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欧皇崛起 第768章 刘老根的觉悟

时间:2018-03-17作者:太上老牛

    孔泰在教会鸡笼村的壮丁们如何使用火绳枪,以及如何修建简易的土石结构的围墙后,催着哥伦布回转返航了。!毕竟,马林还等着他们的消息呢。临走前,孔泰还特地留下了一批银钱,让刘老根作为采购物资之用。

    刘老根虽然带着鸡笼村的村民跑到了基隆这边来垦荒,但是,台岛这边没有基本生活物资,连针线都没有,更别说铁制的农具什么的了。所以,有时候,刘老根等人,也会偷偷驾驶着小渔船,跑到大明沿海去采购物资的。

    不过,莆田县沿海有一个平海卫,专门防备海的威胁。所以,鸡笼村的渔船,必须躲避平海卫战船的巡航。否则,被逮住的话,那些平海卫的官兵可不会对他们客气。

    所以,即使偷偷驾驶渔船回大陆采购,鸡笼村的渔船,也没法靠近陆地,也不能回到小刘庄原先的地方,虽然那边熟人多。

    后来,鸡笼村的人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现象——那是,平海卫的巡海船队,在重大节日的时候,一般不出海巡航。如过年、清明、端午、秋、重阳等节日,平海卫的巡逻船一般不出海。毕竟,那些将士们也要过节的。

    如此一来,鸡笼村的渔船有了采购的机会。不过,他们不敢靠近陆地,只能选择同样是海岛的沿海岛屿靠岸,然后与当地人交易。

    当然,之前鸡笼村的村民并没有什么货物可以换钱的。鸡笼村主要以种地和打渔为生,另外,可以煮一点私盐。要在大明本土,煮私盐那可是要坐牢的。毕竟,大明朝廷垄断了盐的贸易,私人敢插手,果断抓起来……

    但在基隆社寮岛,那不同了。这里没有官兵,大家可以随便煮盐,不担心吃官司。而且,之前鸡笼村的人,是靠着煮盐,和主岛的番民进行贸易的。台岛的原住民不懂得煮盐,自然很欢迎鸡笼村的村民煮的食盐。而岛番民拿来交换的商品,则主要是鹿皮、鹿肉和木材等。

    而潜回大陆边沿岛屿进行贸易时,鸡笼村的人也是使用从番民那里换来的鹿皮。至于食盐,他们是不敢用来贸易的。因为,一旦被发现,绝对是重罪。算他们敢卖,那些海岛的百姓也不一定敢买。

    而鸡笼村选择的贸易对象,是莆田县湄洲岛的渔民……

    说起来,大明朝廷虽然没有像清初那样变态实行迁海,但一般也禁止渔民出海打渔的。不过,大明朝廷禁止的是帆船出海,但却不禁止那种人力划桨的小渔船。因为,这种小渔船也出不了海。算出了海,也是九死一生。所以,沿海的渔民,基本都是用小渔船沿着海岸线打渔的。而湄洲岛,是其一个渔民集的岛屿。

    而且,湄洲岛的来历很大。因为,这里是妈祖的故乡。在岛,还有为妈祖特别修建的天后宫。

    妈祖可是胡建廣東沿海信奉的守护神,因此,湄洲岛虽小,却是沿海一个人气较高的小岛。因为,每年都有很多岛外的人来湄洲岛参拜妈祖。而这,也导致湄洲岛与外界来往较多,也较容易获得外界的货物。而同样是海岛的南日岛,虽然离湄洲岛不远,而且更大,但因为没啥人气,连商人都不愿意去。因此,想要采购货物,还得去湄洲岛这样的人气高的岛去。

    之前,鸡笼村的壮丁,曾经驾驶单桅小帆船去南日岛采购。虽然避开了平海卫的船,可竟然没有买到啥东西。而且,他们带来的鹿皮也没人收。

    后来,鸡笼岛的村民去了湄洲岛,才终于找到了愿意收购鹿皮的商人,也从那商人那里,采购到了农具,以及各种生活物资。

    不过,为了避开平海卫的守军,这样的机会一年也几次,都是在重大节日时进行的。要是被平海卫的巡海船给逮住了,没收货物都是轻的,人也可能被投进大牢呢……

    只是,之前因为只有湄洲岛的商人愿意收购他们的货物,也愿意出售货物给他们。所以,他们的鹿皮卖不出价格,而商人给他们提供的货物,则价格较高。

    如,一张鹿皮,在大明的价格是400多。可是,黑心的湄洲岛豪商林百万,竟然只愿意给40一张的收购价,简直黑到姥姥家了……

    反过来,林百万卖东西给鸡笼村的村民时,却是双倍高价。如,一口铁锅,在大明只要80,但林百万卖给他们是160。一匹白布,在大明的售价是200,但林百万敢卖他们400……偏偏,鸡笼村的人还只能认了……因为,没别人愿意跟他们贸易了……

    也只有湄洲岛的林百万,路子较野,敢于收购他们的鹿皮。换个人来,未必敢收。因为,鹿皮的来源说不清楚……

    需要指出的是,这个年代的台岛,面到处都是梅花鹿,总数估计有几百万只。后来荷兰人殖民台岛的时期,每年东印度公司能够从土著手里收购40万张鹿皮,拿到日本去卖。

    岛的土著们,因为鹿较多。而且,猎杀一只鹿后,能获得百斤的肉,够很多人吃的。所以,原住民们对于发展农业不太心——既然随便能猎杀到有百斤肉的猎物,为啥还辛辛苦苦地去种田?因此,即使岛有农业,那些搞农业的平埔族原住民,也只是刀耕火种。对他们而言,鹿肉才是主食,至于粮食,那是换口味的……

    事实,原本鸡笼村的村民们,也指望倒卖台岛的鹿皮发财的。可现实给了他们当头一棒——沿海普通商人根本不敢收购他们的鹿皮,因为来历解释不清楚……而敢于收购他们鹿皮的有底气的林百万,却死命压价……

    所以,尽管他们每次都带了不少鹿皮去湄洲岛交易,但却换不回太多货物……

    另外,鸡笼村的村民没有大船,也没有懂得造大船的工匠……

    正好,这次孔泰帮他们打败那群倭寇后,一条可以搭载几十人的倭船被孔泰直接留给了他们。

    在哥伦布的船队离开后,一些人围来,道:

    “老根叔,我们真的要投靠这些番鬼吗?现在,我们有了这条大船,完全可以搞更大的贸易了,没必要投靠番鬼呀!”

    的确,之前鸡笼村的渔民去湄洲岛贸易,只能驾驶划桨的小船,危险不说,还只能携带几百张鹿皮,还被林百万狠宰。

    而有了这条载重几十吨的倭船之后,鸡笼村的村民,完全可以驾驶这条大船,寻找一个更合适的贸易地点,进行贸易。至少,被林百万狠宰强多了。

    刘老根摇了摇头,道:

    “娃子们,你们想差了。的确,我们有了船,可以搞更大的买卖了。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安全呢?这次随便来一艘倭船,差点灭了我们全村。所以,我们村子,需要人保护啊!”

    “这些番鬼说过,明年他们还会派人来,占据这个小岛的。他们来了,我们也挡不住他们啊!”

    “那咋办?要不我们回大明?”边的人急了。

    “回去?”刘老根嗤笑一声,接着道:

    “阿荣,你知道吗,我们小刘庄的地,早被人占了。而我们的户籍,也早被销了。若是现在回去,不但拿不回土地,而且会被当做逃民抓起来的。所以,我们回不去了。除非,你愿意回去坐牢。”

    明朝户籍制度非常严格,严禁百姓私自出县。如果有事出县,必须有县衙开具的路引。否则,会被关进大牢。鸡笼村的村民从老家小刘庄逃出来后,因为几年不归,户籍和田地肯定没了。而吞并他们土地的,肯定是当地豪强。这会儿回去,当地豪强为了保住土地,肯定会告发他们,把他们抓进大牢的。

    “那我们只能投靠那些番鬼了?”

    “嗯!”刘老根点了点头,然后道:

    “那些番鬼看着还不错,至少很讲理。不过,番鬼也绝不是什么大善人。我琢磨着,他们留下我们,连租税都不收,估计是想要用到我们帮他们做事……”

    “做事?我们帮番鬼能做啥啊?”村民们很好。

    刘老根手朝南一指,道:

    “和那些番民打交道啊!老夫懂得番民的土语,最是适合和那些番民打交道了。我琢磨着,这些番鬼,怕是存了想吞并东番岛的野心了,不然,也犯不着拉拢我们一群泥腿子……所以,娃子们,如果以后想要混得好,来跟老夫学番民的土话吧。只要学好了番民的土话,以后有的是被番鬼用得的时候……”

    “学了番民的土话,能过好日子?”村里的年轻人不信地问道。

    “当然,那些番鬼既然想要吞并东番岛,肯定需要懂番民土话的通译。不然,算打下来东番岛,如何治理?”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要知道,刘老根是鸡笼村里唯一读过书的“化人”,见识自然大伙高。

    实际,当初在小刘庄的时候,村里不止刘老根一个读书人,另外还有一个秀才和一个童生的。但发大水的时候,两个读书人都跑到县城投亲去了,没有跟着逃难来鸡笼村这边。所以,村里唯一的“大脑”,自然是刘老根了,大家也都很服他。

    “好了,没事回去吧。从明天开始,村里机灵一点的娃子,全来跟老夫学习官话和番民土话,好将来给那些番鬼当通译……”

    “怎么还要学官话啊?”一群年轻人苦起了脸。

    “你们懂啥?那群番鬼只懂些大明官话,你们想要给他们当通译,不能连他们说啥都不懂吧?所以,官话也要学……”
小说推荐