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59章 好吧,我认怂!

时间:2017-10-16作者:太上老牛

    ,!

    丹麦国王汉斯的命令,很快传达到瑞典南部沿海。于是,丹麦舰队,分出了一半的战船共100艘,先回到了哥本哈根集合,然后准备去东弗里斯兰伯国包围埃姆登。

    科勒受马林之名派往哥本哈根的间谍,见到了100艘战船后,稍微打探,就得知了丹麦人的动向。于是,他立即乘坐前往吕贝克的商船。上岸后,早有马匹准备好。而且,沿途有人接应。

    久而这样,经过换马接力,第二天下午,马林就收到了丹麦那边的情报……

    “果然不出我所料!”马林兴奋地一挥手。然后,他叫来舰队司令基德:

    “基德,你赶紧带领8艘战舰和15艘250级武装商船,离开埃姆登港,去特霍伦彻那边待一段时间,没有命令,不许回来!”

    基德船长有些纳闷-好好的,干嘛要把所有战船调走?埃姆登港不要保护了?

    事实上,马林就是要故意示弱。丹麦向来自高自大惯了,根本不会在乎东弗里斯兰有几艘战船,即使有,肯定远不及100艘战船多。

    至于埃姆登港内的几十艘商船,马林却不会全部调走了。要是连一艘商船都不在,丹麦人肯定要生疑的。就算这些商船被丹麦人摧毁了,也不是啥问题。一艘商船才几个钱?马林完全可以赔得起。

    总之,这一次,马林一定要把一个“委屈的小媳妇”的形象演活了,务必让外界产生同情心。然后,等到马林攻击丹麦的时候,就没人觉得马林是坏人就行……

    10天后,丹麦舰队姗姗来迟,上百艘战船,直接堵住了埃姆斯河的河口,吓得东弗里斯兰和西弗里斯兰的渔民们的渔船,都不敢出海打渔了。

    看到当地渔船惊慌失措地逃跑的样子,丹麦海军官兵哈哈大笑,甚至佯装追赶,还吓得一艘西弗里斯兰渔船当场翻船了。

    马林站在埃姆登城头上,用抽拉式单筒望远镜观看了埃姆斯河口方向,发现100艘战船声势果然是浩大,有点无边无际的感觉。

    这个声势,都惊动了还在西弗里斯兰带兵和困守吕伐登的西弗里斯兰抵抗军对峙的萨克森公爵乔治。

    开始,乔治也是大吃一惊,以为丹麦对汉萨城市格罗宁根有什么想法。但是,当他得知丹麦舰队是来包围埃姆登的,立即仰天大笑:

    “哈哈哈,马林小子,你也有今天!”虽然上次他不得不在帝国议会上支持马林加入帝国贵族院,但乔治对马林的怨恨是没有减少的。毕竟,被俘之辱,很难洗刷。要不是西弗里斯兰这个烂摊子有叛军和他作对,乔治公爵都想跑去和丹麦人结盟一起打劫东弗里斯兰了。

    但是,想到自己从萨克森公国到西弗里斯兰的补给线要经过东弗里斯兰伯国,乔治公爵不得不忍耐下来,克制了自己站出来嘲讽马林的欲望……

    很快,丹麦外交大臣霍尔森和奥尔登堡伯国外交大臣古尔德贝格,以趾高气昂的姿态,来到了奥里希……

    “什么?你们要我割让耶弗尔,还要我赔偿10万金币?这不可能!”马林其实很想立即认怂,但这不合常理,会让人怀疑。所以,该有的愤怒和不甘,还是要装出来的。因此,看到对方递过来的外交文书后,马林假装气得大吼。

    “马林大人,我知道您的不满。可是,海德薇格公主是国王陛下最看重的堂妹,您误杀了公主殿下,付出代价是必须的。”丹麦外交大臣霍尔森一脸淡然地说道,眼神中居然还充满不屑,气得马林真想打他一顿。

    “我再强调一遍,海德薇格公主不是我杀死的,是他丈夫埃多发狂杀死的!”马林大声道。

    “伯爵大人,请问,有第三方人员在场为您证明吗?还有,您认为一个丈夫杀死自己的妻子,正常吗?”奥尔登堡伯国外交大臣古尔德贝格咄咄逼人地问道。

    “这个……”对于这话,马林还真没法反驳。当时的确没有旁人在场,只有自己的军队和耶弗尔的军队。而耶弗尔的军队,活着的都成了自己的阶下囚。所以,两方的人,都是无法作为公正的证人的。可是,这种事情,谁特喵想到啊?难道打仗还要带公证人?毛病吧……

    而且,马林就算有理由,也不想真的反驳回去。于是,他现在就本色表演,表演了一个理屈词穷的形象:

    “我不管,我就是没杀海德薇格公主,我的手下也没杀!”

    “既然您执意抵赖,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霍尔森决定终止这一次谈判,于是带着古尔德贝格先走了。他打算,先通知丹麦舰队,给马林一个教训先……

    果然,第二天,原本堵着埃姆斯河河口的丹麦船队,向埃姆登港发起了攻击。当然,他们船上没有几门火炮,还都是小口径的。所以,丹麦人直接排出水手,烧掉了10艘停留在埃姆登港内的商船。当然,商船上的人早就逃跑了。

    然后,马林带着既高兴又愤怒的复杂心情,命令宫相杰弗里,向霍尔森提出了强烈抗议:

    “抗议,丹麦人为何无故烧毁我们国家的商船?其中,还有一艘是汉萨同盟汉堡的,还有一艘是来自吕贝克的……”

    霍尔森顿时一惊,他没想到,随便烧几艘船,还有汉萨同盟的……

    实际上,那两艘船根本就是东弗里斯兰本国商人的。只是,马林在派出杰弗里去抗议前,突然灵机一动——特么的,丹麦人烧掉吕贝克和汉堡的商船,这不是最好的开展借口吗?不然,让吕贝克和汉堡以被加税为由开战,理由好像不够充分啊……船只被对方海军烧毁,多好的借口啊……

    就这样,马林临时加戏,诬赖丹麦人烧毁了吕贝克和汉堡的船。同时,马林还派出人马,赶赴吕贝克和汉堡,让他们也一起抗议下,先挑起话题再说……

    虽然吃了一惊,但丹麦人还真的不在乎。不就是两艘船吗?谁叫他们停哪不好,非要停在埃姆登的?

    几天的时间,杰弗里代表马林,发出了十几次抗议,发表了8次“严正声明”……

    当然,丹麦人对此毫不理会。当霍尔森威胁,说要烧掉港口内剩下的几十艘商船时,马林终于“带着一脸不甘”屈服认怂了……

    然后,在其他几个国家代表的面前,马林“满脸屈辱”地签署了妥协协议,同意割让耶弗尔,并答应赔偿10万金币……

    那几个别国代表,其实是丹麦和奥尔登堡伯国邀请来的,为的就是让大家一起看马林丢脸……

    马林巴不得如此,今天脸丢得越大,明天出兵的理由更加充分……只是,丢脸还丢得这么兴奋——我是不是有些心理变态?

    马林怀着极为复杂的心理,签署了这个屈辱的条约。在几名外国代表同情的眼神中,马林一直在想着“自己是否变态”这个问题,所以有些走神。而落在其他几国代表眼里,则理解成了“失魂落魄”……

    是的,任谁被敲诈了那么大一块土地和10万金币,也是要失魂落魄的。所以,马林的表情非常到位,非常应景。不敢说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但拿个金象、百花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