触,但也相安无事,直到……

    ……

    情况是这样的,马林带领两万大军汇合吕贝克和汉堡的1万大军,横扫奥尔登堡伯国和丹麦的时候,发明了一种很厉害的攻城办法——那就是,用火炮先轰破橡木城门,打出一个破洞。然后,把火药桶塞进破洞里埋好,炸塌城门……

    这个猥琐而又实用的战术,丹麦人直到战争快结束了,才领悟出了实用大铁门的防御办法。但是,已经太迟了……

    不过,这场战争主要发生在丹麦,其他地区,对于其中细节,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并不包括萨克森选帝侯腓特烈三世。毕竟,他是丹麦国王汉斯的小舅子……

    于是乎,反正通过这场战争熟知这种猥琐破城战术的诸侯,纷纷都给自家城市的城门,换上了铁门。最不济,也要给橡木城门蒙上铁板,防止被敌人的铁球炮弹砸出破洞……

    巧得很,萨克森公爵乔治,在派大军和西弗里斯兰抵抗军对峙的同时,也经常回国处理政务。没事的时候,还去萨克森选帝侯国首都维腾堡去做客。

    乔治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二笔青年了,即位后的种种不顺,让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叼。于是,他开始放下面子,开始去讨好自己的堂兄——萨克森选帝侯腓特烈三世。

    腓特烈三世虽然很不满乔治当初看不起自己,但是,毕竟都是一家人。而且,萨克森公国的国力,并不比萨克森选帝侯国差多少。要不是之前萨克森公国在东弗里斯兰吃了一个惊天的败仗,它的国力,完全不在萨克森选帝侯国之下的。

    而且,腓特烈三世虽然在阿尔布雷西特公爵死后成了萨克森系贵族的新领袖,但还是有少部分萨克森系的贵族,继续追随乔治公爵的。所以,腓特烈三世,也愿意拉拢堂弟乔治,为自己所用。

    7月份的某天,乔治再次去维腾堡做客,但却看到维腾堡正在更换城门,非常热闹。更让乔治吃惊的是,更换后的城门,竟然是纯铁铸造的大铁门。乔治不解,向堂兄腓特烈三世求教,于是,腓特烈三世就把丹麦战场上的事情和乔治说了……

    原本,乔治公爵就当个笑话来听了。但是,回到德累斯顿,乔治公爵把这个笑话讲给手下听后,一个叫胡斯的将军却上心了。于是,他向乔治建议道:

    “公爵大人,既然马林那厮这个战法这好用,我们为什么也不学一学呢?”

    “你的意思是?”乔治有点疑惑。

    “我们萨克森火炮也不少啊,虽然没有马林那厮的火炮口径大。但是,上百门火炮一起发威,瞄准了打的话,在吕伐登城门上弄个破洞应该没问题吧?”

    “的确如此……”乔治似乎明白了,但还差了点。毕竟,他智商不高。要是换做堂兄腓特烈三世,早就明白了……

    “然后,我们再派人背着火药桶埋进破洞里,不就炸开吕伐登的城门了?然后,大军一拥而入……”

    都说这么直白了,乔治也算明白过来了。他兴奋地跳了起来;

    “太好啦,我们终于可以拿下吕伐登啦!”

    然后,乔治公爵开始组织国内的铁匠铺,铸造了大量的铁球炮弹。

    之前,萨克森公国虽然有上百门火炮,但是,多半使用石弹。石弹打人还行,想砸门,动能不够啊……

    于是,乔治开始下令,让公国内的铁匠们,加紧制造铁球炮弹,用于砸门……

    8月份,乔治带着一个车队的铁球炮弹,来到了吕伐登城下……

    虽然萨克森公国的火炮都是小口径的陆战炮,但是,上百门小口径的陆战炮一起对着吕伐登的东门轰击,也是很有威力的。

    今天后,在雨点般的小铁球的冲击下,吕伐登东门真的呗砸出了一个破洞……

    然后,乔治公爵组织敢死队,趁着夜晚跑到城门下,把两个火药桶埋进了破洞里……

    随着“轰”得一声巨响,吕伐登的东城门被炸塌了,连通堆在门后的砖石……

    见此大好机会,乔治公爵连忙指挥刀盾兵为先锋,率先冲进了城中……

    而西弗里斯兰抵抗军这边,因为是晚上,都没有准备。当东城门发出巨响并被炸开的时候,很多士兵都会去吃晚饭了呢。

    毫无防备之下,西弗里斯兰抵抗军被萨克森军队打得节节败退,从西门撤向了海边的哈灵根和苏黎世方向……

    就这样,一个晚上的功夫,吕伐登这座要塞就易主了……

    而且,悲剧的是,原本西弗里斯兰9大贵族,只有原总督fyskefrijheid和吕伐登男爵兹特尔在主帅西瓦格的拼死保护下,从吕伐登撤了出来。

    至于其他7个贵族,4个在乱中被杀,3个成了乔治的阶下囚,凄惨无比……

    原先驻守吕伐登的8千西弗里斯兰抵抗军,有1千人战死,两千五百人投降。真正逃出来的,只有4500人左右。但是,跟着两名贵族和西瓦格一起有秩序地逃跑的,只有3000人不到。其他人逃出来后,都走散了……

    无奈之下,fyskefrijheid总督和兹特尔男爵,不得不在哈灵根港口乘上船只,从海路退往格德司公国。随船的,还有西瓦格率领的人。

    至于其他两千多人,则连夜顺着海边的道路南逃,撤往格德司公国。至此,西弗里斯兰抵抗军的行动,算是失败了……

    当马林得知这个情报时,也是郁闷得像吐血。他也没想到,乔治公爵那个猪头,居然学会了山寨,还大获成功……

    不过,马林却不是特别悲观。因为,他知道,格德司公爵查理二世那个老狐狸,绝不会看着乔治得意的……等到这货从幕后跳到前台和乔治公爵刚正面后,局面才会变得更加精彩……

    “嘿嘿,你是螳螂,我是黄雀……至于乔治那个笨蛋,当然是蝉了……西弗里斯兰那几个笨蛋,连蝉都算不上……”马林猥琐地笑道,已经内定西弗里斯兰为自己的领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